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十九回 去後情魔纏身

字體:16+-

沈蘭心霍然抬頭,妙目流盼,隻見神幔後走出一人,懷抱著迷離兔,赫然便是棲霞山仙道弟子葉九!

沈蘭心驚道:“是你?”

葉九微微一笑,把迷離兔送還給小晴,點點頭道:“是我,聽說大小姐來燒香拜佛,餘伯陽又不在身邊,借此機緣,我也來了。”

小晴不敢去接迷離兔,解下腰間的寶物玉如意來,幽光泛起,冷冷的盯著葉九,作色道:“你、你別過來!休驚著了我家小姐。哼!仙道高徒,婢子才不怕你哩。你可知伯陽大哥領著人四處捉拿你,他一會兒便來,到時候定叫你吃不了兜著走。”

原來小晴在宿秋觀見葉九逃脫時,放出過飛劍,金光璀璨,十分厲害。小晴有些害怕,當下敵意更濃,護著大小姐,舉著幽光玉如意的芊芊玉手也有些發顫了。

沈蘭心見了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喝退了小晴道:“小晴不得無禮,葉公子絕無惡意,再者說就憑你那微末道行,還替本小姐護衛,自顧都不暇哩。”

葉九見小晴不敢接,隻得放下了迷離兔,撫了撫兔背攆回去了。

葉九這才躬身一揖,一本正經的道:“在棲霞山時,葉九承蒙小姐大恩,沒被群魔發覺,此恩此德永生難忘。”

小晴一怔,狐疑的看看大小姐,記得在宿秋觀時,小姐在許叔麵前給葉九求過情的,除此之外小姐對他還有什麽大恩,著實想不起來了。她哪裏知道,當時葉九放飛劍聲東擊西外加金蟬脫殼的躲藏起來,隻有大小姐沈蘭心一人留意到,卻並沒有當魔道群魔的麵兒點破,反悄悄指點葉九作速逃走,也算是救命之恩。

在一旁的小和尚永明恨死了葉九捉挾,添油加醋、冷嘲熱諷的道:“這位女施主,葉道友說過,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方才是男子漢大丈夫的行徑。女施主隻管當他結草銜環、做牛做馬的相報,對對,讓他行個大禮,不必客氣,嘻嘻。”

葉九回頭狠狠瞪了他一眼,小晴卻接過話茬來,抿嘴一笑道:“對呀!葉公子你要是誠心誠意感激我家小姐,作揖算什麽,得行大禮,三叩九拜呢。”

沈蘭心臉上一紅,忙道:“小晴,休得胡言。葉公子心地良善,為人正直,所謂吉人自有天相,小女子何能何能敢受公子的大禮。隻是如今許叔他們著人四處打聽你的下落,公子還要早早離開金陵周圍,遠走高飛,方才穩當。”

葉九甚是感激,又是躬身一禮道:“嗯!多謝小姐誇讚,又不避仙魔之嫌,指點小可逃生,小姐此德,葉九無以為報,隻有日後時常如今日一般,佛前燒香、神前許願,祝小姐快樂平安,早日尋得個如意郎君,嗬嗬。”

沈蘭心聽了葉九也學死丫頭小晴,勸自己尋什麽如意郎君的,沈蘭心不禁雙頰飛紅,背過臉去,啐道:“休要聽小晴胡言亂語,哼!再要胡說,我不理你們了。”

小晴卻笑個花枝亂顫,轉到葉九身後,手拿幽光玉如意點指葉九的肩頭,悠然道:“借葉公子吉言,我家小姐一定會嫁個好人家的,嘻嘻,原來葉公子也有幾分自知之明,自負也配不上我家大小姐,好極好極。”

沈蘭心又羞又急道:“小晴,再要胡說,當心掌嘴!”

葉九訕訕的道:“晴姑娘說笑了,沈大小姐天仙般的人兒,異日不愁尋個佳公子,似小可這般被人追殺、窮途末路的窮小子,又怎敢癡心妄想?”

小晴笑道:“你知道就好,別以為我家小姐救過你,你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故意來套近乎。哎,如今人心不古,誰知道誰呀。”

沈蘭心揚手要打,小晴忙躲在了葉九身後。沈蘭心無奈,啐道:“死丫頭,就知道攪舌根子,拿人取笑。葉公子千萬別往心裏去。”

葉九淡然一笑,點點頭。忽地四目相對,見沈大小姐似嗔似怨的秋波朦朧,葉九不禁瞧的癡了。

沈蘭心望著葉九寒星般的眸子,俊逸出塵的麵龐,也是一怔。

小晴在後頭瞧的真切,隻是抿嘴偷笑。

沈蘭心恍然驚覺,臉紅心跳,忙轉過身背過臉去,心裏猶自咚咚直跳。沈蘭心抱起了迷離兔,叫道:“小晴,我們走吧,隻怕伯陽大哥快回來了。”

小晴道:“哦!小師父,這是香火錢,記得初一十五要替我們上香啊。”

說罷小晴隨手給小和尚永明丟了錠銀子,又衝葉九做個鬼臉,這才隨小姐而去。

沈蘭心剛步出殿外,葉九忽然想起了什麽,忙從懷裏取出錦帕包著的紅玉滴珠耳墜兒,叫道:“沈姑娘留步,你的耳墜兒!”

沈蘭心回眸一笑:“不必還我,送你了。”

葉九一怔,被這驚鴻一顧,淡然一笑,險些散去了三魂七魄,癡癡的瞧著倩影遠去,猶自聽到小晴追著沈大小姐埋怨道:“紅玉滴珠耳墜好值錢的,平日裏都碰都不許我碰,小姐怎舍得送他?哼!”

倩影終究遠去,消失在夕陽斜照的山門外。

小和尚永明推推葉九,忙道:“咳咳,葉道友,請回吧。”

葉九這才回過神來,收好了錦帕,慨然長歎一聲,也在佛前上了一炷香,雙手合十默祝。

永明暗暗好笑,嘖嘖歎道:“哎呀,我們葉道友平日不燒香,臨來抱佛腳,嘿嘿,人生八苦,葉道友終於身陷其中也。”

葉九起身皺眉道:“長舌羅漢,你一張破嘴討要了人家好幾兩銀子,如今似乎是得意忘形了。我好好的,有什麽苦?又怎會身陷其中?”

永明悠然道:“苦也,甜也。葉小施主不經意間墮入魔障,情魔纏身,是為情苦,嘿嘿。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葉九一愣,啐道:“呸!你個小禿驢,在我麵前賣弄起佛法禪機來,笑話!哪裏來的魔障情魔,葉九才沒有哩。”

永明隻有晃著光頭,裝模作樣的歎道:“善哉善哉,魔由心生,人不由己呐,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