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五十回 溫故知新,公子研奇門遁甲

字體:16+-

小茉隻學了一樣火係的初級法術火球術,便累的緊了,和公子告了假,打個哈欠,輕盈的一轉身,還化作紫茉莉,插於白玉瓶中。

葉九淡然一笑,翻開薛濤箋的小折子天書乾卷,還研習天山遁的五行遁術。

憑著近來的打坐修煉天書乾卷內功心法,乾卦的禦天術和天地否卦的溯洄術,葉九的內功修為頗有進益,如今要嚐試著修習天書乾卷所載的更深一層的法門了。

想要施展五行遁術的土遁,到時候連小茉一塊兒帶著逃走,當然要精研縮地法,更有奇門遁甲的遁甲術。

曾在棲霞山隨著師父水鏡觀主修煉時,葉九也涉獵過一些奇門遁甲的法門,竟然與天書乾卷天山遁卦上所載大不相同,所謂殊途同歸,同樣是用來土遁,師父傳授過的遁甲術和天書遁卦上的一比,簡直是小巫見了大巫。

葉九盤膝坐在床榻上,默誦法決,待遁甲術一字不差的都記好了,這才屏息凝神,內息流轉,默運真力試演了一遍。

等到一切都純屬了,葉九合上天書乾卷的小折子,忽地從床榻上一躍而下,瞬間消失了。

待到葉九在驀地一閃,躍土而出,早已到了赤城道院的藏經閣前。

葉九摘了古槐一葉枯葉,又閃身回到了悟月小築的床榻邊。

如是幾番,等到床沿上的枯葉攢起半尺多高,土遁術裏的縮地法、遁甲術總算是練純熟了,葉九這才算拉到,又翻開天書乾卷,重新溫習火地晉卦中的火球術、彈指烈焰、風刃和淡煙障。

溫故而知新,這些雖然都是初級法術,葉九都會的,但葉九深知茅山道術的厲害,仙道同門中,但凡說起茅山弟子、茅山道士,人們盡是羨慕的神色,所以葉九決不能掉以輕心,小瞧了從茅山偷學藝來的五方鬼,是以原來會的道術,此時更是要溫習一遍,以求出手時熟練而且遊刃有餘,決不能有半點疏忽和差池。

等到葉九溫習天書殘頁山風盅的太陰雲時,太陰寒雲直逼的滿屋子都是寒意,就在這時,忽聽得悟月小築下佩環叮咚,響起了腳步聲。

葉九袖起了薛濤箋的小折子天書乾卷,深怕來人察覺出屋子裏的寒意,起身下床托著木屐迎了出來,趕忙朗聲道:“誰來了?是紫雲洞的哪位貴客?”

門吱呀一開,卻是小師妹詩雙,提著食盒來了。

詩雙巧笑道:“葉師兄,我還以為你不在哩!聽淩香姊姊說,你不是上玉京洞了麽?趕中午就回來了?”

葉九笑道:“嗬嗬,我早就回來了。隻上玉京洞轉了一轉,掌門師叔在煉丹房,師兄弟們都在山北頂的道壇和演武場修煉,我和大師兄清之一說回悟月小築靜修,他立刻就答應了。”

詩雙點點頭道:“哦!這樣也好,我還生怕師兄不在,又白跑一趟呢,喏,師兄的午飯,趁熱吃吧,我先走了。”

葉九忙道:“雙兒師妹不來屋裏坐會兒?”

“不了,我也要回紫雲洞用膳,葉師兄吃過了還把食盒放在石階下哦。”說話間詩雙跳下石階,招招手兒回去了。

葉九提著食盒回到屋中,就見驚動了小茉,也從白玉瓶中出來了,正抱著雙臂,問道:“公子,又是師妹送飯來了?我正奇怪屋中怎麽這麽冷,我正睡的香甜,就被凍醒了,聽著你和那小師妹說話,我就下來了。”

葉九歉然一笑道:“哦,是我在練毒係法術太陰雲的法門,太陰寒雲把屋子裏變冷了,我還生怕小師妹會進來,虛邀了一下,也沒有多做挽留。”

小茉一邊幫公子打開食盒,擺放碗筷,一邊兒卻奇道:“毒係法術?太陰雲有毒?哎呀遭了,食盒打開了,隻怕毒氣要攻進飯菜裏了。”

葉九嗬嗬笑道:“無妨,太陰寒雲沒毒的,隻不過是太陰雲過處,就和入了冰天雪地,打上寒霜一樣的,變的十分寒冷罷了,其實也算是寒冰係的法術,沒有太細致的區分的。”

小茉恍然道:“原來如此,改日若是有空,公子也把太陰雲教給我哦。”

葉九點點頭,笑道:“好!隻不過太陰雲要內功修為做支撐,放才能逼出寒氣,依照我們小茉的道行,還得多多的打坐修煉,內功提升到一定境界,才學的會。”

小茉一聽要打坐修煉,那可要了命了,秀眉微蹙,苦笑道:“公子是知道的,小茉雖然勤快不懶,但枯燥乏味的打坐修煉,小茉如何能坐得住,讓人不得愁死呀。”

葉九悠然道:“要修煉絕世的道法,就得耐的住寂寞,受的了苦。若是連打坐都沒有耐心,要修成正果談何容易?”

小茉歎道:“哎,小茉不是那塊材料,等公子吃過了飯,小茉收拾了碗筷還去睡個回籠覺,嘻嘻。公子什麽時候去會五方鬼,到時候一定叫上小茉哦。”

葉九惟有苦笑,點點頭道:“嗯,等我午後再打坐一個時辰,下午就去,咳咳,白天睡這麽久,晚上不怕睡不著麽?”

小茉笑道:“不怕,其實公子也休息片刻,以逸待勞,不愁製服不了五方鬼,何苦如此勞神呢?”

葉九拾起竹筷,沉吟道:“我隻擔心就憑我這點兒微末道行,不是人家的對手。好在五行遁術的土遁,我又精研了一番,就算敵不過,也能拉著你一塊兒回來了,省了後顧之憂。”

小茉點點頭道:“公子費心了,公子慢用。”

葉九也勸小茉坐下吃些,小茉隻略吃了一點兒,笑道:“我們花妖隻要水分充足就好,不食人間煙火的,不過若是嘴饞,也可以吃些。”

葉九道:“哦,是這樣啊,那可得給白玉瓶裏添滿水嘍,我答應過淩香師妹,要對著紫茉莉早晚三朝拜,花前一炷香,嗬嗬,雖是戲言,但也要照顧好我們小茉。”

兩人說笑一番,等葉九吃過了,小茉去小石潭下清溪邊上洗了碗筷,這回不用擔心後園的小妖們搗蛋,如今是他們的小茉姐了,小茉自是得意非凡,最後把食盒放到悟月小築下的石階上,還回屋裏白玉瓶中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