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五十一回 五鬼攔路,小茉遇汪仁朱光

字體:16+-

午後,葉九打坐修煉禦天術,依著內功心法的進益,應該足以修習天書乾卷晉卦的風係法術追風劍和雲係雲屏。

但日已西斜,和小茉說好的今天下午去會五方鬼,很顯然,來不及再修煉新的道術了。

葉九運轉完大小周天,剛下了床榻,木屐一響,白玉瓶中的紫茉莉落了下來。

小茉現身,輕盈的轉身如翩翩的蝶舞,長長的伸個懶腰後,小茉笑道:“現在就走麽?我去給公子打淨麵水來。”

葉九微微一笑道:“小茉不用去了吧,隻我去好了,你還呆在悟月小築裏,等待我的佳音。”

小茉搖搖頭道:“不,我要去!萬一公子有了危險,小茉還可以照料。更重要的是,公子若進深山,五方鬼忌憚明山掌門和玉清真人,不敢為難天台弟子,他們定不敢出來的,隻有小茉去了,才能引他們出來,收買路錢。”

葉九隻好點點頭,洗完臉,就見小茉正對著菱花鏡梳櫳青絲。

葉九笑道:“這些精致的物什和門口的風鈴都是淩香她們依照閨房的布置安設的,哎,也不想想我怎會用的上。現在也好,有你梳妝打扮,總算物有所歸,改日下山去天台鎮,再給你買些胭脂水粉。”

小茉回眸一笑,嫣然道:“小茉何等何能,敢勞煩公子下山去買?要是有需要用的,小茉自去下山買吧,嗬嗬,我還準備買些兒針織繡花呢。”

葉九笑道:“哦?繡花,嗯嗯,原來我們小茉心靈手巧,還會女紅。”

小茉挽好了發髻,悠然道:“當然嘍,我打算在公子衣衫上繡一朵紫茉莉,然後就可以附身其上了,小茉隨著公子形影不離,公子還能隨時隨地叫小茉出來,豈不甚好?”

葉九一怔,笑道:“成麽?那樣也好。”

兩人出了悟月小築,由小茉領著,穿過後園,沿著山路,往深林裏走去。

一路上兩人竊竊私議,計議已定。

午後的陽光灑在赤城山的半山腰裏,漏過樹縫,叢林掩映著,顯出忽明忽暗的色彩。

山道從赤城道院的後園,直延伸到赤城山的後山深處,所過之處,盡皆密林,鳥鳴蟬噪,倒也熱鬧的很。

剛走出不到二裏,小茉衝著葉九遞個眼色,輕盈的走在最前,而葉九則借著五行遁術,附草木,或是木遁或是土遁而行,暗地裏跟著。

山林深處,參天古木遮蔽天日,雖然有公子在暗地裏隨著,小茉還是有些惴惴不安,尤其前麵不遠便是半山腰轉後山的關隘要衝,五方鬼大多數時候都在那裏值守著,收小妖們的買路錢。

小茉輕移蓮步,穿過密林,峰回路轉,卻發現山路要道兩旁什麽都沒有,哪裏有五方鬼的影子!

山林還是沉浸在禪噪鳥鳴聲中,小茉狐疑的四外望望,暗暗猜測著:難道今日五方鬼不在麽?還是換了道兒收買路錢了?

正在小茉遲疑之際,忽地樹上掉下一個紅臉的大漢,雙手叉腰,擺開架勢,搖頭晃腦的哈哈大笑道:“此山是我山,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須留買路財!嘿!小妞兒,拿錢來!”

葉九掐著木遁術,躲在樹叢中看的分明,隻見這個紅臉大漢長得倒也是人模人樣,隻是半尺長的頭發編著好幾條小辮,搖頭晃腦起來,就好似王冠上的冕珠,十分有趣。葉九又見陽光漏過樹縫打在這紅臉漢子身上,更無半點兒倒影,不是人是鬼了,不用問,正是五方鬼之一。

饒是小茉有些心裏準備,還是嚇了一跳,如今見正主兒來了,倒也不似先前一般的提醒吊膽。

小茉輕咳一聲,沒好氣的淡淡的道:“何方山妖野怪,敢阻本姑娘去路?哼!你可知本姑娘乃是紫雲洞弟子,你敢如之何!”

那紅衣大漢仿佛聽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話似的,誇張的捂著肚子直笑,半晌才道:“哎呀!笑死我了,這年頭小小的花妖都冒充仙道弟子,嘿嘿,你以為你能逃過我這雙法眼去?”

小茉秀眉微蹙,冷冷的道:“哼!是花妖又怎樣?你不也是山妖野怪,五方鬼的紅臉鬼麽?無名少姓之輩,還來打劫,呸!”

那紅臉漢子臉上憋的通紅,還好本來就是紅的,不明顯罷了,趾高氣揚道:“原來小妞兒也聽過我們五方鬼的名號,什麽紅臉鬼,本怪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五方鬼的老幺朱光是也!嘿,小妞兒,想必在赤城山群妖中間,也聽過我的大名?”

紅臉的朱光滿是期待的看著小茉,盼著她能大吃一驚,要是能嚇倒了就更妙了。

誰知小茉茫然的搖搖頭,不屑道:“朱光?沒聽過!”

五方鬼的老五朱光好不泄氣,歎道:“小妞兒初出茅廬,不知朱爺爺的大名,快!拿錢來!要五錢銀子才能過路!”

小茉伸出芊芊玉手,扳著玉指,數著:“一、二、三、四、五,天哪!要五錢銀子啊,你也太黑了吧!莫不成打劫一個,你們五方鬼一人都要分到一錢銀子,哼,要錢沒有!”

朱光正色道:“我們五方鬼情同手足,收來的買路錢自然要平分財帛,男妖一兩,女的五錢,你身為花妖,便宜了一半哩!”

小茉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樹叢裏眯著的葉九也是暗暗好笑,敢情是這買路錢當真不便宜,並且男女有別。

正在這時,就聽得朱光身後,幾丈遠近的樹下,忽地閃出一個人影,也是粗布破衣,正靠著樹幹長長的伸著懶腰,卻是個白臉的書生,張口打個哈欠道:“哎哎,五弟,你什麽時候變的婆婆媽媽的,都把人吵醒了。打劫還不幹淨利落,和她解釋什麽!呦!是個美妞呀,怪不得怪不得!”

小茉暗暗皺眉,白了一眼這白麵書生,冷哼道:“你也是五方鬼中的麽?”

那白麵書生正了正破衣,走到進來前,滿麵堆笑道:“正是正是,在下五方鬼之汪仁,人送綽號白衣秀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