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四十二回 子不語觀樹怪對弈(一)

字體:16+-

麵對小茉的擔憂,其實也不無道理。葉九訕訕的道:“怎麽會?紫雲洞俗家的師姐師妹雖多,但大部分都不認得我,怎會和我走的太近?況且,我雖非君子,但為人正直,品行端正,走的正行的端,不會貪戀美色的。”

小茉直笑的花枝亂顫,半晌才幽幽歎道:“隻遇上一個極美的性兒又極好的,你就難免沉溺其中,還想碰多少啊。哎,但願公子自吹的口能應心才好。”

葉九笑道:“小茉還不信,這樣吧,早上我也不等著詩雙來送飯了,直接去玉京洞的東廚吃,你看可好?若是雙兒師妹來送飯,你幫我打發走得了。”

小茉忙道:“我是不能露麵的呀,她們來了我唯恐躲不及呢。再者說,公子收小茉作丫鬟,這要是讓玉京洞和紫雲洞的人們知道了,那還了得,說你剛來便屋中藏妖女,這個罪名誰也擔當不起的。”

葉九點點頭,笑道:“說的極是,我倒忘了,嗬嗬。這樣吧,雙兒師妹來的話,你還回白玉瓶,留個空屋。她見我不在,自會提著食盒回去的。”

小茉又替葉九整了整衣冠,莞爾一笑道:“公子快去吧,我回白玉瓶了,哦對了,忘記和公子說了,公子回來時記得去山泉取水,悟月小築下後園多妖,小茉不敢亂走的,隻等公子回來。”

葉九微微一笑道:“好!我回來時候逼後園的群妖們現身,讓它們乖乖的聽話才好。”

小茉點了點頭,收拾好了床鋪,倩影一閃,還化作紫茉莉,插於白玉瓶中。

葉九出了悟月小築,下了石階,看看晨光熹微,天時還早,先在後園裏略略的轉了一圈,沒發現什麽異樣,憑空點指道:“眾妖精聽好了,都老老實實的呆著,回來我要點卯。”

葉九想來也是好笑,舒展舒展筋骨,穿過月亮門洞,要往玉京洞用早飯。

隻可惜剛進赤城道院的第二重院落,就聽得藏經閣前似乎有閑敲棋子的聲音。

葉九一怔,暗暗奇怪,難道是山上玉京洞或紫雲洞的兄弟姐妹閑來此對弈?嗒的一聲,分明就是落棋聲。

葉九人還未到,先笑道:“呦!是誰大清早有如此雅興,來此對弈?”

誰知葉九剛轉過藏經閣,頓時就是一愣。

哪裏是什麽師兄師弟,更不是師姐師妹,卻是兩個白須飄飄的老頭,手裏各撚著黑白字,正聚精會神的圍著一個方方正正的石桌對弈。

葉九驚呆了半晌,還沒反應過來是哪裏來的老頭,走上前來一瞧,這石桌棋盤足有數百斤重,仿佛是紮根於地一樣,昨日裏沒有啊,葉九暗暗稱奇,莫不成是這兩個老者搬來的?力氣當真不小!

兩個老頭卻不理他,隻顧下棋,連眼皮兒都沒有抬一抬。

葉九暗暗揣測,赤城山哪裏來的兩個老頭?除了玉清師伯外就數掌門師叔明山年紀最大,葉九腦海中電光石火般的一閃,忽地想起了昨天和淩香在藏經閣前所說的,玉京洞還有位做火工道人的老爺爺,輩分極高,三個甲子、一百八十多歲了,執掌著藏經閣的鑰匙,難道這兩個下棋的老頭,其中有一個就是她所說的老爺爺?

葉九躬身一揖,笑道:“不知兩位仙長哪位是玉京洞做火工道人的老爺爺?”

那兩個老頭一聽仙長,手撚白須,十分受用,飄飄然起來,坐在南邊槐樹這邊的老頭,一身灰布袍,滿臉皺紋,很是滄桑的模樣,撚著黑子,終於抬頭看了看葉九,點點頭道:“嗯,孺子可教,還算仙道天台裏很有禮數的年輕人,至於你說的那火工老頭兒我們誰都不是,並且他今天也不會來的。”

對麵桃樹下的老者,卻是一身玄色長衫,鶴發童顏,滿麵紅光,提鼻子聞了一聞,嗬嗬笑道:“是啊,隻可惜昨天年輕人走的太急,險些兒攪亂我們的一盤棋,罷了罷了,看在你這麽有禮貌的份兒上,老朽給你指點指點迷津,少和那些妖女鬼混。”

葉九吃了一驚,又嘖嘖稱奇:“昨日裏沒瞧見兩位仙長在此弈棋呀?妖女?仙長怎知!”

灰布衣袍的老者撚著黑子,嗒的一聲落了棋,衝著對麵玄衫紅臉膛的老頭使個眼色,忙道:“觀棋不語真君子,下棋下棋,閑話休提!”

玄衫的鶴發童顏的老頭撚須微微一笑道:“說與他無妨,我看這娃娃很好,隻怕是還不知道身邊的美女是十分鬼靈精的妖女,我得點醒他。”

持黑子的灰袍老者直皺眉,攔著他道:“你枉自活了一大把年紀,嘴碎的毛病從來都不改,豈不知禍從口出?你既然知道那妖女鬼靈精的不好惹,還要亂說。當心被那妖女知道了,試想你樹上明年還能開幾朵桃花?結幾個桃兒?嘿!”

葉九隻聽得雲裏霧裏,但他們說的妖女明顯是指小茉了,葉九分辯道:“兩位仙長說的妖女,可是紫茉莉?”

鶴發童顏的玄衫老頭兒吃了一驚,奇道:“啊!好小子,你原來知道啊!你既然知道怎地還跟那妖女親熱?滿身都是紫茉莉的花香,我知道就是那花妖作祟,正要勸你離她遠些。”

灰袍老者忙擺手道:“哎哎,不管我事!我什麽也沒說,將來紫茉莉要尋桃老兒的晦氣,我這當緊鄰的絕對不管,嘿嘿,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人家拈花惹草和我這糟老頭子有什麽關係?看見了也說沒看見,千萬別賴到我頭上。”

葉九會意錯了,還當鶴發童顏的桃老兒姓陶,躬身一禮道:“陶老前輩,多謝你的美意,隻是花妖紫茉莉並不壞呀,我跟她也沒怎麽親熱,兩位仙長一定是對花妖有偏見,其實妖精鬼怪都和人一樣,也有好有壞,紫茉莉是個好妖女,兩位仙長切不可用世俗之見來看待。”

灰袍老者連連點頭道:“嗯嗯,小娃娃說的對,解得切!紫茉莉是好妖女,我們也是好老頭,大家都好,嗬嗬,我可沒說人家的壞話,壞話都是桃老兒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