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四十回 夜話群妖何處

字體:16+-

葉九聽丫鬟花妖小茉說,自己住的這悟月小築之下,赤城道院的後園就是群妖來前山的必經之處,還是樞紐要道。

葉九惟有苦笑:“哦?如此說來,我們悟月小築下就是群妖的會聚之所了?嗬嗬,看樣子這深更半夜的出門碰上七個八個妖怪都不成問題,怪不得恒文師兄要我問掌門師叔請兩道辟邪的靈符或辟邪桃木劍來,果然有妖邪作祟。”

小茉的臉色頓時就變了,低下頭來,獨自默默流淚,凝噎道:“我也是妖女,公子說的妖邪作祟,就是說小茉了。”

葉九忙把小茉摟在懷裏,柔聲安慰道:“小茉誤會了,是我說錯了話兒,惹得小茉生氣,我向你賠不是啦。嗬嗬,我說過的,在我心裏,我們小茉是最漂亮最可愛的大美女了,心地善良,溫柔可人,我喜歡還來不及,怎會說小茉是妖邪作祟呢。”

小茉破涕為笑,抬起頭淚眼晶瑩的雙眸望著葉九,喜道:“公子說的是真心話?是小茉多心了。”

葉九見她秀美的容顏,天真可愛的大眼睛,葉九認真的點點頭,情不自禁,深深的吻了下去。

嚇的小茉忙閉上雙眸,朱唇一碰,大氣兒都不敢喘,心兒咚咚直跳。

好在葉九隻是深沉的一吻而已,小茉還是險些兒激動到窒息,雙頰飛紅,宛如朵嬌羞的花兒。

葉九道:“世人都害怕甚至討厭妖魔鬼怪,這都是世俗之見,想來人也有好人壞人,妖也分善惡,隻要是善良的,無論草木、無論山精、水怪、無論天上地下,無論生與死,我都愛之如一。”

小茉被深深一吻,又聽了公子驚世駭俗的見解,十分感動,也不靦腆嬌羞了,明澈的大眼睛中盡是歡喜和欽佩之情,怔怔的道:“小茉生平能遇上知我懂我的主人,此生無憾。”

葉九笑道:“好了好了,你現在總該知道我說的真心的了,不生氣了吧?快說說我這屋子周圍能有多少妖怪,說不定還在偷聽我們說話哩。”

小茉莞爾一笑道:“那倒不至於,我也是聽姐妹們說赤城道院的後園裏多妖,還有過了後園的深山密林是通往赤城山後山和天台群山的山路,山妖野怪多走此路,甚至還有道行修為高些兒的妖精在此處設立關卡,收買路錢。有了姐妹們的告誡,所以我尋常不敢來此處的,今兒個一下午也是一直躲在白玉瓶中,沒敢出屋來。”

葉九聽了悟月小築下的赤城道院後園是通往後山的交通要道倒也罷了,一聽還有妖精設立關卡收買路錢,忍不住哈哈大笑,直笑的前仰後合,連連點頭道:“有趣有趣,我們且出去會會守路的妖精有多大的道行,看他敢不敢問我收買路錢。”

小茉搖搖頭道:“公子要是出去,即便路過妖精的領地和洞府,他們也不會露麵的。”

葉九奇道:“哦?這是為何?他們又從來沒見過我施法,怎知我的厲害?哎哎,其實就我那點道術,也不見得十分高明。”

小茉笑道:“天台群山裏的群妖還好些,赤城山後山的妖怪,是最怕玉京洞和紫雲洞的弟子的,他們見了人躲還來不及,又怎敢傷人呢?”

葉九更是驚奇,苦笑道:“我倒是聽說過鬼也怕惡人,誰知妖怪也是躲著人的,難道是陽氣太盛,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小茉悠然道:“也不是,隻因為仙道天台的掌門明山宅心仁厚,明知山上有妖,本來是要作法除妖的,但又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隻要山上的妖精不搗蛋不傷人,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隻有鬧的厲害的妖精,掌門明山才會派弟子試法,或是親自降服,是以山妖們都懼怕天台弟子,尋常有人的地方並不出沒,隻有像這深夜裏,或是人煙罕至之處,才會大肆活動。”

葉九恍然,點點頭道:“嗬嗬,原來明山師叔是知道的,我就說嘛,今天中午在悟月亭吃飯,又去小石潭取水,正常的很,沒見一個妖怪,你瞧這夜裏也靜謐的很,連蟬鳴蛙叫聲都沒有,想來是我入主了悟月小築,妖精們都不敢妄動了?”

小茉笑道:“正是如此,除非公子逼著他們現身,否則誰都不會出來的,即便他們不懼怕天台的尋常弟子,還是害怕掌門明山和紫雲洞的玉清真人的,畢竟這裏是赤鬆子的道場,群妖不敢亂來。”

葉九嗬嗬笑道:“嗯,隻要不傷人,不蹦出來搗蛋,由他們去吧。天地分陰陽,天台山群山是靈山寶地。無論貴賤,萬物都有修道的權利,天道有常,我們不能隨意剝奪人家的權利。”

小茉點點頭,深表讚同,替公子捶了捶肩,抿嘴一笑道:“夜深了,公子吃茶潤一潤喉,早些兒睡吧。”

葉九攥住小茉的玉手皓腕,感慨道:“你還別說,從小到大,也從來沒有人對我如此關心過。”

小茉笑道:“奴婢能夠服侍公子,才是幾世修來的福分。”

葉九忽道:“小茉,今天淩香師妹帶你回來,我和她說話你都瞧見了?”

小茉大眼睛閃出狡黠的神色,捧著公子的手,貼在俏臉上,悠然道:“沒有呀,我白天隻顧著睡覺來著,隻不過是床從插瓶又被挪到了白玉瓶。”

葉九笑道:“小茉不許哄我,說實話。”

小茉莞爾一笑道:“哎,什麽也瞞不過公子,嗯!我都聽到了,也都瞧見了,紫雲洞的淩香姊姊對公子可是極好的哦,不過公子對淩香姊姊那一大堆稱讚美豔、身段苗條的話也不差,隻哄的人家芳心萌動,歡喜不盡呢。”

說罷小茉掩嘴笑個不住,葉九臉上有些發燒,訕訕的道:“誰說的,我隻不過是因為淩香師妹問起,應應景而已,說實話淩師妹當真是美豔大方的好姑娘。”

小茉認真的點點頭,頗有深意的抿嘴笑道:“是呀,淩香姊姊給我換了個白玉瓶,也是愛花之人,我當然得說人家的好話,看得出來,公子一見鍾情,也是很喜歡淩香姊姊的,要不要我這個當梅香的替你們牽紅線,也做回紅娘呀?”

葉九忙擺手道:“不不,小茉想歪了,像淩師妹那般人物品貌,又溫柔大方,自然是人人都喜歡的。我隻是對她有些好感而已,談不到一見鍾情的,至於牽紅線什麽的,更是萬萬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