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十八回 佛前冤家聚首

字體:16+-

小和尚永明揉著肩頭,就好像痛入骨髓一般,苦著臉道:“哎呦呦,你好歹下手輕些,多日不見,內力大增啊。”

葉九歉然道:“是嗎?我隻輕輕一拍而已。嘿嘿,方才打坐修煉內功心法,或許有些長進吧。好了好了,瞧你齜牙咧嘴的,哪有那麽嚴重?快走!她們是在大雄寶殿麽?”

永明歎道:“嗯,我把你個假道學,方才還振振有詞的說偷窺人家女香客燒香拜佛,不是正人君子所為。還說什麽不能近女色的,生怕佛祖怪罪,如今怎麽又搶著要去瞧看,假道學!”

葉九拽了永明就往大雄寶殿趕去,苦笑道:“你哪裏知道,她們雖是魔道魔女,但是虧得人家對我甚好,並不點破我的藏身之處,我才得以逃出來。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這才是男子漢大丈夫的行徑。”

小和尚永明用僧袍擦擦光頭上的汗珠,隻得隨著葉九再跑一程,數落道:“卻又來!還男子漢大丈夫,嘖嘖,你們宿秋觀被魔道燒毀,你師父蒙難,屍骨未寒,你就想著勾搭魔道魔女。哎,早知道就不說給你了,人家美人兒是天仙般兒的人物,更有遊山去的那個雍容華貴、一表堂堂的小子相伴。嘿嘿,你隻怕是沒戲。”

葉九板著臉,冷冷道:“誰說我要勾引良家女子了?我隻不過是想趁著餘伯陽遊山未回,當麵給沈姑娘致謝。仙魔殊途,素為寇仇,水火不能相容,我怎會去勾搭人家,你為佛門弟子,千萬莫要想歪了。”

永明悠然道:“哦!不是我想歪了,是你好矛盾呐,哈哈。”

葉九一怔,淡淡的道:“永明,你什麽都好,隻有一樣最令人討厭。”

小和尚永明奇道:“哪樣?小僧自負萬法隨緣,眾師兄弟們是最喜歡的,有什麽令人討厭的地方?我怎麽不知道?快說與我聽聽。”

葉九依然淡淡的道:“就是囉七八嗦!”

永明也是一愣,又要滔滔不絕的辯解:“怎麽可能?小和尚最戒貪嗔癡,平日裏少言寡語的,難道是最近早晚誦經時不經意間練的嘴皮子溜了?還是...”

葉九慨然歎道:“好了好了,我聽說羅漢堂泥塑的五百羅漢裏有個大名鼎鼎的長眉羅漢,假如你異日修成正果,羅漢堂裏應再擺一尊,是為長舌羅漢,哈哈!”

兩人一路說說笑笑,穿過羅漢堂,好容易趕到大雄寶殿後,這時葉九以手點唇,噓道:“悄聲!”

兩人躡足潛蹤,一前一後的從後殿繞進去,躲在佛像的帷幔後。

葉九進殿時就聞得一股寺廟裏特有的檀香味道,如今略略掩開些帷幔,偷眼往外瞧去,果然見是那熟悉的倩影,熟悉的翠煙紗。

沈蘭心正跪在蒲團上焚香默祝。從葉九藏身的所在看去:絕美的容顏,淡雅的身姿,眉如遠黛、明澈的杏眼秋波,都在香煙繚繞間,更顯得隱約朦朧。

而跪在一旁祭拜的還有梳著雙環遊仙髻、一身杏黃衣裙的丫鬟小晴,隻見小晴一手持著一炷檀香,一手依然撫弄著從棲霞山帶來的迷離兔,仿佛迷離兔跟定了主人似的,甚是淘氣可愛。

葉九和小和尚永明屏氣凝神,隻躲在帷幕後偷偷瞧看著,幾番永明推推葉九,要他出去相見,葉九隻是微微搖搖頭。

丫鬟小晴好似早已沒耐性,等不及了,隻顧逗弄著迷離兔玩耍,香也不好好的燒。

沈蘭心見她佛祖麵前還在玩耍,嗔怨道:“小晴,這裏是大雄寶殿,我們是來虔心燒香還願的,你還和迷離兔淘氣。”

小晴哦了一聲應了,把迷離兔從懷中放下來,也拜上一炷香,念念有詞的祝福道:“懇請佛祖保佑我們一家子平安,老爺和夫人身體康健,小姐早日尋得如意郎君,嗯,還有此番南下一帆風順。”

沈蘭心秀眉微蹙,啐道:“死妮子,說什麽沒正經的,找打!”

小晴抿嘴一笑道:“佛祖前戒嗔戒怒,小姐不得無禮,嘻嘻。再者說小晴沒說錯什麽呀,可不要尋個如意的郎君,小姐出閣,小晴做丫鬟的也好有個歸宿,是正二八經的大事呢。”

沈蘭心俏臉一沉,唬的小晴不敢再亂說了。

小晴見大小姐隻管默祝,不再理她,待要起身上香時,迷離兔卻趁機從香案下一蹦一跳的溜跑了。

沈蘭心瞪了小晴一眼,催促道:“快追回來,休要讓它滿佛殿的亂跑,擾亂佛門清淨,真是罪過。”

敢情葉九在棲霞山日久,時常喂些山裏的迷離兔,再加上迷離兔本來就有一定的靈性,自然見了葉九分外親熱。

如今葉九雖然躲在神幔後,迷離兔不知是聞到了還是嗅到了,又奔葉九跑來。

葉九見了惟有苦笑,忙閃身躲入帷幔後,聽得小晴輕移蓮步,腳步聲近了,連忙把小和尚永明推了出去。

小晴追著迷離兔,猛抬頭瞧見帷幔後踉踉蹌蹌竄出個人來,險些驚叫起來,見是知客的小僧,氣的柳眉倒豎,質問道:“小師父,你躲在帷幔後做甚?嚇我一跳!”

沈蘭心擺擺手道:“小晴,大殿之下,不得高聲喧嘩。”

小和尚永明此刻深恨葉九使壞,支支吾吾的一時答不上來,後來幹脆一拍光頭,忙道:“啊,我是來問問兩位女施主可曾帶了香火錢,做個功德,廣結佛緣,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葉九躲在帷幔後捂著嘴直笑,暗道永明真能貧嘴,小和尚隻怕是掉到錢眼兒裏了。

可惜葉九笑不多時便笑不出了,分明見迷離兔冷不丁的竄了進來,衝自己很親熱的樣子。就聽小晴叫道:“小和尚,快快,抓住它!”

帷幔一挑,小晴和葉九打了個照麵,一聲驚叫,險些唬了一跌。

沈蘭心秀眉微蹙,不悅道:“小晴,又一驚一乍,真是討厭。”

小晴怔怔的退了後來,吃吃的道:“小姐,是他!”

沈蘭心霍然抬頭,妙目流盼,隻見神幔後走出一人,懷抱著迷離兔,赫然便是棲霞山仙道弟子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