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四十三章 陽奉陰違

字體:16+-

出了大殿丁子健越想越窩囊,本來憑著自家修為便是拖著大印不給,這幾人也拿自己毫無辦法。可不曾想李玉竟然有掌門令箭,這一下便打翻了自己的計劃,畢竟自己隻是一方外門的管事,如果公然違抗掌門令箭一旦傳入門中,等著自己的將是無法承擔的後果。

“該死的小子,竟然敬酒不吃吃罰酒,如果不是掌門令箭,定要讓你等曉得我的厲害。”本來還打算讓這幾人隻難而退,如今竟然半路殺出個掌門令箭,讓自己始料不及,如今丁子健心中不斷禱告,不要讓李玉撞破自己暗地裏的交易。

得了管事令牌幾人選了一座院落住了下來,畢竟整個中州地界禦劍門是絕對的霸主,這東海郡的外門占地也近千畝,光是這內府便有庭院無數。

四人選了一座比鄰的院子便住了下來,可接下來的問題來了,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門中大小事情李玉四人竟然插不上手。

雖然傳了幾個外門弟子詢問了一番,但多也隻是知道些大概情況。缺了丁子健這個地頭蛇的關照,李玉四人兩眼一抹黑,想要短時間理清東海郡外門的事情變得困難無比。

“我說李玉,咋們就這麽幹耗著,讓那人看咋們笑話嗎?這都來了好幾天了,除了吃喝這外門中的大小事情一樣插不上手,這樣下去咋們豈不是成了傀儡了。”李玉三人圍坐在桌子邊喝著茶聊著天,包易一隻手一邊撥弄著麵前盤子中的一塊糕點,一邊嘀咕著。

“那還能怎麽樣,你不能把刀架在他脖子上,讓人家把老底都交給你吧!”邊上的東方博伸手把一塊梅花糕送入嘴中,嘟嘟喃喃的說道。

“就知道吃!東西都堵不住你的嘴,你就不能說點有意義的話!”包易被東方博說的一愣,雖然說的是實話,但實話最難讓人接受。

“好啦,船到橋頭自然直,咋們走一步算一步吧!咦!怎麽不見包師姐過來?”突然意識到半天沒有看到師姐包蓉,李玉疑惑的問道。

“對哦,早上就叫下人喚姐過來了,怎麽也不見人影。不過姐這兩天倒是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想些什麽,要不冬瓜你再去叫叫她。”包易想想自家姐姐一貫就是個風風火火的人,如今怎麽反倒沉住氣了,這要換在平時恐怕早就暴走了。

“我可不去,包子還是你自己去隔壁細雨樓再催催吧!你家大姐我可是害怕的緊。”一聽說要自己去喊包蓉,東方博頭搖的跟個撥浪鼓一般。

“瞧你那出息,好吧!我自己去!”包易看了眼李玉,再看看東方博,隻能歎了口氣自己跑一趟了。

李玉一拍包易胳膊,嗬嗬一笑也不說話,同情的看著心有不甘的包易。

等了不一會隻見去了細雨樓的包子又火急火燎的跑了回來,一把端起桌子上的水,咕咕嚕嚕一陣牛飲。好變天才喘過氣來:“姐不在細雨樓,我四下問過了不但姐不在,就連那個丁子健也不在。李玉我覺得這其中有些古怪,你怎麽看?”

“咦!這還真有些奇怪了,難道出了什麽事情?包子、冬瓜走,咋們出門去找找看!”李玉想了想似乎察覺到了什麽,細細一聯係這兩天神神秘秘的包蓉,多少猜到了些什麽。

三人出了東海郡禦劍門,很快便融入了熱鬧非凡的東海郡。如果不刻意釋放氣息,修道之人在普通人眼中也就如同尋常人一般,李玉三人又特別年輕,路人根本無法把三人與神秘莫測的修道人聯係在一起。

不時的有小商小販上來兜售商品,包易和東方博倒是買了些小玩意,而李玉卻細細觀察著路中的行人,似乎在尋找著什麽。

畢竟經曆過劍典世界的磨練,對氣息的感應和隱藏還是有些心得,李玉總感覺到人群中有股暗流在湧動,似乎有修道人在東海郡布下了神秘的道法。

李玉循著這絲聯係一路找下去,漸漸連包易和東方博也發覺到了一絲異常,收攝了氣息靜靜的跟在李玉身後一路找下去。

不一會便出了城,遠離凡人的聚集地,這股若有若無的氣息變得越發明顯了,順著氣息三人很快便來到了臨近海邊的一處村落。

遠遠的一座法陣將整個村子和緊鄰大海的一麵籠罩的嚴嚴實實,而一股若有若無的熟悉氣息,更是讓李玉渾身一顫。這股說不清道明的力量,讓李玉即心驚又親切,左右矛盾的感覺讓李玉心生好奇。

可畢竟曉得一般的法陣都是不能輕易闖入的,一個不好觸發了禁製,其後果將不敢想象。

“咦!這是一種很難得一見的法陣‘昆吾囚籠’,此陣號稱連上古妖獸昆吾也能困住。不過眼前這座有諸多地方是是而非,倒是讓人奇怪!”東方博當發現這座巨大的法陣,便猶如學者一般掏沙盤、朱筆、繩索等物件,不知道再沙盤上演算起什麽來。不一會仿佛發現什麽驚人的東西,不自覺的叫了出來。

“管他什麽‘昆吾’還是鳥烏,衝進去就是了,我就不信一個普通的法陣能夠難住咋們三人。”包易看了一眼東方博很不以為意的就要衝入法陣,邊上的李玉見機快一把拉住了包易指了指不遠處。

順著李玉的手指看去包易一愣,也不再說話,一眨不眨的注意著遠處三兩個人影進入法陣之中。

這三也不知道打出多少道法訣,很快法陣上似乎裂開了一道口子,順著這道口子三人魚貫而入,隻一瞬間便硬生生的消失在了三人眼前。

麵前依舊是一座漁家村落,一點也看不出有什麽不同尋常的地方,但此時的三人已經曉得這裏麵一定有問題。好好的三人憑空消失,這裏麵要說沒有名堂,隨便那個都不相信。

“原來是這樣,嚇我一跳,我當真的被改進了,原來隻是加入了普通的九環陣,而這昆吾囚籠刻畫的更是連原先的十分之一的不到。看我破開這陣法,咋們進去看看!”隨著東方博一陣得意,手中朱筆也不知道沾了些什麽材料,接連點在麵前的法陣之上,很快一個類似於剛才三人進入的通道出現在李玉三人麵前。

李玉衝著東方博豎起一個大拇指,在東方博一臉得意之中三人進入法陣包圍的漁村。

進來法陣三人才發現者裏那裏是什麽漁村,明明就是一座巨大的城池。放眼望去城池中人來人往,更有大量各種妖族,不過倒是多以水族為主。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半天不知道該怎麽辦了,最終還是李玉望了眼遠處與妖族相處融洽的幾位人類修士,低聲說道:“走,過去看看,既然有人類修士在,想必這裏的妖族倒也不排斥人類,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便是龍潭虎穴也要走上一朝。”

“李玉說的對,冬瓜走啦,別讓別人說咋們膽小怕事,哈哈!”眼見李玉已經說了,包易和東方博自然沒有意見,當先朝城池走去。

眼見便到了城門外,頂著一隻巨大的蝦子腦袋的妖族,舉起手中鋼叉喝道:“你三人那裏來的修士,怎麽這麽眼生?”

“哈哈,兄弟多慮了,我兄弟三人是奉了禦劍門丁管事的命令,前來送點東西。還望這麽兄弟通融一下!”包易倒也曉得這人情世故,順手掏出幾枚九品的晶石,暗自抵到了蝦妖手中。

“哦!原來是禦劍門丁管事的人,那便進去吧,你們丁管事倒是咋們這的常客!”蝦妖收了包易的好處自然沒有再為難,手中鋼叉讓了開來,嘴巴中順著包易的話敷衍了兩句,便當什麽事也沒發生,放了李玉三人進了城中。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有晶石能讓妖怪給咋們讓道,看來這錢果然是好東西。”李玉眼見包易這一手耍的漂亮,不費吹灰之力便進了城中,對這人情世故又多了一份了解。

一路上走過到處是叫賣海底特產礦石、稀有物質的小販,偶爾有一兩個人類修士停下身形買上幾件,整個城池中異常的熱鬧。在這裏仿佛再也不分人類和妖族,一副其樂融融之態。

李玉三人都大敢奇怪,在外界莫說和平相處,能夠見麵不臉紅便已經是雙方極力克製了。尋常修士隻要見到妖修十有八九會兵戎相見,一來是道不同,二來是能夠修煉有成的妖族一身是寶,如果能夠獵殺一隻妖丹修為的妖族,那便等於得到一件寶貝,光是交易出去便可換取一筆巨大的財富。

李玉四下打量倒也發覺了一些不同尋常的地方,順著冥冥中的聯係,李玉一路朝一處高大建築走去。

一處不怎麽顯眼的小樓引起了李玉的注意,三兩步便朝小樓走去。四下裏好奇的東瞅瞅西看看的包易和東方博,眼見李玉也不說話徑直朝遠處一處小樓走去,連忙丟下手中一件珊瑚飾物追了上去。

剛想要抱怨兩句,眼見李玉臉色凝重,二人集體收聲一言不發的跟著李玉身後走進了小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