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五十四回 困巨木張四欲劫色,遁五行葉九救美鬟

字體:16+-

葉九見五方鬼各有絕技,都是正宗的茅山道術,頓時大感棘手,輕敵之意頓去,但依舊硬著頭皮,冷冷的道:“曹十,限你在三日之內,領著五方鬼搬離赤城山,不然的話,休怪本公子不客氣。哼!恕不奉陪。”

葉九隻當是見好就收,轉身要帶著小茉離去。因為眼看道術不如人家,還不如回去多練幾日天書乾卷,再來與他們對敵,這也是葉九的緩兵之計。

誰知五方鬼驕橫跋扈慣了,又有老幺紅臉朱光吃了敗仗,哪裏能答應葉九的話,更不能放他走。

曹十冷冷的道:“且慢!我們五方鬼既來之,則安之,憑什麽要聽你一個仙道天台後輩弟子的話?嘿嘿,你雖然道行法術較之尋常弟子高些,未必是我們五個的對手。要想趕我們走,就留下兩手!”

說話間曹十給二弟矮麻子張四、三弟巨木李九還有白衣秀士汪仁、紅臉朱光遞個眼色,五鬼齊齊出洞,踏定五行方位,把葉九和小茉圍在當中。

小茉幾次失利,更加的擔心和害怕了,心裏殊無把握,但與公子並肩作戰,依然是一副強裝鎮定的樣子,高傲的冷冷的環視著五方鬼。

事到如今,葉九也隻好凝神對敵,裝模作樣,負手而立,冷眼觀瞧著。

曹十是領頭的,最先發難,沉聲一喝,五雷掌法推出,掌中九天驚雷一般打出一道電閃寒光,淩空一折,擊向葉九。

緊跟著笑靈猴張四也不示弱,有意在紫衫美女小茉麵前顯擺,口裏念念有詞,拋出一張黃紙,半空中肆意揮灑劃出一道靈符,飄飄忽忽的飛來。

葉九早已五指輕撚,掌心聚好紅光,不等其他三鬼出手,彈指烈焰,迎上了曹十的雷擊,因為蓄勢已久,彈指烈焰五六尺長的光圈不僅阻住了雷擊,還直逼了上去,使得曹十不得不施法招架。

葉九剛彈指烈焰,又驀地回身發出一道風刃,劃出一道半月斬的光弧,瞬間撕裂了張四的靈符。

五方鬼的老四、老五汪仁和朱光雖是敗軍之將,猶自大喝一聲,也加入戰團,各施展玄冰咒和火雲咒,一記冰錐和一團火雲盡數打出,也射向葉九。

葉九四麵受敵,一一化解,沉著應對絲毫不亂。

小茉也幫著葉九,施展火球術,左衝右突,好在四鬼意在製住葉九,還沒有想到要傷她。

笑靈猴見機的快,看還在一旁愣著的巨木李九,喝道:“三弟!傻愣著做甚,還不快來幫忙,我們兩個先擒住這個大美女再說!快施展巨木人。”

五方鬼的老三巨木李九恍然,胳膊肘一靠,喀拉聲響,竟然擊斷身後合抱之圍的樹幹。

小茉偷眼瞥見傻大個子這等神力,也是駭然,猶自嘴上不饒人,冷笑道:“就憑你們一個小猴兒,一塊呆木頭,想抓本小姐,做夢!”

葉九忙於跟曹十、汪仁和朱光三鬼對敵,聽得異響,百忙之中也瞧見巨木李九竟然擊斷一株粗樹,正不知何意,曹十的掌中雷就到了。葉九連忙躲閃開來,吩咐道:“小茉當心,別跑太遠!”

小茉應了,就見巨木李九劈斷樹幹,作起法來,大聲一喝:“巨木化人,變!”

折斷的大樹竟然化作樹人,張牙舞爪的舞動枝葉,隨著李九一起攻來。

小茉大吃了一驚,火球術連發,要阻擋巨木人的來勢,卻都被枝葉擊落。

葉九回頭瞧見,暗道不好,苦於分身乏術,忙道:“小茉,快回來!到我身邊來。”

話聲未落,小茉一個不留神,被長樹枝卷住手臂,驚呼一聲。緊接著,上下兩圈樹枝環繞,綁住了小茉雙手和雙腿,連腰間都是一段粗木鎖住細腰,綁在樹幹上,動憚不得。

小茉驚叫道:“公子救我!公子!”

葉九吃了一驚,應聲道:“小茉別慌,我來救你!”

葉九正要連斬風刃擊退三鬼,曹十和汪仁一個祭出了雷屏,一個劃出了冰幕,更有朱光的火雲牆再次推出,三道重圍連阻葉九,又如何能重的過去。

笑靈猴張四見了撫掌大笑,喝彩道:“老三,好樣的,還是你的巨木咒了得!嘿嘿,紫衫大美女,那小子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誰會來救你!乖乖的等著,此道迷魂符咒一貼,你就是我的!”

說罷張四掏出一張黃紙,一邊畫著符咒一邊覷著綁在樹上的紫衫美女小茉直流口水。

小茉氣的幾乎欲暈去,不禁嗚嗚的哭了起來。

巨木李九心下不忍,見張四畫著迷魂的鬼畫符就要來貼,伸著蒲扇大的手掌一攔,搖頭道:“二哥!欺負一個弱女子,不是好漢的行徑。”

笑靈猴麻子臉一沉,不悅道:“我把她娶回去做你二嫂,又何不妥?虧你還叫我聲二哥,讓開了!”

巨木李九不顧二哥的顏麵,隻是伸臂攔著,連聲道:“不妥不妥,我們隻是劫財,不能劫色的,花妖雖然生的貌美,擒住就好了,如何能趁人之危,勸二哥快快打消了此念。”

小茉動憚不得,凝噎啜泣著,但都聽了進去,暗暗感激這個傻大個兒,看來他雖愣頭愣腦些,心腸倒也不錯。

笑靈猴矮麻子張四知道和這榆木腦袋的三弟說不通情理,仗著身影矮小靈活,竟趁著巨木李九不備,閃身從他張開的手臂下鑽過,嘻嘻一笑,伸手就要給小茉貼迷魂符。

小茉嚇的幾欲暈死過去,連聲驚呼。

正在這緊要關頭,葉九縱起五行遁術,閃過三重帷幕,出現在張四身前,一手扳住矮麻子張四肩頭,直甩了出去,拋向其他四鬼。又趁著這個空兒,攥住小茉玉手皓腕,木遁土遁齊施,兩人刹那間消失不見!

曹十等五方鬼都是一愣,巨木李九攔腰接住矮麻子張四,忙放了下來問道:“二哥你沒事吧?”

矮麻子笑靈猴張四此刻也笑不出了,回過神來,大加埋怨李九:“都怪你這個榆木腦袋!推三阻四,瞧!這下好了吧?人影都沒了,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哎!”

李九摸著後腦勺,辯解道:“你沒安好心,劫財不算還劫色,就是不對!”

鐵麵判官曹十喝止住了兩人,淡淡的道:“那姓葉的小子不是我們的對手,我隻擔心他回去稟報了玉京洞的掌門明山和紫雲洞的玉清真人,不可不防。”

朱光搖晃著腦袋,沉吟道:“莫不成我們躲進天台深山,避上兩天風頭,不出來頂風作案?”

四弟汪仁笑道:“你們多慮了,就是躲之前,也得尋見他們的住處,連威嚇帶恐嚇,給他們點顏色瞧瞧!嘿嘿,我就不信這赤城山上,還有我們打聽不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