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逃兵

第五十八章 生死河岸線(下)!

字體:16+-

鬼子架起來的浮橋不在馮鍔防守的這一段,鬼子本來開始的時候沒有注意到這邊,就連機槍子彈也隻是象征性的掠過他們的頭頂;結果鬼子被側麵的火力這麽一搞,頓時就生氣了。

“那邊,殺死給給!”

新登岸的鬼子軍官揮舞著手槍,大聲的命令剛剛走下浮橋的鬼子展開攻擊。

“噠噠噠……”

“咚咚咚……”

在河岸線上擺好機槍的鬼子絲毫不吝嗇子彈,兩挺歪把子,一挺九二式從河岸向敢死連的陣地傾瀉死亡的彈雨。

“噗噗噗……”

“啾啾啾……”

重機槍子彈打的碎石到處濺飛,輕機槍的子彈不停的鑽進廢墟的泥土。

閔大個子冷汗直冒,拖著機槍就把頭死死的藏在了廢墟裏麵,再也不敢射擊。

“走!轉移陣地!”

旁邊的副射手提醒著閔大個子,

“這個時候走?你想死啊!等鬼子的重機槍換彈板。”閔大個子頭也不抬,訓斥著喊他轉移的副射手。

“砰、砰……”

“噠噠噠……”

漫長的河岸線,在羅店的西北部綿延了幾百米,小鬼子進攻從來講究的就是中央突破兩翼包抄。

“殺死給給!”

隨著登陸的鬼子越來越多,鬼子在兩翼構建了簡單的防守陣地之後,把主要的兵力壓向了二營的陣地。

“轟、轟、轟……”

鬼子的山炮、野炮發射的炮彈不停在二營的陣地爆炸,連鬼子的擲彈筒也跟在步兵的身後開始精準轟炸守軍的機槍火力點。

“砰、砰、砰……”

“噠噠噠……”

就地半蹲開始瞄準射擊的鬼子,在想精銳的十一師士兵戰線精銳鬼子老兵的槍法,防線上子彈亂飛,廢墟被打得噗噗響,一團團的泥霧混雜著血霧在防線上不停升騰。

“啊!”

這個時候,不管是那支部隊,隻要被鬼子定位主公方向,都很難招架鬼子的進攻,廢墟般的陣地上,鮮血在噴濺,慘叫聲此起彼伏。

“小鬼子!去死吧!”

十一師的官兵不是不勇敢,他們咒罵著冒著彈雨射擊,隻想把鬼子擋在河岸上。

可惜怒吼般的射擊並不能化為阻擋鬼子的火力。

“噗噗噗……”

隨著憤怒的咒罵,防線上的士兵不停的中彈,鬼子端著上了刺刀的步槍一步步逼近防線。

“手榴彈!”

殘存的軍官怒吼著,用力的扔出了手中的木柄手榴彈。

“轟、轟、轟……”

手榴彈在防線外麵三十多米爆炸,騰起大量的泥土。

“轟、轟……”

同樣,鬼子也在嗷嗷叫的朝著國軍的陣地猛撲,九一式手雷不停的飛進廢墟爆炸,整個陣地籠罩在一片硝煙之中。

“砰!”

跪著馮鍔拉動槍栓,又一個鬼子機槍手倒在河岸上,但是敢死連已經沒辦法給主陣地火力支援了,唯一的一挺捷克式都隻有打遊擊一樣的射擊。

而散亂的步槍形成的火力,密度實在太弱了,鬼子已經逼近了防線五十米。

“殺死給給!”

嗷嗷叫的鬼子眼見著就要攻破防線,一個個嘶吼著朝前衝。

“弟兄們,宰鬼子啊!”

馮鍔正在給步槍壓子彈,趙泉的聲音傳來過來:“馮鍔,防線失守了,你看我們右邊,鬼子衝上陣地了!”

“殺啊!”

在馮鍔的右邊,陣地上殘存的弟兄們怒吼著站了起來,一邊給步槍掛上刺刀,一邊呐喊著衝鋒!

“殺死給給!”

麵對衝上來的國軍,鬼子並不慌張,一個個猙獰著撲了上來。

“當!”

“噗嗤!”

矮小的鬼子非常敦實,腳踏著大地,凶猛的衝上來麵對反衝鋒的國軍,身體的碰撞聲,刺刀入體的悶哼聲在前沿陡然響了起來。

“啊!”

拚刺刀,國軍不是鬼子老兵的對手,一個弟兄肚子被刺刀紮了進去,發出了慘叫。

“當!”

“小鬼子,來啊!”

中刀的士兵扔掉了手中的步槍,雙手抱著鬼子的步槍,不讓他拔出來。

“八嘎!”

小鬼子小瘸腿抬起,試圖踹到這個弟兄。

“噗嗤!”

可是這個時候,旁邊的刺刀紮了過來,紮進了無法動彈的鬼子身上。

“噗嗤!”

偷襲的弟兄沒來得及拔出刺刀,被後麵湧上來的鬼子捅了個透心涼。

“衝啊!”

中國的守軍已經傷亡慘重,廢墟中不停的躍起更多的弟兄,蜂擁著朝被突破的陣地而去……

“馮鍔,我們要不要去增援?”趙泉有點慌張,鬼子的輕重機槍已經不朝這邊突突了,大量的步兵向著缺口衝鋒。

“噠噠噠……”

“咚咚咚……”

鬼子的機槍沒歇著,槍口抬高,朝著正在拚刺刀的前沿陣地後方掃射,他們的目的是阻斷國軍援兵的道路,讓鬼子盡快的拿下前沿陣地,為後麵日軍登陸提供掩護。

“噗噗噗……”

從廢墟中鑽出來的弟兄不停被機槍子彈擊中,慘叫著不甘的倒在廢墟中。

“不用增援,我們的任務是守住眼前的陣地;我們是罪兵,不能擅自決定;繼續開火,瞄準了打,把鬼子勾引過來!”

馮鍔吼道,

“繼續開火!”

“砰!砰!”

“噠噠噠……”

敢死連陣地上,槍聲重新響了起來,不過這次的射速還是不快,畢竟他們已經沒有防守壓力,這個時候是他們刷戰功,掙人頭的時候。

“殺死給給!”

被突破的陣地上,拚刺聲漸漸的消失,鬼子在背後機槍和擲彈筒的掩護下,成功的占領了陣地。

“殺死給給!”

鬼子並沒有停下腳步,鬼子軍官揮舞著指揮刀,朝被突破的陣地兩翼揮動,兩個小隊的鬼子朝著左右翼繼續進攻,試圖完全占領一線陣地。

“噠噠噠……”

“砰、砰、砰……”

祁練河上,四十三聯隊的鬼子不停的通過浮橋,朝左右兩翼發起了進攻。

“馮鍔,怎麽辦?我們兩麵受敵,快撤吧!再不撤,被鬼子包餃子了啊!”

閔大個這個時候完全被鬼子機槍壓製了,趴在廢墟裏麵吼著。

“你們負責打河岸的,你們幾個,跟我吵左邊射擊,擋住迂回的鬼子。”

馮鍔吼著,

在這個節骨眼,自己肯定不能第一個撤退,那樣會被督戰隊突突,隻要有別的部隊撤,自己就可以跟著撤。

“想活命的,就給勞資熬住,注意兩邊的友軍,他們撤,我們就跟上!”

馮鍔大聲的呼喊著,給自己的弟兄打氣,這個時候,不給他們一點希望,那就真的是災難,這幫罪兵恐怕會不受控製的朝後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