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九回 火地晉,凰靈傳晉卦三法

字體:16+-

凰靈兒深怪葉九不聽話,險些小命不保,失落了天書。

葉九惟有苦笑,早已借著月光打開了漆木食盒,提鼻子一聞,讚歎道:“都是靈姊姊為我做的麽?嗯!真香。”

凰靈兒扳著臉道:“如今棲霞山上,除了我還有誰會惦記著你?”

葉九忙道:“噓!靈姊姊低聲些,空山寂夜的,聲音傳出去好遠,會被他們聽見的。”

“他們?誰?”

“魔道來犯棲霞山的群魔啊!”

凰靈兒淡然一笑道:“早就走了。”

葉九跌足歎道:“真的?虧了我在山洞裏守了整整一天哩。”

凰靈兒悠然道:“我掐指一算,知道你僥幸逃脫躲在此處,見你修煉天書乾卷,用功刻苦。就沒早來打攪你,快些兒吃吧,一路上都快涼了,吃完了帶你回後山餐霞嶺。”

葉九心裏登時一寬,出了山洞,映著月光見食盒裏有幾碟兒小菜、油紙包的醬牛肉、一碗稻米飯,甚至還有一小壇兒酒。葉九讚歎道:“靈姊姊想的真周到,手藝真好,嘖嘖,居然還會釀酒。”

凰靈兒搖了搖頭:“我雖然偶爾也食人間煙火,隻為解解饞罷了,從來都不會做飯的。”

葉九奇道:“那這些是?”

凰靈兒凝望著月光,享受著夜色的淒迷、空山的清風皓月,淡淡的道:“是方才我飛鳳回鎮時,給你稍回來的。”

葉九聽了好生失望,點點頭道:“哦!”一看小酒壇圓鼓鼓的壇肚上,還貼著柳記的字樣,正是鳳回鎮裏,葉九平日裏背著觀主溜出宿秋觀常去的那家酒坊。

無論如何,葉九餓的很了,也不管是楊記柳記,反正是美美的吃了一頓。

凰靈兒雙手托腮,側坐在一方青石上,瞧著他狼吞虎咽的饞相抿嘴直笑。

葉九忽然想起了什麽,忙道:“靈姊姊,吃完了我還得去宿秋觀一趟,好歹給師父他老人家的收屍,撿個藏風聚氣的好風水的地方埋了才好,待到日後三魂七魄渡劫功成,也好尋肉身來還陽。”

凰靈兒道:“你管你吃吧,宿秋觀付之一炬,都燒毀了,你師父兵解後,屍身也遭火化,來日三魂七魄修煉七七四十九天後,自有歸處。不是你考慮的範疇了,你吃好了喝好了,就隨我回梧桐洞府修煉上兩天。等到後天夜裏,你自個兒去棲霞山前,鳳翔峰下鳳回鎮外的山神廟接你師父的魂魄,我以後就再不管你了。”

葉九喜道:“靈姊姊肯接我在梧桐樹裏住上兩天?那可好極!正有好多天書乾卷的不解之處,要請教凰靈兒姊姊哩。姊姊是修煉了三千年的鳳凰,能掐會算的,我有一事現在就問姊姊,恕我冒昧。”

凰靈兒知道他要說什麽,做個手勢,打住道:“你要問那魔女沈姑娘呀?休問!”

葉九惟有苦笑,本想著好好打聽一番她們的下落,日後還有緣再見上一麵否?誰知話還沒說出口就被凰靈兒識破了。葉九咕咚咕咚喝盡了一小壇子酒,隻覺得不過癮,笑道:“下回靈姊姊好歹多帶回些酒來。”

凰靈兒瞪了他一眼,淡淡的道:“餐霞嶺自有清泉,梧桐洞府裏還有我采的好茶,渴不死你!”

葉九苦笑道:“好好,既然有姊姊親自采來的茶喝,再好沒有了,我們這就趕赴後山餐霞嶺,隻是夜深露重,山路濕滑,靈姊姊小心踩髒了鞋,我倒是無所謂了。”

凰靈兒道:“我化作鳳凰,馱你一程。”

葉九一怔,訕訕道:“那怎麽好意思,我分量不輕的。”

話聲未了,凰靈兒早已化身彩鳳凰。

葉九無奈,隻得輕輕的坐到鳳凰背上,聽初初見麵時凰靈兒姊姊的話,不敢**,隻是摟住鳳凰的脖頸。

鳳鳴深山,一聲清越的叫聲,神獸鳳凰馱著葉九展彩翼飛回後山的餐霞嶺。

葉九長這麽大初了師父水鏡觀主駕著劍光帶著他飛了幾回,還從未如此愜意的駕著仙鸞彩鳳乘風追雲而去,吟賞著月色下的棲霞山,別有一番風味。

是夜,葉九就住在了凰靈兒的梧桐洞府裏,凰靈兒攆他住了三樓的小閣樓,倒也雅致的緊,一晚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葉九沉睡不起,凰靈兒上樓來好容易才推醒,佯裝生氣道:“哎!你瞧瞧,都日上三竿了,還戀床不起,天書乾卷是那麽容易修煉的麽?再不起床,當心姊姊不客氣了!”

葉九聞言忙披衣而起,笑道:“嗯!靈姊姊稍候,我馬上起,今天好歹教會我天書遁頁的五行遁術!”

凰靈兒下樓自去煮茶去了,葉九匆匆洗漱已畢,整裝穿好了,捧出天書乾卷的小折子,這才匆匆下樓來。

凰靈兒端來茶盤,若有所思道:“天書乾卷的五行遁術不忙在一時,你日後慢慢的領悟去吧,明日我傳你也不遲,倒是克敵製敵的道法,你須得多學一些。”

葉九苦笑道:“弟子道行甚淺,天書乾卷所載的法門又太深奧,又是呼風喚雨的,又是乘龍禦天的,更非一朝一夕之功了。”

凰靈兒笑道:“誰說的,天書乾卷中,第一頁乾為天的乾卦雖然是禦天術,但重在修煉內功,方才能呼風喚雨,乘六龍以禦天;第二頁天風姤講究的是風雲際會,重在修煉身法;第三頁天山遁是五行遁術,你昨日修煉了大半天,應該頗有體會了。你既然喜歡學五行遁術,明日再略略教你一些,今日得學幾手製敵的法術才成,天書乾卷中自然有淺顯些的法術,你且翻開天書乾卷的第七頁來。”

葉九依言翻開,隻見天書乾卷的第七頁上,赫然寫著火地晉,是乾宮八卦中的晉卦。

葉九喃喃念道:“晉如、摧如、愁如。靈姊姊,這是什麽意思?”

凰靈兒悠然道:“就是天書乾卷裏三種最初級的法術,火係、風係和雲係。”

葉九一怔,奇道:“哦?我還以為天書殘頁中盡是艱深晦澀的道法,原來還有初級的法術!願聞其詳。”

凰靈兒道:“之所以說火地晉裏的三係法術是初級的,隻因火係還有天書離卷中的離卦,上麵記載著火係法術的極致,比如說托塔李天王的三太子哪吒用的法寶九龍離火罩,火德星君使的三昧真火,皆出於天書離卷。同樣,風係有天書巽卷,記載風係法術的最高境界,而雲係則有巽卷中風天小畜的密雲不雨。所以天書乾卷的火地晉相比較起來,隻不過是些風火雲三係的初級法術而已,火地晉的晉卦本義就包含有要晉升、進階之意,當然,修煉起來也較為容易。”

葉九恍然,連連點頭道:“嗯!弟子明白了,就隨靈姊姊先從初級的三係法術開始修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