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逃兵

第六十章 互相掩護!

字體:16+-

馮鍔逃跑的姿勢很古怪,怪異的他自己都感覺難受,長長的步槍背在身後,右手拿著駁殼槍,左手摩挲著廢墟邊沿,雙腿用力,像個瘸腿的孤狼一樣,不停的在地上攀爬。

“噠噠噠……”

“砰、砰、砰……”

鬼子的子彈不停的從馮鍔周圍飛過,馮鍔這個時候顧不上了,快速的翻越著廢墟的溝溝坎坎,朝著鎮子裏麵瘋爬……

敢死連的其他殘兵這個時候跑的也不遠,他們隻是可以彎腰奔跑而已,比馮鍔早了那麽十幾秒跑出去。

“停,你們幾個跟我來!”

“陳華,帶幾個弟兄占領右邊的彈坑。”

閔大個抱著機槍,氣喘噓噓地吼道。

“姓米的,你要幹嘛?現在剛跑多遠?至少在跑五百米再說!”

滿嘴漏風的大板牙不解的問道,

“他嗎的,馮鍔替我們斷後,我們在這裏接應他,明白嗎?”閔大個吼道,

“那管的了那麽多?先跑吧!”

彎著腰喘氣的弟兄理所當然地吼道,

“他嗎的,你們的義氣呢?沒有馮鍔,我們他嗎早死了!要走的自己走,願意留下接應的聽從命令。陳華,你怎麽說?”閔大個子憤怒的問道,

“願意留下的,來五個弟兄,這邊歸我了!”陳華也不回答,而是立即躍進了彈坑。

“我留下!”

“我也留下……”

對於熱血的軍人來說,雖然他們怕死,可是這種情況下當懦夫會被所有的弟兄看不起,有幾個弟兄跟在陳華的背後躍進了彈坑。

“要走的自己走!”

閔大個子端著機槍,跳進了另外一邊的端牆,這樣他們就可以形成簡易的交叉火力,為馮鍔的撤退提供支援。

“腦袋被驢踢了,你們要找死,別拉著我,勞資走了!”

當然,也有嚇破膽的罪兵頭也不回的走了,幾個逃跑的背影很快的消失在了閔大個子的眼中。

“哢嚓、哢嚓……”

“這幫癟犢子,別說跟勞資一個連隊的,真他嗎給中國人丟臉!”

閔大個子邊咒罵,邊給打空了的彈夾上子彈,其餘的弟兄也拉開槍栓,抓緊時間上子彈,剛剛撤退的時候他們都打空了槍膛。

“啾啾啾……”

馮鍔不敢回頭,隻有盡力的在廢墟上往後爬,用一切地形優勢躲避著身後的子彈。

“砰砰砰……”

“哢哢……”

馮鍔又朝後打了機槍,駁殼槍傳來空槍掛機的聲音。

“操!”

把空了的手槍塞進腰間,現在不用想反擊了,四肢並用,努力朝後爬吧!

“希望這幫玩意沒走遠,能幫我吸引一下身後的鬼子!”

馮鍔祈禱著,努力的逃命,身後的大批戴著鋼盔的鬼子在追趕自己。

“快啊!怎麽還不來啊!”

陳華和閔大個子不停的祈禱著,空氣中的槍聲一直沒停歇,如果他們在這裏呆的太久,有被鬼子包圍的危險。

“來了,那邊!”

一個弟兄用手指著廢墟,那裏一個狼狽的身影正在不停的左滾右爬,正是馮鍔。

“開火,把鬼子引過來!”

其實這個時候不是開火的最佳時刻,如果他們再等幾十秒,鬼子就會進入他們的伏擊圈,那個時候才是殺敵的最佳時間,可是現在來不及了,因為馮鍔離鬼子隻有五十多米,他們再不開槍,馮鍔是神仙也躲避不了越來越多的子彈。

“噠噠噠……”

“砰、砰、砰……”

鬼子離著他們設伏的地點還有四百米,閔大個子的捷克式機槍就開始了掃射,緊接著中正步槍的射擊聲也響了起來。

“啾啾啾……”

這個時候,馮鍔不僅要防備後麵來的子彈,還要防備前麵飛來的子彈了。

“姓馮的,快跑,別回頭。”

一個弟兄探出頭,努力朝馮鍔大喊。

“盯著點,別他嗎打到勞資身上了!”

馮鍔抬起頭,終於看到了自己的弟兄,他們就在自己前麵三百多米進行掩護射擊。

“他嗎的,別朝勞資射擊啊!”

馮鍔沒有直接彎腰跑,而是回頭看了一下身後的鬼子,發現那些鬼子也爬下了,馮鍔又朝前爬了一段距離。

“噗通!”

馮鍔瞅準前麵的一個廢墟,一個魚躍滾了進去。

“啊!”

身體表麵皮膚再一次接受了來自碎石的親吻,馮鍔痛苦的直咧嘴!

“操你嗎的,小鬼子,勞資讓你追!”

“哢嚓、哢嚓……”

馮鍔趴在廢墟裏,取下了背上的步槍,開始朝槍膛裏麵壓子彈,一邊壓一邊詛咒著。

“噠噠噠……”

趴下的鬼子很快就得到了歪把子機槍的支援,雙方隔著四百米開始對射。

“砰!”

可是馮鍔這個時候離鬼子不遠,隻有一百米左右,這個距離上,馮鍔的槍法可以給鬼子槍槍爆頭。

“呼!”

長出了一口氣,馮鍔讓自己的呼吸平穩下來,舉著步槍開始瞄準。

“砰!”

“當!”

鬼子的歪把子機槍隨著槍響停止了吼叫,鬼子機槍手的鋼盔下麵湧出獻血,整個人趴在歪把子機槍上。

在戰場上,狙擊手的第一目標永遠是機槍手這種活力支撐點人員,當然,有軍官肯定是射擊軍官,關鍵是鬼子的軍官在進攻的時候不太明顯,至少這個時候,馮鍔並沒有發現。

“哢嚓!”

“砰!”

第二槍,馮鍔賞給了那個重新拿起歪把子機槍的鬼子副射手,然後頭也不回的滾了出去,站起來,彎腰開始猛跑,在這麽近的距離上,能連開兩槍沒被鬼子發現,是因為馮鍔的開槍速度太快了。

“噗通!”

顧不上前麵的彈坑裏麵有什麽,馮鍔朝前衝了幾十米之後,一個咕嚕滾了下去,不滾不行了,子彈呼嘯的聲音開始在他的身邊響起,看來鬼子不打算放過他了!

“別他嗎開火了,轉移陣地,鬼子的擲彈筒和迫擊炮該上來了!”

馮鍔蹲在彈坑裏麵,感覺大腿非常疼,黏糊糊的東西讓他的褲子黏在了腿上!

“啊!”

馮鍔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大腿流血了,不是子彈,因為他感覺自己的奔跑不受影響,應該是廢墟裏麵碎石的功勞!

顧不得腿上的疼痛,馮鍔重新舉起步槍,突然站了起來,肩膀以上露出彈坑。

“砰!”

快速瞄準,擊斃一個鬼子,然後迅速蹲下,他現在必須等待接應自己的弟兄重新尋找掩體,隻有這樣互相掩護,他們才有可能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