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五百一十六章 化道

字體:16+-

516化道

李玉心底泛起一絲明悟,多日來心底的糾結終於散開,全身上下一瞬間法力融會貫通,再無阻塞,身體中如同炒豆子一把發出“劈裏啪啦”的響聲。

竟然這麽不知不覺中突破了合道末境第八層,這一天下無數人向往的境界。而李玉此時心中已經無喜無憂,一切如同再正常不過一般。

望著天空中的日頭,李玉微微歎了口氣,隨即飛了起來一路朝著玄門飛去。

一路上滿目瘡痍,整個本源大陸上了無人煙,曾經的繁華已經一去不複返,四下裏呈現出暮氣。

當李玉回到玄門所在的山穀,望著大戰過後的殘破,思緒再次回到當日,心頭依舊一痛。落下雲頭,李玉滿懷虔誠的收攝著屍骸,漸漸集中在一處。

心頭默默祈禱著,隨即點燃一團大火,看著熊熊火焰一點點吞噬這些曾經的英豪。

“塵歸塵土歸土,那裏來那裏去,安息吧!”隨著李玉話落,輕輕揚起化成灰燼的屍骸,隨著一陣風飄散向天地間。

正當李玉打算四下裏走走,遠處天空突然暗了下來,一股熟悉的氣息傳了過來,李玉心神為之一顫,不由自主的朝遠處看去。

天地降下威壓,天地異象蜂擁而至,一時間雷電交加狂風暴雨,而這一切的中心,正有一人正在強行飛渡。

絕強的力量似乎想要撕開天空,無視天地威壓一步步強行飛躍,而天道似乎受到了莫大的挑戰,發出憤怒的吼叫,降下無邊的威壓,試圖阻止此人飛升。

“白澤,你想要離開這裏最終合道嗎?我不會讓你如願的。”李玉心如明鏡,曉得此時的白澤正在試圖離開年輪空間第八層的本源大陸,去進入神秘莫測的第九層空間。

而傳說第九層空間是大道所在,一旦讓白澤進入那裏,很有可能最終合道,這是李玉此時最不願看到的。

畢竟一旦讓白澤合道,自家再要抗衡的便是這天地之威,而殘暴不仁的白澤一旦合道,這諸天萬界也再無寧日,一切都將隨著白澤的意願行事,這將是李玉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一定要阻止他,哪怕身死道消又如何,老師、茹妹等我,我會來尋你們的。”隨著李玉眼中充滿了鬥誌,整個人突然爆發出強大的戰意,朝著白澤飛去。

越是靠近白澤所在,這天地威壓越是恐怖,每飛行一段都變得困難無比,天地之威果然難測。而此時位於天地威壓正中間的白澤也不好過,臉色蒼白,狼狽不堪。

而李玉的飛來更是讓白澤眉頭緊鎖,隻是掃了一眼便已經察覺到了李玉如今的修為,而此時是飛躍第九層空間的關鍵時候,自己絕對騰不出手來擊殺李玉。

白澤也隻能祈禱李玉無法抗住天地威壓,無法靠近自己。可事實上李玉雖然舉步艱難,但卻依舊一點點靠近白澤。

一圈蒙蒙白光罩住李玉,散發著白光的玲瓏塔把李玉守護的嚴嚴實實。加之李玉此時修為已經離合道末境第九層也隻有一步之遙,何況不是在天地威壓的最中心,所以雖然艱難,卻依然一步步靠近白澤。

“再快點,再快點,該死!”白澤身體一點點朝著天空露出的缺口飛去,扛著漫天的威壓,一點點靠近。可眼見李玉離著越來越近,白澤心中焦急無比,畢竟機會隻有一次一旦錯過了,不知道多久才能再次飛升。

畢竟這開啟飛升第九層年輪空間的時機缺一不可,這也是這麽多年來困住無數人飛升第九層年輪空間的另一原因。天地裂縫不是隨時都會開啟,而強行飛渡也不是修為到了便可達成,兩者缺一不可,才能引起天地威壓。

而此時雙方比拚的就是時間,如果讓李玉先一步靠近白澤,隻要稍加破壞,那此番飛躍第九層年輪空間將功虧一簣。而如果讓白澤先一步進入裂縫中,李玉就是在再有天大的本事,隻要不到合道末境第九層也休想進入。

而事實上白澤占據了先機,畢竟這天地威壓是白澤引起的,而白澤也越來越靠近天空中的裂縫。

李玉眼中越發焦急,曉得如果按照眼下情景,等自己飛到白澤所在,白澤恐怕早就飛進了第九層年輪空間。

“我不會讓你如願的!”李玉眼中充滿了死誌,身體中的法力猛的爆開,硬生生把速度又提高了三分,朝著白澤竄了過去。

短暫的爆發效果還是明顯的,眼見雙方距離越來越近,白澤卻已經焦急起來,畢竟此時飛升之中自家根本無法逆轉,隻要稍作停留都可能全功盡棄。加之自家強抗天地威壓,如今已經是強弩之末,那裏是李玉對手。

白澤咬咬牙猛的把手中三儀盤爆開,化作一道巨大的推力,帶著自己朝天地裂縫飛去。

這一下雙方距離再次拉大,李玉眼中充滿了不甘,心中回想起之前白澤殘殺本源大陸修道者的一幕幕,越發的不願看到白澤就這麽飛升離去。

“爆!”關鍵時候李玉心中反倒平靜了下來,心裏隻有一個念頭阻止白澤,首先是玲瓏塔爆裂開來,接著全身上下各種至寶法器全部爆裂,化作一股巨大的能量包裹著李玉朝白澤追去。

可越是與白澤靠近,不用白澤出手光是天地威壓便已經讓李玉壓力倍增,變得舉步艱難。

“哈哈!手下敗將,你就看著我飛升,最終合道吧。”白澤眼見李玉身形受阻,自家離著天地縫隙越來越近,不由自主得大笑起來。

正當白澤得意非常的時候,腳下傳來一股恐怖的氣息,低頭一看白澤嚇得魂飛魄散,李玉竟然離著自己隻有半步之遙。

白澤甚至可以看到此時的李玉身上那絲一往無前的氣勢,接著便是漫天的白光,天地元氣徹底混亂。“轟!”巨大的爆炸過後,引動了天地威壓,形成能量亂流,瞬間撕裂了目瞪口呆的白澤。

混亂的氣流席卷整個本源大陸,整整三日三夜,當一切塵埃落定,天空已經合攏,那裏還有白澤和李玉的身影。

而本源大陸上劫難過後,殘存下來的修道者慢慢走了出來,望著一覽無遺的天空,人人心中沉重無比。

此番白澤引起的本源大陸浩劫總算最終結束了,雖然經此一戰本源大陸修道者十不存一,但活下來的人卻人人心中充滿了希望。

沒有人知道這一切到底是人禍還是天災,曾經繁榮的本源大陸的毀滅是不是天道借白澤之手的一次洗牌,畢竟本源之氣的巨大消耗對於天道來也是一種傷害。

如今的本源大陸,活下來的人少之又少,對於巨大的本源大陸來說,消耗的本源之氣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不過一切都已經過去,白澤也好,李玉也罷曾經的一切都將成為傳說慢慢流傳下去,最終與這本源大陸過往一切成為曆史的塵埃。

四下裏一片昏暗,身體傳來陣陣炙熱,如同被人至於火海之中不斷炙烤。而當李玉感覺到快要崩潰的時候,身體上卻又傳來陣陣寒意,漸漸如同置身萬年寒冰之中,凍得李玉瑟瑟發抖。

“該死,這到底是哪裏,怎麽一會冷一會熱?”意識漸漸清醒,李玉下意識的喊了一聲。

而隨著話落寒意盡去,一股柔和的陽光照射在身上,暖洋洋的異常舒服,李玉下意識的呻吟了起來。

當這種感覺漸漸散去,李玉意識終於徹底清醒,四下裏打量,入眼處一片玄妙。遠處似乎有一座玄之又玄的門戶,若隱若現,讓人看不真切。

“你可知曉天理,明白自身,是否看透這世間萬法,不過一念之間,隻需明心見性,方可最終以身合道。”仿佛有一雙巨眼看向自己,識海中突然傳來一聲毫無感情渾厚無比的聲音。

李玉微微一愣,隨即明白過來,自己此時已經進入了第九層年輪空間,大道所在。雖然不知道自己怎麽會來到這裏的,但李玉此時卻心如止水。

“為何以身合道非要拋去一切,大道真的需要絕情絕義,才能與天道合嗎?”李玉想到死去的親朋好友心愛之人,心中沒來由一痛,想也不想脫口而出。

“大道本就無情,天若有情天亦老,我若有情便是我滅亡之時。你若想合道隻能拋去一切,不然一切都隻是鏡花雪月,你又何必執著?”冰冷毫無感情的聲音似乎愣了一下,隨即緩緩說道。

“哈哈!若讓我絕情絕義,那我合道又有何用。便讓我以身化道,讓你這無情的天道就此毀滅。”似乎想通了什麽,李玉整個人突然爆開,化作一團最精純最本源的氣息朝著那玄之又玄的門戶飛去。

天地一時間為之震動,無論是炎黃小世界還是盤古大世界,或者生活著是大道靈根中苦苦掙紮的生靈。都開始為之震動,億萬萬生靈心底同時都想起一句話:“大道若無情,便讓我以身化道,讓這天地間從此再無這無情無義的道。”

****************************

立時九個月,《縱橫玄門》終於完本,感謝大家一直以來對白色的風的支持。我將為大家送上更精彩的故事,期望我們再聚首之時。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