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劍之開局一個團

第009章 軍餉

字體:16+-

“獨立團?共軍386旅的獨立團,團長好像叫孔捷!”方立功身為參謀長,對各方的資料都背得滾瓜爛熟了。

楚雲飛一說,他就立馬想起獨立團的資料。

“就是這個獨立團!”楚雲飛解釋說:“獨立團在我軍的側翼,它的動靜我們需要隨時知道!更何況現在日軍正在全力圍剿共軍,說不定我們有機會打一場蒼雲嶺那樣的勝仗!要密切關注!”

“是!團座!”方立功不疑有他,敬禮說。

楚雲飛吩咐下去後,回到自己的書房裏拿著軍事書籍看著。

哎!

在這戰亂的時代,尤其是自己還是一個團長。

可是關係五千多人馬的生死。

責任重大。

為了生存下去,不坑自己,也不坑了手下。

楚雲飛隻好趕緊惡補軍事基礎知識。

軍事書看著簡單,每個字每句話自己都理解。

但是能不能在戰場上靈活運用,不紙上談兵,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幸好自己有參謀部,可以幫自己分擔解憂。

楚雲飛正在書房看著書的時候。

看到兵書上寫著:兵貴精不貴多!

他想到自己的358團。

358團是加強團,有五千之眾。

兵是夠了。

但是絕對算不上一支精兵。

在晉綏軍中算是能打的了。

沒有大問題,但是也沒有亮點。

手下士兵大部分都是抱著當兵就是為了吃飽飯。

長官叫自己幹什麽就幹什麽。

訓練就訓練。

但是也隻是應付式的。

這樣沒有軍魂,沒有思想的軍隊。

遇到挫折就會潰敗。

沒有百折不撓的韌勁的!

欺負一下偽軍還行,碰上日軍,夠嗆!

怎樣練出一支精兵來?

楚雲飛想了半天,終於想出了一個計策。

不過想要實現這個計劃,需要好的時機。

看了半天的書,快到飯點了,楚雲飛走出書房,對著副官孫銘。

“帶上警衛連,走!去一營看看!”

358團五千人馬都駐紮在一起,目標大。

一旦被日軍戰鬥機發現,轟炸。

將會造成重大損失。

不得已,358團分成了4個營分散在四周的村落,團團保護著團總部。

楚雲飛騎著馬來到了一營。

看到團座來了!

358團一營的士兵都很是納悶。

團座怎麽來了。

沒有聽營長說團座要來啊!

他突然到訪到底是什麽事?

不少人都緊張地端著鐵飯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楚雲飛忙揮手說:“不要緊張,我就是來看望一下大家。都坐下!”

聽到團長的命令,那些站著的士兵這才坐下。

但就是這樣,吃飯都鴉雀無聲,拘謹得很。

楚雲飛看著他們的餐桌上的午餐。

眉頭緊皺。

晉綏軍供給標準是有標準的。

每人每天1.7斤糧食,油5錢,鹽3錢,肉5錢,菜1斤。

但是看著手下士兵吃的食物。

每天1.7斤糧食應該是差不多。

但是這吃的都是什麽。

米粥一碗,兩個雜糧的饃饃就是全部了。

至於肉,除了連長,排長這些人才有。

其他的士兵根本就是一個班一盤白菜南瓜的菜,半點腥都看不到。

沒有肉,沒有油。

士兵哪裏有體力來訓練!

哪有力氣來殺敵!

楚雲飛背著手走出食堂,對著一營的一個連長喝道:“錢伯鈞呢!”

一連長看到楚雲飛這發火的樣子,他畏懼地忙回答說。“報告團座,營長在他的院子裏!”

“帶我去!”

“是!”

士兵前頭帶路,楚雲飛放慢腳步,對著身旁的副官孫銘輕聲說道:“讓警衛連做好準備,一切聽我命令行事!”

警衛連連長孫銘聽到愣了一下,看到團長嚴厲地眼神。

他急忙點頭。“卑職明白!”

一營營長錢伯均和張富貴正在房間裏,喝著酒吃著肉。

負責門口警衛的士兵疾步走過來。“報告!長官,團座來了!”

“啥?團座來了!”錢伯均愣了一下,他看向副營長問:“團座來幹什麽?怎麽沒有招呼一聲,突然就來了?近期要打仗嗎?”

“我也不知道!”張富貴站起來說:“長官,還是去看看吧!”

“走!去看看!”錢伯均將帽子戴上,帶著張富貴走出房間。

看到楚雲飛帶著他的警衛連已經來了,錢伯鈞忙敬禮說:“報告。不知道團座大架光臨,有失遠迎。請團座當麵贖罪!”

楚雲飛上下看了一眼對方,嚴肅著臉走進院子。

錢伯鈞和張富貴相互對視,都是一臉的疑惑。

團座怎麽這樣生氣。

難道自己犯錯了。

沒有啊!

一切不是照舊嗎?

錢伯鈞,張富貴兩個人滿臉疑惑地趕緊跟上。

走進房間,看到桌子上擺放著四菜一湯。

哼!

倒是挺有當官的風範。

好一個四菜一湯!

楚雲飛憤怒地將馬鞭摔在桌子上。

“錢伯鈞!我軍明文有令。士兵的飯菜要有肉有菜!我看過了,除了軍官,普通士兵根本連肉丁都沒有。撥給你們的經費,你們用到哪裏去了?說!”

錢伯鈞聽到楚雲飛的責備。

他愣住了。

千裏當官隻為錢!

上頭給的經費就這麽點。不克扣軍餉的話。

那點津貼夠幹啥?

大家不都是這樣幹的嘛!

怎麽今天就拿著這個話題責備我?

錢伯鈞叫屈地說:“團座。你聽我解釋!”

楚雲飛憤怒地喊道:“是不是你私自克扣了!我三申五令,不許克扣士兵的軍餉。你竟然敢頂風作案。是不是真的以為我不敢拿你怎麽樣?孫銘!將錢伯鈞拿下!”

本來楚雲飛心裏對未來要背叛,想要當漢奸的錢伯鈞就有根刺。

危險要扼殺在萌芽中!

現在楚雲飛就想著趁著這個機會拿下對方。

聽到團座竟然要抓拿自己,錢伯鈞憤怒了。

“我看誰敢!”錢伯鈞大喊一聲,把手放在腰間的槍套上。

“團座,我為你賣命了這麽久。流血負傷我就不說了。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這麽多年為你賣命,今天你竟然為了一點小事就拿我。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我不義了!來人!”

隨著錢伯鈞的喝聲,他的警衛排衝了進來。

錢伯鈞喊自己的警衛排進來。

楚雲飛直接是命令道:“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