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八回 天山遁,君子修五行遁術

字體:16+-

洞中別有天地,而在葉九眼裏,小小的紅玉滴珠耳墜,又仿佛承載了許多感情。

女人心,海底針,向來是捉摸不透,深不可測。但葉九卻偏偏怔怔的出神,想不通為何明明流光鑠金劍出、行藏已露,魔女沈蘭心一切瞧在眼裏,卻並沒有告發了自己,反而丟錦帕耳墜,暗地裏催自己快逃。

葉九想不通就不再想,重新包好了耳墜,藏於懷中。觸手之處摸到了薛濤箋的小折子,葉九霍然一驚,暗道魔道群魔此來就是為了天書乾卷,自己好一頓浮想聯翩,想入非非,竟把這等要緊的物事忘記了,真是該死。

葉九暗道魔道的白衣神劍許千吟和三個劍仙追上流光鑠金劍,定會大呼上當、大發雷霆,說不定回轉來恨不能掘地三尺追殺自己,好在棲霞山此處山洞甚是隱秘,相對來說還算安全。一路上葉九早就想看看這傳說中天書乾卷八卦八頁的道法道術,苦於分身乏術,隻因回頭理會魔女,又回頭重上宿秋觀,置身險境,險些要了小命,如今躲入山洞,方才有暇修習天書乾卷。

葉九借著堵在洞門口的長草枯葉縫中露出的天光,翻開薛濤箋的小折子,是為鳳凰仙子凰靈兒從瑤池抄錄回來的天書乾卷。據靈姊姊說是按著乾宮八卦,葉九翻看第一頁,果不其然。

靈姊姊娟秀的筆跡,八卦圖畫著六道老陽,上書:乾為天。

葉九身為仙道弟子,略略習得周易,知乾卦乃乾宮八卦的第一卦,難道傳說中的天書殘頁都是注解周易,彰往而察來,顯微而闡幽,借此來演化萬物的?果然見下麵寫有: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

往下看時,雲行雨施,品物流形。葉九對著天書的注解,大抵天書乾卦乾頁的道法無外乎是呼風喚雨、禦天之術。艱深晦澀,著實難懂,仿佛最後要到時乘六龍以禦天的境界,方才修完天書乾卦,六道始成。

葉九好容易看完天書乾卷的第一頁乾卦,隻覺得心往下一沉,第一卦就讓禦天,掌控六龍,呼風喚雨的,如此艱深晦澀的道法,何時才修煉的成功。葉九正在歎息間,忽見天書乾卦上分明注著: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葉九惟有苦笑,看來要修天書乾卦的禦天之術,要當君子,著實不易。

葉九映著天光,接著翻看,倒要瞧瞧除了乾頁的禦天之術,還有什麽可以簡單入手的。

天書乾卷第二頁,天風姤,難。葉九翻過。

天山遁,五行遁術。葉九眼睛頓時就亮了。

葉九深知對於像自己這種道行較淺的仙道初學弟子,連飛劍都無法駕馭,不能人劍合一。逃跑的意義遠比殺敵製敵的意義更為重大。

若習得了五行遁術,尋常的縮地之法、咫尺天涯、穿牆術等等法門,都不是問題了。

葉九正得意間,忙不迭的要先習這天書乾卷遁頁的五行遁術,忽地轉念一想,未學製勝先學逃跑,豈非有違大丈夫的行徑?

待到葉九往五行遁術下看時,君子好遁,君子吉,小人否;嘉遁,貞吉;飛遁,無不利,無所疑也。

葉九大喜,原來君子好遁,避凶辟邪,施展五行遁術看來也是正大光明的行徑,於是也再不疑慮了。

往下細看時,五行遁術,無外乎金木水火土五遁法。而在葉九看來,好似土遁術最容易,水遁術還將就,火遁術最難。君子趨利避害,當然是先學容易的了。

葉九盤膝而坐,聚氣凝神,依著五行遁術的土遁術法門,神遊物外,看似土遁容易,但咒語妙訣甚多,涉及到縮地、入地、行進、穿石、咫尺天涯等等,卻又非一朝一夕之功,反正葉九洞中避難閑來無事,能悟多少算多少。

研習了半日,葉九妙訣記了不少,又看水遁術時,葉九本以為著如水而化,掐個辟水訣不就成了,誰知依天書所載,要先從象形學起,能神遊物外,化身魚蝦螃蟹,修行的道行再深時,方可遇水化水,入露水而通江海,妙用無窮。

葉九越往下瞧,越是倒抽一口冷氣,隻得撿五行遁術粗淺易懂的法門,照著打坐修煉,看來學好逃跑也非一件容易事。

不知不覺間,金烏西墜,暮色降臨,洞中的光線更加暗淡,葉九隻好合上天書乾卷的小折子,還揣入懷中。好在記了不少妙訣咒語,運功的法門,足夠溫習的了。

但葉九終究不能如師父水鏡觀主一般的修為,可以辟穀半月甚至一月,不食人間煙火。隨著夜幕降臨,葉九一整天沒吃東西,早已又渴又餓,無奈五行遁術不能速成,即便是最粗淺的法門穿牆術,也非一朝一夕之功就能學會,葉九惟有歎息。

葉九暗道隻是不知魔道的群魔都走了沒有,須得等待天完全黑了,悄悄溜出洞外再去尋山泉野果來充饑。

打定了注意,葉九依舊照著天書乾卷天山遁頁五行遁術的法門,打坐練功,內息流動運轉大小周天,隻待天黑。

葉九修煉的入神,也不知過了多久,忽聞得一股肉香飄來甚至還有煮熟了的米飯的香氣,葉九食欲大動,便要一躍而起,忽地恍然驚覺,自己此刻置身山洞避難,深山裏哪裏來的肉香?該不是魔道中人發覺了自己的行藏!要引誘自己上鉤?

葉九屏息凝神,不敢發出絲毫響動,側耳傾聽著。

忽聽得洞外仿佛有低低的鳳鳴聲,葉九心中一動,忙透過洞口堵著的長草縫隙往外瞧看,月光下赫然是神獸鳳凰的倩影!口中還叼著一隻漆木的食盒,正衝著洞口低聲鳴叫著。

葉九大喜,忙撥開長草,悄聲道:“靈姊姊!是給我來送飯的麽?”

神獸鳳凰映著月光,化身人形,正是鳳羽霓裳、仙袂飄飄的凰靈兒。

凰靈兒提了食盒進了山洞來,輕歎一聲,埋怨道:“活該把你餓死!不聽好人言,吃虧在眼前。叫你莫要回頭,誰想你不聽話,險些兒小命不保失落了天書。早知道我保管著好了,不傳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