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五十五回 情深意重,旁敲側擊

字體:16+-

卻說葉九施展五行遁術,直接把小茉帶回了悟月小築的悟月樓裏,終於長出了一口氣。

葉九低頭一瞧,見懷中的小茉竟然暈了過去,連忙把她扶上床榻,親自端了銅盆從水缸裏舀水,又擺濕了帕子,給小茉淨麵。

不多時,小茉悠悠轉醒,睜眼一瞧,見了公子,正微笑著看著她。小茉連忙起身坐起,又見公子又是端來銅盆又是濕了帕子,心中感動,摟著葉九的脖子,柔聲道:“公子真好,我們回來了?嚇死我了!我還以為被他們擒住,再也回不來了。”

葉九苦笑道:“怎麽會?雖然五方鬼的茅山道術高強,我們即便打不過他們,逃回來還是綽綽有餘的,並且他們一時也找不到這裏,小茉放心好了。哎,都怪公子無用,累的小茉受了驚嚇,你好些了麽?”

小茉溫柔一笑:“無妨,隻是一時情急,暈了過去。現在沒事啦,讓公子掛懷了,反倒打水來服侍小茉,甚是過意不去呢。”

葉九淡然一笑道:“小茉沒事就好,這些都是舉手之勞,該當的,有什麽過意不去的。”

小茉芳心竊喜,倒在公子懷裏滿是柔情蜜意,忽地想起了什麽,忙道:“公子,他們會不會追來?”

葉九笑道:“五方鬼裏沒有一個會遁術,即便四處來尋找我們,一時半刻也尋不到悟月小築。”

小茉不無擔憂道:“我隻怕他們沿途盤詰小妖,說不定不多會兒就會問到這裏,我們悟月小築不見得十分安全。”

葉九瞧瞧窗外的天色,已經到了日暮時候,苦笑道:“若不住在悟月小築,夜裏又能睡哪兒?即使五方鬼尋到我們,仗著有五行遁術,他們也不能奈我們何的,到時候再開溜也不為遲晚。哎,隻是我堂堂葉九,落了個被小鬼所欺,心有不甘呐。”

小茉出主意道:“不如公子上一趟玉京洞,把五方鬼作亂之事稟明了掌門明山,讓他們設法連夜除妖,也算平定了一方安寧。”

葉九沉吟道:“五方鬼之禍是我惹起來的,我身為男子漢大丈夫,不能親自除妖平亂,反任小鬼猖獗,深為恥辱。哎,去求明山師叔倒也罷了,要是讓同門師兄弟們知曉,豈不被人家笑掉了牙齒?”

小茉也深以為然,不能強勸,隻得點點頭道:“話雖如此,公子,那我們總不能徹夜不睡,提防著五方鬼到來,總得想個禦敵之計。嗯,不如就像公子說過的有師兄相勸,也不用告訴明山掌門實情,隻說赤城道院經年沒有住人,甚是冷清,以此為借口,要兩道辟邪的靈符或是請下辟邪桃木劍來,也沒人笑話了,並且應該能防的住五方鬼。”

葉九還是覺得有些不妥,開不了這個口,淡然一笑道:“其實我早就想好了,等我施展淡煙障,逼起濃霧,再用煙幕籠罩了悟月小築,夜裏他們即便尋來,也一時半會兒找不見的,有他們在迷霧煙幕裏磕磕絆絆的工夫,也早就把我們驚醒了。”

小茉拍手笑道:“好主意,就用淡煙障,嗬嗬,我在把風鈴掛到門首,隻要房門一動,風鈴就像個不住,公子驚醒後也有時間帶著小茉施展五行遁術遁去了。”

葉九點點頭笑道:“嗯!等到待會兒天一黑我就作法,逼起淡煙障。現在趁著還早,我再研習幾種道術,說不定對付五方鬼還能派上用場,哎!平日不燒香,臨時抱佛腳,也無可奈何了。”

小茉抿嘴一笑,正在這時,忽聽得悟月小築下的石階上腳步聲響,兩人麵麵相覷。

小茉衝葉九遞個眼色,低低的道:“他們來了?”

葉九卻聽得佩環叮咚,哪裏是五方鬼的腳步,倒好似詩雙的輕移蓮步的聲音,忙朗聲叫道:“是雙兒師妹麽?又來送飯了,嗬嗬!”

悟月小築下詩雙清脆的聲音應了,笑如銀鈴,甚是悅耳動聽。

小茉恍然,放下心來,等化身紫茉莉跳入白玉瓶之前,附耳低聲對葉九道:“公子,問她要辟邪靈符或辟邪桃木劍,估摸著紫雲洞也有的。”

葉九點點頭,知道昨日裏上祖庭神廟時,玉清師伯曾吩咐師妹小道姑妙雲端來無根水一碗、九轉定魂丸一粒,更重要的還有辟鬼符三張。紫雲洞當然也有這些的,隻是如何向詩雙師妹開口,這倒是個問題。

等小茉化身紫茉莉進了白玉瓶,葉九忙開門迎了出來,見了詩雙小師妹笑容可掬,道:“難為雙兒師妹又來送飯,嗬嗬。”

詩雙神秘的一笑:“葉師哥,我且問你,是不是淩香姐沒來,師哥很失望呀?”

葉九一怔,苦笑道:“哪裏哪裏,師妹說笑了,誰來我都是一樣歡迎。”

詩雙悠然道:“我看呀不見得吧,淩香姐有話要我說給你,師哥要是想聽的話就得說實話呀。”

葉九笑道:“雙兒師妹別繞彎子了,淩香有什麽要交待的,不能親自來麽?”

詩雙送進食盒來,回身笑道:“哦!原來師哥對淩香姐關切的很呀。嘻嘻,她說了,今天中午和晚上也本來是應該她送飯的,隻可惜師尊叫她有事,隻能派我來嘍,還望葉師哥見諒,說要吃什麽飯菜隻管與雙兒說,也是一樣。”

葉九連連點頭,笑道:“嗯嗯,承蒙淩香師妹惦記著,我怎麽見怪?紫雲洞的飯菜很不錯,自然是提來什麽我吃什麽了,都喜歡吃呢。”

詩雙笑盈盈道:“那就好,開飯了,嗬嗬。沒什麽我就走嘍,師哥就等著淩香姐改日再來看你吧。”

葉九忽道:“對了,雙兒師妹,還有一事,昨日裏上祖庭神廟時候,妙雲師妹曾端來無根水、辟鬼符等法器,想來紫雲洞也有辟邪的靈符和辟邪桃木劍了?”

詩雙點點頭道:“嗯!是呀,我們紫雲洞也有丹房,辟邪之物應有盡有,怎麽?難道赤城道院久無人住,有妖邪不成?”

葉九笑道:“或許有之,的確久無人住,似乎陰氣重些,我想請些辟邪靈符或是桃木劍來鎮宅,咳咳,這點兒小事不必驚動玉清師伯了,師妹要是能取些來,最好不過了。”

詩雙沉吟道:“要從丹房取符籙,得經過師尊點頭同意的,至於辟邪桃木劍呀,最近是在婉兒姊姊處,是她上次隨著師尊進後山降妖的,應該在她那裏的,我回去就給你問問,嘻嘻,先走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