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二十回 遇龍魂夜過臥龍崗

字體:16+-

葉九佇立廟前,目送走了沈蘭心和小晴的倩影,被小和尚永明好一陣取笑,葉九隻作充耳不聞,歎息一聲,還回禪房修習天書乾卷的內功心法禦天術和溯洄術。

第二天一大早葉九便去方丈精舍向空如方丈辭行。

空如禪師道:“你的師兄弟若是回來,我自會派人照料,接到寶華山來,你放心的去吧,隻是一路多加小心,切莫失了你師父的三魂七魄。”

葉九重新謝過,點點頭道:“葉九習得五行遁術,要是遇到危急時,也會遁走,定能護得我師父魂魄周全。”

空如禪師頷首而笑:“好!五行遁術雖可以應付一時,但要是遇上了成名的劍仙,或是法術高強的,會固地之法,破了你的五行遁術,就十分不妙了。你還是要多留心些,千萬別太依賴遁術,知道了麽?”

葉九連忙躬身應道:“葉九牢記在心,他日有暇,還來看望老禪師。”

空如方丈點點頭,閉目養神,仿佛老僧入定了。

葉九辭了出來,卻見小和尚永明也來了,還給葉九準備了個褡褳包袱,要葉九路上帶上。

葉九奇道:“永明,我來的匆忙,隻帶些散碎銀子,並未帶行李呀?”

永明笑道:“正因為你來的匆忙,去時也著急,這不?我給你準備了個新褡褳。嘿嘿,裏麵裝的呀其實是方丈的意思,要我給你多備些銀錢,生怕路上不夠用,還有幾件青布僧衣和灑鞋,廟裏沒有別的衣裳,都是曆年來的施主香客們布施的,你別嫌僧不僧道不道的,將就的有個換上的。”

葉九笑道:“承蒙厚意,葉九不甚感激,我就笑納了,嗬嗬。”

葉九一摸褡褳裏,足足有三百多兩,葉九忙道:“哎,我隻不過去一趟天台,不過千裏之遙,哪裏用得了這麽多。”

永明悠然道:“財帛對於我們出家人來說,不過是身外之物,況且也都是香客們的香火錢,我佛廣開方便之門,你盡管拿去用,更何況去了天台還有用度,這些都是老方丈的心意,隻說水鏡觀主蒙難,自己本應該親自護送魂魄趕赴天台走一遭,又怕仙道佛道有別,終究有些不妥,所以呢,隻叫我給你多多準備,以防不時之需。哈哈,你路上可要吃好喝好,千萬別舍不得花。”

葉九點點頭道:“承謝了,我也就不客氣了,想來老禪師當麵不便對我說,你回去還替我謝過。”

兩人出了千華寺的廟門外,又出了山門,永明直把他送到了往東的山路上。

葉九回頭拍拍永明的肩頭,笑道:“送君千裏終有一別,不必遠送了,來日方長,日後還有相逢之時,告辭!”

永明雙掌合十道:“葉道友一路保重!”

葉九跨上褡褳,走出好遠,回頭見永明的光頭和雙手合十的姿勢宛在,招招手笑道:“你回吧,我去了!”

峰回路轉,葉九終於踏上了晨光熹微的山路,消失在寶華山醉人的景致裏。

葉九深知寺廟裏不養馬的,出家人都是步行,從不騎馬,故此離開千華寺時葉九也沒和永明提起過。

如今出了寶華山,葉九暗道往東南趕赴天台,光憑著自己的五行遁術,道行甚淺,如何能夠日行千裏?隻有借著腳力才快捷些兒,遂打算用些銀子買匹馬,可是等葉九出了寶華山,又遁出十餘裏,還走了半日的路程,所過村鎮都沒有賣馬的,葉九無奈,隻得半走半土遁術的行進。

直到過了正午時分,葉九走到了西沛鎮,算是個大鎮店,總算尋到了馬市,買了馬匹,又隨意找個小店打尖,用過了午膳,策馬往東南方向而去。

葉九盤算著路程,騎著馬快的話,明日就能到了無錫,再坐船經太湖等江南水路南下,也安穩些,至少不容易撞進魔道群魔布下的天羅地網。

葉九暗歎如今是早一日到了天台,早一日放心,否則隻要天書乾卷在身,就會招惹來無窮無盡的災禍,自己死不足惜,失了師父的三魂七魄就一切全完了。葉九打定了主意,隻管匆匆趕路。

到了日落時分,暮色漸起時,葉九已經策馬奔到了曲阿地界,即為古之雲陽邑的所在,本該日行夜宿,早早的住店打尖,歇息一夜再走。但葉九趕路心急,人馬都不困倦,幹脆再多走一程。

葉九騎馬涉水過了白龍河,忽見水田路邊個荷鋤歸去的中年漢子,招呼葉九道:“哎!馬上的公子,前路去不得!”

葉九勒住韁繩,拱手一抱拳,奇道:“這位大哥,前路因何去不得?不是往晉陵和無錫的路麽?”

那農家漢子擺手搖頭道:“去不得去不得,雖然是往晉陵的路,但也隻有白天乾坤朗朗時才能過,天一黑誰人敢去!”

葉九訝然道:“哦?這是為何?前麵是什麽地方,難道夜裏有什麽妖魔鬼怪出洞麽?”

那漢子點點頭道:“嗯!你算是說對了,過了白龍河,前麵連綿的山崗是臥龍崗。總之是夜裏臥龍崗的路上不太平,我看小哥是外鄉人,還是回城裏歇息一夜,明早日頭出來再去,犯不著冒這個險。”

葉九一聽前麵便是曲阿的臥龍崗,眼睛頓時就亮了,笑道:“我向你打聽個人兒,臥龍崗上有個老先生叫臥龍生的,你可知曉?”

那漢子奇道:“咦?你也知道我們本地的臥龍生老先生的大名?他還有個徒弟叫玉虛生,就住在臥龍崗上。”

葉九笑道:“我正要去拜望他老人家,你怎說臥龍崗上有妖魔鬼怪?即便是有,憑著他老人家的道行,早就為本地除害了。”

原來臥龍生是仙道名宿,和葉九的師父水鏡觀主也有交情,算是葉九的前輩了。隻是臥龍老先生素來修身養性,不問塵世事,很少出來走動。

故此雖然曲阿臥龍崗離著棲霞山也不算遠,但也隻在幾年前,臥龍生曾攜著小徒玉虛生來棲霞山拜訪過一次。當時葉九年紀還小,聽得師父水鏡觀主在眾師兄弟麵前誇讚臥龍生的高徒玉虛生,說資質卓絕,勝過觀中門徒,異日定為仙道放一異彩,葉九和眾師兄弟們聽了好生不樂,如今回想起來,曆曆在目,原來是到了臥龍生老前輩的地盤,葉九倒不可不去拜望一番了。

誰知那農家漢子歎道:“小哥是書生打扮,有句話怎麽說來著,什麽隻知道一不知道二。白天有臥龍生老人家和他徒弟玉虛生在,拘禁著兩條烈龍,不妨事的;到了夜間,師徒倆睡覺了,沒人看著烈龍,那龍就會出來傷人的,任由誰走過臥龍崗,都不妥當,除非臥龍老先生救的及時。”

葉九頗感興趣,忙道:“烈龍?臥龍崗上真有龍啊?為何臥龍生老前輩不除掉惡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