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二十一回 吹玉簫仙徒玉虛生

字體:16+-

當葉九得知仙道名宿臥龍生老前輩和他弟子玉虛生拘禁著兩條烈龍,頗感興趣,還問那農家漢子道:“烈龍?臥龍崗上真有龍啊?為何臥龍生老前輩不除掉惡龍呢?”

那農家漢子點點頭又搖搖頭,苦著臉道:“我們曲阿臥龍崗上自古就有龍,隻不過不是活的,是死的,是龍的冤魂。並且據說這兩條烈龍生前是好龍,是冤死的,所以臥龍生老人家代為看管,不能除掉的。至今本地還有龍池、龍吟橋,還有你方才涉水過來的白龍河,就是我們百姓為了祭奠這兩條龍魂,臥龍崗也是這麽叫來的。”

葉九一怔,本以為臥龍生前輩是把烈龍當靈獸養的,原來卻是拘禁著兩條龍的魂魄,叫它們白日裏不得傷人。

葉九看看天色,暮色四合,快到掌燈時分了,葉九笑道:“此刻天時尚早,料來過臥龍崗不妨事的,我正好趁著晚飯前拜會臥龍生老人家。隻是不知臥龍生老前輩的住處,還要請教這位大哥。”

那農家漢子歎道:“沿著山路進了臥龍崗,沿途有一大片柳林,柳林深處有幾間木屋,就是臥龍老先生和他的弟子玉虛生的所在。”

葉九拱拱手笑道:“多謝,在下先行一步了。告辭告辭!”

說罷葉九策馬奔著臥龍崗去了,那農家漢子隻是搖頭歎氣,暗道還從未曾遇到過如此大膽的書生秀才,真是少年心性,脾氣倔強,天不怕地不怕的。

卻說葉九原本以為小小的山崗能有多大,但等到他沿著山路進臥龍崗走了許久時,才發現自己想錯了。

夜幕降臨,山路蜿蜒,無星無月。

葉九借著暗淡的天光,沿著曲折的山路,暗歎來日若是有暇,一定要好好研習天書乾卷的風地觀,天文地理占星術等等且不必提,修煉目力也甚是重要。

走了半晌,山重水複的,更沒有看見柳林的所在,葉九暗暗奇怪,難道那農家大哥記錯了路途?

等到葉九過了一處兩山夾穀間,山路豁然開朗,果然見東邊好一片柳林,夜幕下更顯得密林幽深,隻是蟬鳴蟲叫的響成一片,打破了臥龍崗的寧靜。

葉九大喜,忙策馬而去,但剛走到柳林前,馬兒裹足不前,反往後退。葉九暗暗奇怪,甚至但凡馬都有三分龍性,前麵定有什麽危險之物,難道柳林中真有傳說中臥龍崗烈龍的冤魂?

就在葉九狐疑之間,柳林中驀地光華衝天而起,馬一聲嘶鳴險些把葉九掀翻。

葉九忙跳下馬背,拽住韁繩,凝神往林中瞧去,光華霎時間不見,卻又什麽也沒有,仿佛什麽也沒發生過似的。

葉九惟有苦笑,想必是已經驚動了龍魂,不知臥龍生老前輩是不是把它拘禁住了,反正是林中再無動靜。葉九也不在意,生拉硬拽的牽著馬往林中走去,夜幕迷林,總之是在柳林深處,這時節若是臥龍生在的話,一定能尋到木屋的光亮。

但葉九還沒走多遠,忽聽得一聲龍吟,震徹山林,馬兒又受了驚嚇,要散蹄回奔。

葉九無奈,知道是龍魂作怪,但馬兒又不馴服聽話,隻得把馬栓到樹上,由它害怕去吧。葉九整了整衣冠,撣了撣一路的風塵,大踏步穿入柳林,要去拜見臥龍生前輩。

正在這時,忽見一條白色的龍影,從林中騰空而起,忽又如九天上銀河墜地,直撲向葉九而來。

緊接著又是一陣龍吟,一條青龍卻往馬兒撲去。

饒是葉九心裏有數,還是吃了一驚,見白龍過來,打出一記風刃,想要一擊便把白龍逼退,回身來護馬兒,再與青龍戰在一處。

誰知葉九想得倒容易,剛剛掠到馬匹跟前,猛回頭一瞧,白龍仿佛並不懼風刃,如影隨形般的飛來。

葉九更是吃驚,沒來得及多想,又是兩記風刃,連斬白龍青龍。

就見風刃的半月斬似的寒光過處,雖然斬中了龍身,卻仿佛斬了個空,從龍身上穿過,絲毫沒有造成一絲半點的損傷,就仿佛龍身似空氣做的。

葉九一怔,頓時恍然,這是死了的烈龍,是龍魂,無形無質的,任由淩厲的招法,甚至飛劍也休想斬的動。

葉九想到這裏,忙用火球術,擊出兩個火球,暗道但凡孤魂野鬼皆怕火。若是龍魂不怕,葉九也早想好了,實在不行,棄馬遁去。

火球術一擊出,果然奏效,兩條龍忙躲閃退避,半空中劃出了兩道絢麗的光彩,仿佛龍身似水做的一般,光華流動,倒也好看。

葉九暗暗得意,眼見著兩條龍魂還不死心,又飛了回來,葉九五指撚在一處,泛起紅光,準備著彈指烈焰。

而青白兩龍魂似乎也對葉九手中的一團紅光甚是忌憚,隻是淩空飛舞,哪條龍也不敢先去。

正在相持不下時,忽聽得簫聲嗚咽,柳林中蟬噪蟲鳴聲頓時變的一片寂靜。

仿佛這簫聲有無窮無盡的魔力一般,不僅萬籟俱寂,連青白兩條龍的冤魂也漸漸的靜下來,終於不再龍飛鳳舞了,一邊兒騰雲般的立著一個,讓出道兒來。

葉九見龍魂聽了簫聲甚是馴服的樣子,甚是歡喜,以為是臥龍生老前輩來了,朗聲道:“棲霞山弟子葉九,特來拜望臥龍老前輩。”

簫聲漸近,就見柳林中悠然走出一人,是個豐神俊朗的少年,手捧玉簫,猶自吹著簫興致未已。

葉九一瞧,忙招呼道:“玉虛生!是你啊,裝模作樣,還放龍魂出來唬人。”

來人正是仙道名宿臥龍生的愛徒玉虛生,老人家倒也古怪,弟子本是三清弟子,道號玉虛,等到正是拜臥龍生為師時,臥龍生隻管叫他玉虛生,以示是自己的門徒。

當下玉虛生收了玉簫,微微一笑道:“不知貴客前來,未曾遠迎,恕罪恕罪。”

葉九牽著馬兒過來,看他神色淡淡的,說的還極客氣的樣子,不由得奇道:“我是棲霞山葉九啊,玉虛生,你不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