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四十五章 土息盤

字體:16+-

老龜好半天才醒悟過來朗聲說道:“道器作價太高,一時無法衡量價格,不知貴客作價幾何?”

“此物我要的也不高,便五十顆五品晶石吧!”包蓉那熟悉的聲音再次從包間中傳了出來,讓李玉三人更加確認包間中的正是師姐包蓉。

一下把價格提了一倍多,饒是會場中都是身家殷實之人,也不肯能一下丟出這麽多晶石。會場中一時間鴉雀無聲,人人都把目光看向包蓉所在的包間。

“哼!區區一件人級的道器,就想要與我搶寶物,人級魔器一件作價四十顆五品晶石,外加二十顆五品晶石。此物本公子要定了!”老龜剛要喊價,隻聽到十五號包間再次傳出一聲陰厲的聲音。

“六……六十顆五品晶石!”這一下比預期高出六倍的價格,讓老龜感覺暈暈乎乎,仿佛飄在了空中,漫天的晶石不斷的灑落。

“六十顆一次,六十顆二次,六十顆三……”眼見沒有人再加價了,老龜倒也機靈生怕十五號包間的客人反悔,迫不及待的喊了起來。

“慢著……我這有件鎧甲不知作價幾何?”眼見這寶貝便要被人家買走,李玉一陣心痛。下意識的搓了搓手,突然靈光一現,想起了一件東西。法力探入乾坤戒中摸索了一陣,一件黑黝黝泛著暗光的甲胄,憑空出現在了手中。

李玉突然想起了自己生死試煉時候,與黑熊妖屍體一起還得到過一件甲胄,連忙掏了出來。想了想也不知道價格,一道法力包裹住朝拍賣台落去。

老龜微微一愣,一道妖力透體而出,堪堪接住了李玉拋來的甲胄,仔細端詳了起來:“這……這是……人級妖器……”當看清了手中的甲胄,老龜結結巴巴顫抖的說道。

“貴客,此物價值無法衡量,不過我家太子早就說過,隻要有人能夠拿的出妖器,會場中的寶貝隨買家挑選三樣。”老龜的話讓李玉一顆懸著的心落了下來,沒想到一件擺在自己乾坤戒中都快發黴的無用東西,竟然可以有如此價值,這讓李玉大敢意外。

李玉的手筆實在太過驚人,要知道妖族最不擅長的就是練器,而往往隻有金丹以上修為的妖族,才能憑借本能煉製出一件本命妖器。可就是如此除了殺死妖丹期的妖怪,想要得到一件妖器變得困難無比。而能夠殺死妖丹境界的大妖,無一不是身家殷實之輩,自然也不會隨意販賣妖器。

拍賣會交割完寶貝後,李玉如願得到了那塊鐵疙瘩和另外一件珊瑚靈珠,更是得到了一件深海寒鐵晶母。一下得到三件煉器者夢寐以求的寶貝,李玉心裏樂開了花。

當三人正打算離開包間,珠簾被人掀了起來,包蓉一個閃身便進入了屋中。三人剛要出聲,隻見包蓉一個眼色,便知趣的止住不再說話。

直到海族交割寶貝的人離去包蓉才說道:“你們怎麽來了?不過此次倒是有些意外收獲,不但摸清了丁子健的根底,還得到了些平日裏買都買不到的好東西。”

“姐,到底是怎麽回事?”包易聽得一頭霧水,自家這個姐姐越來越覺得高深莫測。

“師傅怕師弟在這東海郡無法生根,才讓我暗中過來照應一二。師傅當年未成金丹的時候也曾經來著東海郡遊曆過,與這裏一個二流門派的掌門有所交情。便是通過那位掌門,我才知曉了這處海族開辟的城池。更是發現了丁子健,竟然拿著門派的資源來這裏倒賣。”包容一口氣說了下來,便是李玉也沒想到這其中竟然有這麽多緣故,不盡對師傅劉思雨更加的感激。

“師姐,這丁子健現在何處?我們接下來該怎麽辦?”李玉被包蓉這麽一提,幡然醒悟差點忘了正事。

“哎呀!說著說著就把這茬給忘了,我剛盯著這老家夥半天了,這不是來喊你們了嗎,快隨我追過去看看!”包蓉突然反應過來,一時聊得興起倒是把丁子健的事給忘了,連忙朝屋外衝了出去。

李玉望著風風火火的包蓉心裏一陣好笑,三兩步也跟了出去。

出了拍賣小樓,大街上到處是人類修士和妖族,茫茫人海那裏還有丁子健的影子。

包蓉氣的一跺腳,回聲抱怨道:“都是你們害的,把丁子健給跟丟了。看來想要再次逮住他的把柄,又不知道要到何年馬月了。”

“師姐無需多慮,丁子健遲早會露出破綻的!咋們還是先回去吧!”李玉想了想既然發現了這座城池,便等於撬開了一條路,隻要順著這條線索追查下去,遲早可以抓住丁子健的把柄,倒也不急著這一時半會了。

四人結伴朝城外走去,眼見到了法陣邊緣,包蓉手中拿出一塊奇特的玉牌朝法陣上一靠,法陣泛起一陣漣漪,一個足可以容納三人的洞口現了出來,四人魚貫而出。

三人前腳踏出法陣,後腳不遠處另一邊,法陣也傳出一陣波動,一個洞口打了開來,從裏麵走出一位中年男子。

“丁子健!!”李玉四人集體驚呼,一時間氣氛變得劍拔弩張。

“我說怎麽總感覺有人掉在後麵,原來是你們幾個!既然都被你們看見了,那就給我留在這吧!”丁子健也非常意外,但心思電轉,曉得事情敗露,自己倒賣門派資源給海族,這事一旦事發便是萬死不辭的後果。與其被門派至於死地,不如現在就來個殺人滅口。即便門派追查下來,也可以推脫到海族身上,丁子健二話不說便朝四人衝了過來。

李玉臉色微變,這丁子健一身修為早就步入道心圓滿境界,而四人中除了自己邁入道心境界以外,修為最高的包蓉也就固本培元大圓滿期。與其讓三人拖累自己,不如讓其先走,自己也能放開手腳全力對付丁子健。

“你們三人速走,我拖住丁子健,隻要把消息傳回門中,此人不敢拿我怎麽樣。快走……”李玉一聲大喊,手中一翻秋水劍已經拿在手中,朝丁子健迎了過去。

“李玉,我們豈是貪生怕死之輩,咋們一同對付他。”包蓉眼見李玉衝出去便要跟過去,一把被包易拉住了。

“姐,李玉說的對,隻要我們把消息傳回師門,李玉反倒安全了,那丁子健不敢把李玉怎麽樣的。我們快走!”東方博也附和著喊道,雖然心中也有所不甘,但知道這無異是最佳的辦法。與其四人都丟在這,不如逃出幾人把消息傳回門派,那丁子健心許顧忌門派追查,也不敢把李玉怎麽樣。

眼見三人便要離開,丁子健眼中閃過一絲狠色,手中不知道何時多了一件六邊形鐵盤,手指“啪啦啪啦……”不斷點在鐵盤之上,全身法力快速輸入鐵盤,眼見鐵盤發出一陣黃光,不盡猙獰的笑了起來:“現在想走晚了,封!!!”

隨著丁子健的話落,手中鐵盤黃光衝天而起,瞬間朝李玉四人籠罩而去,隻是一瞬間四人如墜泥潭,身形沉重無比,李玉心一沉,大喝一聲:“不好!”隨即艱難的禦駛秋水劍一劍橫斬,勉強斬向了丁子健。

“雕蟲小技!”丁子健手中鐵盤一翻,瞬間擋在麵前,左手不斷撥動鐵盤的六個短邊,一瞬間鐵盤不斷變大,漸漸形成一麵足有三尺大小的鐵盤,擋下了秋水劍的橫斬。

“這是……戊己土息盤,李玉這是中級道器不可力敵,速走!!”包蓉一下急了,眼中閃過一絲驚懼之色。這件道器說來倒也有些名頭,本來是中州一個土龍妖的本命妖器,後來被禦劍門一位長老斬殺,收攝了土龍妖的本命精血,加上一些上好的煉器材料,才練成一麵中級道器戊己土息盤。不但自身威力驚人,更加能夠調用大地的力量,使得方圓十裏之內瞬間化作泥潭沼澤,被困之人寸步難行。而此件寶貝自從那位長老隕落後,就再也沒有人知道落在誰人之手,如今看來倒是被這丁子健得了去。

包蓉隨即手中一把泛著紫光的飛劍,劃過一道紫虹朝戊己土息盤迎了過去。“當……”先後兩聲清脆的金鐵交擊之聲,土息盤毫無懸念的磕飛了李玉的秋水劍和包蓉的紫虹劍。

眼見走也走不掉,唯有一拚的四人,先後喚出各自的本命飛劍,一時間四把飛劍上下翻飛,紅、藍、紫、黃交相呼應,四把飛劍不斷轟擊在戊己土息盤之上。

眼見四人合力一處,竟然勉強擋下了自己的寶貝,“哼!

”丁子健重重哼了一聲,手中黃光再次亮起,左手再次拍擊在戊己土息盤核心法陣之上。

戊己土息盤突然發出一陣難聽“哢嚓……”之聲,竟然內外盤之間錯了開來,疊加在一起,仿佛一下觸動了什麽。戊己土息盤突然爆出一絲刺眼的黃光,隻是一閃,李玉四人隻感覺瞬間身體如同壓了一座大山一般,整個人瞬間陷入地中。

“哈哈……幾個跳梁小醜,也想與我為敵,真是癡人說夢。死吧!”丁子健一直空著的右手寒光一閃,一把形如盤蛇的飛劍,劃過一道黃光朝李玉幾人迎麵斬落。

同為禦劍門弟子,丁子健自然也有本命飛劍,而這把形如盤蛇的飛劍,正是丁子健得自劍塚的蝰蛇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