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四十一回 晨起軟玉溫香

字體:16+-

小茉秋波一轉,大眼睛盯著葉九滿是笑意,悠然道:“公子,恕小茉直言哦,正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看淩香姊姊人兒不錯呀,什麽都好,也難怪公子思來想去的睡不著,悠哉悠哉,輾轉反側哩,別當我不知道,嘻嘻。”

葉九惟有苦笑,輕輕拍了拍小茉的芊芊玉手,忙顧左右而言他,歎道:“真是個古怪精靈的俏丫鬟,公子的心事,丫鬟是不可以亂猜的。好了,早些兒回白玉瓶睡吧,我也累了一天,困的很了。”

小茉抿嘴一笑,隻好點點頭,理好錦被床鋪,服侍公子睡下。

小茉給葉九蓋好了錦被,立於床前不走,仿佛遲疑著欲言又止,秋波閃爍,還沒說話雙頰就泛起紅暈來,嬌羞不勝。

葉九見了微微一笑,奇道:“小茉也早些兒睡吧,是不是白玉瓶裏寒冷,小茉不願意變回紫茉莉,回到瓶中?”

小茉咬著朱唇搖了搖頭,好像鼓足了很大的勇氣,下定了什麽決心似的,低下頭臉上一紅,小聲道:“倒不是寒冷,不知公子要小茉侍寢麽?”

說罷小茉俏臉兒更紅,低頭斂衽,更顯得嬌羞靦腆,惹人愛憐。

葉九一怔,吃吃的道:“侍寢?”

小茉點點頭,頭垂的更低了,聲若細紋:“小茉是公子的人了,若是公子不嫌棄的話,小茉心甘情願的。”

葉九聽了好生感動,起身把小茉攬入懷裏,笑道:“我們小茉是最漂亮最可愛的大妖女,花中魁首,我怎會嫌棄?隻是我聽說人與鬼、交,人必死。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人不風流枉少年,小茉是紫茉莉,若是小茉樂意,我情願冒死與你一晌貪歡。”

說話間葉九把小茉抱上床榻就要卿卿我我,伸手更是要羅帶輕分,香囊暗解。

小茉忙抓住葉九的手,柔聲道:“公子且慢!公子的性命要緊,小茉已經極感公子憐惜,隨意說說而已,借以試探公子真情。說真的奴婢當真不敢與公子有染,即便不死,公子也會染上妖氣,有損道行。小茉不合勾引公子,給公子賠罪了。”

說罷小茉掙開葉九,紅暈著臉兒係好衣襟裙擺,下床萬福請罪。

葉九又是愛憐又是無奈,歎道:“哎!我怎會怪你,隻恨我道行甚淺,人妖殊途,不能與你卿卿我我了。喂!你偷笑什麽?”

小茉秋波流轉,撲哧一笑,猶自笑盈盈道:“我本以為公子是正人君子,原來公子不是好人,是不老實的。小茉今後服侍公子時,可要多留個心眼了。”

葉九惟有苦笑,倒頭便睡,喃喃歎道:“好個古靈精怪的小茉!真不愧是大妖女,騙的我好苦。哼,不理你了。”

小茉飄飄萬福,悠然道:“多謝公子的四字考語,嗬嗬,公子生氣了?別不理小茉呀。”

葉九佯裝睡熟,當真說不理就不理。

小茉抿嘴一笑,還來糾纏葉九,坐在床邊,低下頭來攏了青絲又去輕拂葉九的臉頰。

葉九忽地一把攥住了小茉的玉手,笑道:“真拿你沒辦法,好了別鬧了,早些兒休息吧,要是嫌白玉瓶中冷,我把床榻讓你一半兒,放心,我不碰小茉就是。”

小茉柔聲道:“公子真的不怪小茉了?不生小茉的氣了?”

葉九輕撫小茉的臉頰,笑道:“不怪,有小茉在身邊,我歡喜還來不及,怎會生氣?”

小茉喜道:“我就說嘛公子待我最好,其實小茉心裏隻盼著公子清心寡欲,不近女色,早日得道修成正果。”

葉九苦笑道:“那豈不是出家當了道士?我是仙道俗家弟子,酒也喝得,肉也吃得,就連紫雲洞和玉京洞,也是俗家弟子占了多數。”

小茉悠然道:“那我就替公子牽紅線,好好的跟淩香姊姊說和說和,讓她來管教公子,嘻嘻。”

葉九輕輕一擰小茉的鼻子,笑道:“不成,說不得的,你來床榻上睡麽?別害怕,我又不會吃了你。”

小茉忙擺擺手道:“罷了罷了,再不敢了,我還是回白玉瓶裏,隻怕都鬧到四更天了,明早我還服侍公子起居。”

說罷小茉輕盈的一轉身,香風香霧起處,還化作一枝紫茉莉、花兒,落在白玉瓶中。

葉九怔怔的瞧了半晌,揮手打滅了燈燭,有紫茉莉為伴,不再孤獨,葉九打個哈欠,長長的伸個懶腰,終於沉沉的進入夢鄉裏。

第二天一大早,紅日透窗紗,葉九醒來,朦朧中聞得一股淡淡的茉莉清香,暗道紫茉莉的花香撲鼻,簡直就跟放在自己臉前一樣。

等到葉九微微一動,隻覺得臉上仿佛青絲拂過一般,甚是柔滑,再覺觸手之處甚是溫軟。

葉九一怔,趕忙睜開眼一瞧,原來懷中竟然抱著小茉。小茉不知什麽時候也上了床榻,鑽進被窩裏和衣而睡。

葉九微微一笑,見小茉睡的正甜,微閉的雙眸,長長的睫毛,連嘴角都泛出一絲笑意,可愛極了。葉九伸手輕輕撫過,一枕青絲化作繞指柔情,情不自禁的湊過去輕輕一吻,小茉立刻就醒了。

葉九懷抱佳人,笑道:“小茉,是不是白玉瓶中太冷,你就半夜悄悄的溜下來了?哎,早讓你來你不來,偏偏等我睡著了不知不覺的來,我一夜竟然沒有發覺。”

小茉臉上一紅,嬌笑道:“公子不是好人,我怕驚動了公子,害的公子睡不著。”

葉九苦笑道:“誰說我不好了?又何為證?”

小茉嗔道:“哼,公子休要抵賴,趁著我睡熟,偷偷吻我。虧得我和衣而臥,不解衣衫,否則的話那還了得。”

葉九隻是笑道:“好個精靈古怪的丫鬟,自己偷偷的上床來,反倒說公子不好了,嗬嗬。”

小茉秋波一轉,嬌滴滴的拋個媚眼,令葉九防不勝防,險些酥了一半,手都不知放到哪裏好了。忽地小茉冷不丁的掙脫了葉九的懷抱,理了理雲鬢,抿嘴一笑道:“隻怕紫雲洞的詩雙小妹還給你送早飯來,莫要被她們瞧見。奴婢來服侍公子更衣,不知公子今日山上有事麽?”

葉九惟有苦笑,歎道:“越說你精靈古怪還越上杆子了,真拿你沒辦法。今日呀,今日總得上玉京洞走一遭,看掌門師叔有什麽吩咐。若隻是練功的話,還是我從前就會的,我興許能早早的回來。”

小茉給葉九披上衣衫,係好了,勸道:“我看公子還是好好修煉要緊,休要貪戀美色。就是學成道術,也好傳小茉兩手,從此以後就不怕赤城山的尋常妖精了。”

葉九點點頭笑道:“嗯!那是自然。小茉的金玉之言,我都銘記在心,真是天下少有的好妖女,不為一己之私,懂得直言相勸公子不近女色。”

小茉悠然道:“當然了,公子不能因為奴婢而誤了修行,更有紫雲洞俗家女弟子甚多,貌美者不在少數,小茉更是怕公子在外貪戀美色誤人誤己,就十分不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