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四十九回 見私藏,勾公子情緣

字體:16+-

葉九決定抓緊時間好好修煉一番,下午去會一會五方鬼。

小茉卻建議公子不妨說給掌門明山和玉清真人,要他們設法,鏟除從茅山偷學藝又來天台赤城山禍亂群妖的五方鬼。

葉九搖搖頭道:“此事不必驚動師伯和師叔,叫同門弟子笑話我住在悟月小築怕妖怕鬼。我倒要看看他們小鬼偷學的茅山道術有幾斤幾兩。”

小茉隻好應道:“好吧,既然公子執意要去,小茉也跟著,但願五方鬼隻偷學了些皮毛,不及公子的道法。”

葉九笑道:“其實我的道行修為也尋常的緊,隻不過新學了幾樣法術罷了,還是初級的。不過我仗著有五行遁術,就算打不過,他們也不能奈我何的。至於小茉呀,你還是好好的在悟月小築呆著,靜聽我的佳音。”

小茉撅著嘴道:“不!我要隨公子同去。”

葉九苦笑道:“萬一我們兩個加起來都敵不過人家五個,逃跑時候我的五行遁術法力有限,不能帶人一起逃的。”

小茉央道:“未必見得就會輸嘛,小茉是關心公子,同去同去。”

葉九無奈,沉吟了半晌,隻得點點頭道:“好吧,我且再研習研習五行遁術,看如何帶人遁走,這個是至關重要的。否則我寧可舍了性命,也要保護得你周全。”

小茉大是感動,咬了咬朱唇道:“公子言重了,若是公子一時研習不通,小茉不去也罷,又怎舍得公子為我拚命?”

葉九隻是淡然一笑,起身來到床榻前,甩掉木屐,盤膝坐穩道:“我要練功了,小茉別打擾哦。”

小茉點點頭乖巧的應了,給公子來沏茶,就見公子從懷中取出幾樣東西來,不由得一怔。

都是女孩兒家用的,一方不知包著什麽的錦帕,一折子薛濤箋。

小茉驚奇道:“公子!是誰家女子用的?難為公子還貼身揣著,拿來我看!”

葉九忙把錦帕揣進懷裏,擺擺手道:“看不得看不得,小茉不看也罷。”

小茉更是起疑,也來到床邊,湊過來纏著葉九非要看錦帕,問道:“瞧公子神色慌張,很明顯有什麽事兒背著小茉,錦帕裏包的是什麽?公子什麽時候又走了桃花運?”

葉九惟有苦笑,忙道:“沒什麽,真的沒什麽,是我自己的帕子。”

小茉撅著嘴道:“休要哄我,才不信呢!明明就是女孩兒家用的東西,還有,哪裏來的薛濤箋?是哪家的大家閨秀給你的情書,寄情留箋,看來還是個知書達理的大才女!”

葉九笑的更苦,搖頭道:“這個也看不得的,凰靈兒姊姊托付我的時候,交待的不許給任何人看。”

小茉不依,對公子的情事大感興趣,拉著扯著要來奪葉九的情書,誰知小茉的芊芊玉手剛碰到薛濤箋的邊兒,驀地金光閃起,小茉驚呼一聲,觸手之處酸麻了半個身子,驚的委頓倒地。

葉九也見了薛濤箋小折子的天書乾卷金光閃過,吃了一驚,忙一把扶起小茉來,關切的道:“小茉,你沒事吧?我就說碰不得嘛,想來是凰靈兒姊姊之物,仙法封印了的,辟邪辟妖,輕易是靠近不得的。”

小茉好容易站起身來,揉著酸麻的肩膀和玉手皓腕,險些兒疼的哭出來,好在隻不過是金光一擊而已,沒有什麽大礙。小茉秀眉微蹙,叫苦道:“好痛啊,凰靈兒是誰?是你心上人麽?好狠的心腸,連薛濤箋的情書都封了靈咒,不讓別人碰。哼,這種女人公子要小心了,最是嫉妒不能容人的。”

葉九笑道:“凰靈兒姊姊是神獸鳳凰的化身,鳳凰仙子是也,怎麽可能是我的心上人,這個薛濤箋的小折子也不是情書,記載著鳳凰仙子私自傳我的內功心法和道法之類的,想來有符咒護法,輕易碰不得的。”

小茉苦笑道:“原來如此,是內功心法呀,怪不得呢,公子不早說,害的小茉好苦。那錦帕作何解釋?難道也是鳳凰仙子送你的法寶麽?”

葉九甚是歉然,沉吟了一會兒,終究又取出錦帕,笑道:“這個不是凰靈兒姊姊送的,也不是法寶,給你瞧也無妨。是一位姑娘遺失的帕子,還有包的是一隻紅玉滴珠耳墜兒,也是那位姑娘的。”

小茉一怔,水靈靈的大眼睛盯著葉九的神色,抿嘴直笑。

葉九奇道:“好好的笑什麽?有什麽好笑?”

小茉悠然道:“原來這才是公子的心上人送的,嘻嘻,她長的如何呀?是誰家的大家閨秀?快說與小茉聽。”

葉九苦笑道:“罷了罷了,小茉想到哪裏去了,這紅玉滴珠耳墜的主人是魔道沈家的大小姐沈蘭心,我隻不過和她見過兩麵而已,在魔道群魔攻棲霞山時,可以說她救過我的性命,我才得以脫身。人家的確是大家閨秀,但終究是魔道中人,與我仙道勢不兩立,更不是我的心上人了,哎。”

葉九歎息間分明有一絲苦澀之意,小茉冰雪聰明,早就聽出了幾分情意,也歎道:“難為人家魔道沈大小姐摒棄異道門派之見,救了公子。看來公子得好生收著,嘻嘻,好歹也有個念想兒。哦,對了,公子不是答應下傳小茉幾手道術的麽?下午對付五方鬼時,小茉也能做公子的左膀右臂,幫公子對敵。”

小茉其實是怕公子睹物思人,有些傷感,忙顧左右言他。

葉九收了錦帕,點點頭笑道:“嗯,我先教你幾樣初級的道術,對付尋常的小妖應該沒有問題。”

說罷兩指一點,真力逼出一隻小火球來,火光一閃,淩空點著了燭台。

小茉拍手笑道:“嗬嗬,我就先學這個,就怕小茉資質悟性差勁,學不會呢。”

葉九笑道:“火球術最容易不過,簡單的很哩,隻要稍稍有些內功修為,就發的出的。”

當下葉九依著自己對天書乾卷火地晉的領悟,把初級火係法術詳細的說與小茉。

小茉直聽得似懂非懂,惟有苦笑道:“好難啊,公子還是先教小茉一樣兒,太多了我都聽的雲裏霧裏的,分不清楚了。”

葉九微微一笑,又把火球術的運轉內息法門教給小茉,費了好半天勁,小茉終於學的差不多了。

葉九還待教小茉彈指烈焰,小茉忙擺擺手道:“好了,今日且學這一樣火球術,足夠小茉修煉好幾天了,太多了如何能記得住?公子還是研習五行遁術要緊,嘻嘻,不打攪公子練功了。好累啊,我先去美美的睡一覺。”

說罷小茉打個哈欠,輕盈的一轉身,還化作紫茉莉,插於白玉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