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五十二回 會二鬼初戰茅山術

字體:16+-

小茉聽眼前五方鬼中的白麵書生汪仁自稱是白衣秀士,撲哧一笑道:“白衣秀士!誰給你起的雅號?自封的吧?”

五方鬼之四的汪仁裝模做樣,躬身一禮道:“讓美妞兒見笑了,正是小可自封的雅號,嗬嗬。”

小茉啐道:“呸!俗的很,破衣破帽破衫,還自負很高雅的樣子,像你這種窮酸秀才,貢院外的爛大街上,多了去了。”

紅臉膛的朱光拉了汪仁道:“四哥,我們是攔路搶劫,劫道的,不是來搭訕美女的,喂!花妖美妞兒,留下買路財,五錢銀子!”

小茉也不知公子什麽時候動手,隻是和兩鬼隨意應付,想來一定是要談崩了惹怒他們,公子除妖也好師出有名吧,當下小茉淡淡的道:“沒有!”

誰知汪仁卻甚是憐香惜玉,忙道:“看在花妖是美女的麵上,我們讓三錢銀子,隻收兩錢,嗬嗬。”

朱光低聲道:“成嗎?今天就輪我們哥倆兒放哨,隻收兩錢銀子,不分給他們三了?”

汪仁笑道:“你不說,他們怎會知曉,再者說,難為一個女孩兒家,不是我等男子漢大丈夫的行徑。”

朱光隻好點點頭,把手一伸,半長頭發編成的小辮瀟灑的一甩,道:“小妞兒,隻要兩錢銀子的過路錢,兩吊銅錢也可以,隻要是等價的。對了,你別張揚出去說我們收了你兩錢。”

小茉故意道:“別說兩錢,就是一錢銀子,也沒有!讓路讓路,本小姐懶的和你們蘑菇!”

汪仁張開雙臂一攔,賠笑道:“美妞兒,不留過路錢,豈不是壞了規矩?那可不成的,除非美妞兒......”

小茉俏臉一沉,冷冷的道:“除非什麽?”

汪仁笑道:“除非美妞兒留下值錢些的首飾,嗯,香囊香袋兒也成,就不算壞了規矩。”

這時,葉九終於按捺不住,從樹叢掩映裏一躍而出。

葉九本來打算著等五方鬼齊至,來個一鍋端,一網打盡,誰知等來等去隻有老四和老五兩個,倒不如先收拾了他們倆。

葉九一出來,便朗聲喝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有剪徑的毛賊草寇,打劫一個弱女子,這還了得!”

五方鬼的汪仁和朱光吃了一驚,凝神瞧去,隻見跳出來了個眉清目秀、俊逸出塵的少年,並且一看之下並不是妖魔鬼怪,朱光奇道:“你是仙道天台玉京洞的弟子麽?怎麽從來沒有見過?”

葉九淡淡的道:“我新來,你們當然沒有見過。你們認不得我,我卻認得你們!是茅山偷偷學藝,逃來天台的五方鬼吧?那三個呢?”

汪仁和朱光一愣,麵麵相覷,本來五方鬼也和赤城山群妖一樣,雖然不懼尋常的天台弟子,終究還有些畏懼天台掌門明山和玉清真人,故此平日裏並不出沒,遇上天台弟子到後山也隻躲到暗處,更不阻攔,誰知今天竟然在這個當口,冒出來一位,汪仁和朱光正琢磨著該開溜還是該好好辯解一番。

小茉見公子來了,閃身躲到公子身後,指著五方鬼的汪仁和朱光道:“公子,都瞧見了吧,他們有多蠻橫,死活都要買路錢,今日公子替小茉作主,鏟除了五鬼,還赤城山一個清平世界。”

紅臉的朱光忙道:“我們是茅山來的五方鬼不假,這位道友休聽妖女胡說,她本身也是花妖,道友千萬別被她的美色所迷惑了!”

葉九冷冷的道:“我當然知道她是花妖,不過像五方鬼攔路劫道,欺壓赤城山小妖的事情,葉某絕不會坐視不管!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降妖除魔,識趣的乖乖的束手就擒,押解你們上玉京洞交給明山師叔發落!”

話不投機半句多,白麵書生汪仁同樣冷冷的道:“好!既然天台弟子要降妖除魔,我等奉陪到底!看看是我等的茅山道術厲害,還是你們天台的道法厲害!”

別看汪仁破衣破帽,一副窮酸秀才樣兒,動起手來卻一點也不含糊,雙掌一分,拉出一道寒冰劍來,握在手裏,晶瑩剔透,通體散發著逼人的寒氣。

葉九還未出手,小茉就急於演練新學的火球術,玉指芊芊運起小火球,冷冷的道:“看招!融掉冰劍!”

汪仁一怔,奇道:“呀!原來美妞兒也有兩下子。”

話聲未落,小茉的火球驀地擊出。

而就在這時,紅臉的朱光手掌一番,宛如掌上燒著一團火雲,正迎上了火球,火掌輕輕的一合,火球便消失不見了。

朱光悠然道:“美妞兒,瞧見了吧,什麽叫做易如反掌?哈哈!你還不知道吧,鄙人就是修煉茅山道術火雲咒的,憑你那點小小的火係邪法,真可謂是班門弄斧!哈哈哈!”

小茉被他奚落的俏臉兒紅一陣白一陣,躲在葉九身後道:“公子替小茉出氣,拿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紅臉漢,竟敢說公子教的是邪法。”

葉九微微一笑道:“無妨,就他們兩個還好對付,看我的。”

葉九說起來輕鬆,其實心裏早已暗暗提防,看樣子五方鬼的汪仁和朱光道行都不淺,一個能用真氣逼出寒冰劍來,一個輕輕巧巧的用火掌收了火球,都不是易於之輩。

汪仁和朱光卻不知葉九道行深淺,兩鬼對視一眼,一發喊,一起而上。

小茉忙道:“公子小心!”

對付朱光,葉九偏偏不用天書乾卷晉卦的火係法術,反而袍袖一揮,劃出一道風刃來,徑直斬向紅臉朱光。

朱光見光華閃過,來的迅猛,火掌不敢硬接,連忙來個鐵板橋,側身向後一仰躲過風刃。

汪仁的寒冰劍雖然晶瑩剔透,揮舞著風聲破空,但擊出的劍氣終究不夠強烈。

葉九閃過幾招,早已看出他內力還在自己之下。

當下葉九不及多想,五指輕撚一團紅光,運真力集於指尖,對著寒冰劍忽地彈出,正是火係法術彈指烈焰,但見五六尺長的光焰圍裹汪仁的寒冰劍,霎時間就消融成水,滴滴答答流了一地。

五方鬼老四汪仁失了寒冰劍,吃了一驚,頓時氣餒,還以為葉九道行深不可測,更不知有多少高深的法門沒有使出。汪仁忙道:“兄弟,你催動烈火先頂著,我去搬救兵!”

紅臉朱光一邊躲閃著風刃,一邊催動火雲還擊,聽了四哥所說,暗罵真夠義氣,但又不能說出來,百忙中隻有叫苦不迭道:“快去快回,我支持不了多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