亮劍之開局一個團

第036章 血戰(下)

字體:16+-

“到!”副營長劉斌彎著腰小步跑過來。

石鬆命令道:“你率領一個連護送炮兵排和文員突圍。我們留在這裏掩護你們!”

迫擊炮對於358團來說,可是重要的武器裝備。

絕對不能被鬼子繳獲了,必須護送回團部。

這個時代中國的文盲率太高了!

對於營裏的通信員這些能讀文識字的文員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人員,也不能輕易死掉,必須保護他們突圍出去。

聽到營長要自己率部突圍,劉斌大吃一驚。

他喊道:“營長你突圍,我留下來掩護!”

這個時候哪裏是討論的時候,石鬆怒喝道:“這是命令,馬上執行!”

劉斌知道自己是不能抗命了。

他喊道:“營長保重,三連的跟我來!”

石鬆看向身側的大刀隊隊長沈泉,很是愧疚。

本來沈泉護送其他人突圍的話,把握更大。

但是石鬆需要大刀隊堅守在這裏拖住鬼子。

不然鬼子輕易打穿這裏的話,劉斌他們一個也逃不掉。

石鬆歉意地說:“你小子是個漢子!可惜是我這個營長貪心了,連累你了!”

平時沈泉看不起石鬆,覺得他一股子舊軍官作風。

但是看到他明明可以命令副營長留下來堅守,他自己突圍。

可是卻是讓副營長突圍,自己留下來殿後。

沈泉對他的印象就有了很大的改變。

他握緊手中的大刀說:“日軍想要一口吞下我們,他們還缺副好牙!就算死,也要拉兩個墊背的,這才不虧!”

石鬆聽到,哈哈大笑起來。“對!他娘的,就算死。也要多拉兩個墊背的。不然就虧了!兄弟們,是我石鬆對不起大家。下輩子再報!兄弟們,團座對咱們不薄。今天死戰到底,要讓全團的人知道,我們5營沒有一個孬種的!”

5營的士兵大部分都清楚今天隻怕要交代在這裏了。

既然長官都不怕死,那我們這些小兵有什麽好說的。

反正死了,團長也不會虧待我們。

剩下的5營士兵齊聲怒吼道。

“死戰到底!”

……

聽到陣地傳來的吼聲,黑田中佐能從那吼聲中分明聽到了一股是視死忽如歸的決裂。

他心裏泛起無盡的疑惑。

什麽時候晉綏軍的358團變得這麽有血性了?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黑田中佐完全不知道為晉綏軍358團發生了什麽事,但是他清楚必須將358團這股氣勢打崩。

絕對不能讓358團磨練出軍魂,這樣的敵人將會是可怕的。

黑田中佐朝著身旁的通信兵喝道:“告訴佐藤少佐,我不要聽到傷亡報告,我隻要敵人的人頭!”

通信兵趕緊低頭彎腰說。“是!”

日軍炮火停了,鬼子拿著槍殺到了陣地前。

石鬆,沈泉等5營的軍官已經從土木工事站起來。

這次石鬆也沒有在繼續待在營指揮部,他拿著安裝了刺刀的步槍,吼道。

“殺!死戰到底!”

5營士兵齊聲怒吼回應道。

“死戰到底!”

在石鬆,沈泉的當頭率領下,剩下不到2百人的5營戰士呐喊著朝著日軍發起了衝鋒。

日軍,晉綏軍兩支軍隊很快就殺到一塊,變成了真正的短兵相接,真正的肉搏戰。

這裏刀刺入你腹部,那邊刀就已把敵人的頭顱砍落。

刀子斷了,那就用手,用牙齒,隻要能殺死敵人,什麽都不在乎了。

鋼刀入肉的聲音,鮮血噴灑的聲音不絕於耳。

喊殺聲、槍聲、軍號聲響徹天際,無論是士兵還是軍官都在為自己的生存拚盡最後的力量。

“啊——”一名鬼子大吼著,麵部因為太過於用力而變得扭曲,看起來更加的猙獰,他剛將刺刀捅進了晉綏軍心窩口。

戰士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慘叫,痛苦的大叫著,但是無濟於事。

鬼子剛得意的拔出刺刀的時候,他的後背就被狠狠地刺穿了。

受傷的鬼子更加的凶殘,就像是受傷的野獸一樣,啊啊叫的雙手將腰間的甜瓜手雷拿出,相互一碰。

轟!漫天的血肉飛灑,兩個人直接被炸碎了。

鬼子凶殘,但是358團5營的戰士也不是吃幹飯的。

尤其是楚雲飛精心組建的大刀隊。

“鐺鐺鐺……”滿身血跡地沈泉手持一柄大刀圍繞佐藤少佐猛劈猛砍,尖銳的撞擊聲密集如雨。

在激戰中,沈泉的大刀早已經卷了,手中的大刀是揀自陣亡大刀隊戰士的。

麵目猙獰、狂吼連連的他,猛看上去便猶如瘋子一般。

佐藤少佐拿著佐官刀奮力格擋著沈泉的連續劈砍。

他心中已對這個近乎瘋狂的敵手由怒而生畏。

僅論身手,佐藤少佐並不比沈泉要差。

但有一點,他卻是無論如何也比不過沈泉。

瘋狂!

那為求獲勝能死戰到底的瘋狂——兵器斷了,可以再揀。

身體受傷了,任血液流盡。

隻要殺掉眼前地敵人,哪怕是用牙齒,都在所不辭。

這悍不畏死的勁頭,愣是讓佐藤少佐沒有辦法。

佐藤少佐的頭皮發麻。

眼前的這個家夥是個瘋子。

他根本就沒有想要生存下去,每一刀都完全不顧自己的死活。

他娘的就是想著自己死之前,先砍死自己。

一心想著拉自己一起送死。

瘋子!

大刀是最霸道的近戰武器,衝到哪裏哪裏就是斷指斷臂橫飛。

有大刀隊領頭,晉綏軍將士越發的士氣如虹,和日軍血戰在一起。

5營很拚,但是現在隻有不到200人。

日軍一個大隊可是還有1千人。

本來拚刺刀戰術就差了一些,人數上更是處在劣勢,哪怕5營已經拿命去拚去搏了,但是還是落入下風。

就連5營營長石鬆這才剛將將刺刀紮進了一個鬼子的胸口,都還沒有將刺刀拔出。

一個鬼子就拿著步槍從側方狠紮過來,石鬆急忙躲閃,但是大腿還是被鬼子刺中。

他放下手中的步槍,拔出腰間的盒子炮朝著側身來的敵人連開兩槍。

砰砰……

鬼子被子彈的衝擊力打的連連後退,刺刀也被他順帶著抽走。

嘶嘶……

石鬆倒吸一口,左手捂著傷口,止住如泉湧的傷口。

他艱難地抬起頭,看著5營的戰士一個個被鬼子殺掉。

他滿臉的悲哀。

這才剛建立的5營,難道今天就要取消建製了?

突然一排炮彈從遠處飛來,落在日軍中間轟轟轟轟的炸開,當場炸翻了十幾個。

緊接著,輕重機槍咯咯咯咯的尖叫起來,子彈尖嘯著紮入日軍中彈,造成新的傷亡和混亂。

在日軍驚駭的目光中,上千名晉綏軍戰士從側方朝他們殺過來。

“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