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五十六回 煙迷悟月,神醫毒女出世

字體:16+-

暮色四合,葉九送出詩雙,沒再多說什麽。

等葉九掩好房門,小茉從白玉瓶中跳了出來,悄聲問道:“哎,公子,怎麽不催促她快點取來桃木劍,十分要緊呢!”

葉九微微一笑,搖搖頭道:“既然在婉兒師妹那裏,我更不好意思催了。”

“婉兒?我沒有見過。公子有什麽不好意思的,難道她也是個大美女不成?”小茉從葉九的神情中,隱約著猜到幾分。

葉九隻是笑笑,仿佛心馳遠方,淡淡的道:“婉兒師妹像極了淩波仙子,是個冷美人。”

小茉酸溜溜的道:“哦!怪不得呢,害的公子比大姑娘都靦腆,哼!”

葉九也不辯解,淡然一笑,看看外麵的天色,先不用晚飯,忙回到床榻之上盤膝作起法來。

不多時,天書乾卷晉卦的雲係法術淡煙障,煙籠悟月小築,葉九讓小茉推窗瞧瞧,隻見外麵朦朦朧朧盡是濃霧,更在暮色的掩映下,伸手不見五指,看不出一丈遠近去。

小茉拍手笑道:“公子的淡煙障果然有效,外麵迷迷蒙蒙的,什麽都看不到了,嘻嘻,這回不用擔心五方鬼會尋來了,公子開飯嘍。”

葉九也是滿意的點點頭道:“關了窗,掌起燈燭來,我吃過飯還要好好修煉一番才睡。”

小茉道:“屋裏點了燈燭,憑借著這迷煙濃霧,外麵應該不會看到吧?”

葉九打開食盒,笑道:“不會,除非他們走到窗前來。”

小茉應了,掌起燈燭,關了窗子,還是有些不放心,又把風鈴掛到了門首,隻要門一推,保證叮叮當當響個不住。

葉九拾起筷箸津津有味的吃著,看小茉掛風鈴,笑道:“我聽說茅山道術裏有一種是搬運法,雖然和五行遁術有別,但五方鬼要使起五鬼搬運法來,或許連我們住的悟月樓都搬進深山裏去了,至於他們進不進門,似乎是無所謂的。”

小茉一聽,果然大有憂色,從櫃中取了竹筷,回到桌前,也無心的吃上兩口,喃喃道:“也不知你那詩雙師妹答應下的辟邪桃木劍什麽時候要過來,看樣子今晚是沒戲了,又逼起了淡煙障,她們即便來送劍,也不能夠了。”

葉九點點頭,若有所思道:“嗯,無論辟邪靈符、辟邪桃木劍,應該最早也是明早送飯時候稍來,今晚我們就靠著淡煙障和你掛的風鈴兒,一有動靜,我們遁走便是。”

小茉莞爾一笑,芊芊玉手拾起湯勺,給公子盛湯。

葉九不經意間見小茉玉指修長,尤其是無名指和小指,留著長指甲,塗著淡紫色的紫薇花汁,自然是極美的,但葉九忽地想起了過寶華山時,霧鎖迷山,妖女碧蟾練天書殘頁山風盅時候,搗爛藥草,依著毒係法術的法子,練就了一雙劇毒的紫黑色的長指傷人。好在妖女碧蟾道行甚淺,聽她說得天書殘頁山風盅時間也不長,但短短的時間裏便成了使毒的行家,令葉九一直好生費解。

葉九驀地心中一動,回想天書殘頁山風盅記載的毒係法門,不僅陰毒,並且毒係法術盡是偏陰柔方向的,男子練之不易,陽氣太重,隻能施展太陰雲之類的似毒似寒冰術的初級毒法,而高深的法門諸如迷魂陣、三屍五鬼、五毒幡甚至萬毒攻心就難上加難了,還有收集搭配藥草研製毒藥解藥,本來就是心細的女子才能做好,故此天書殘頁的山風盅仿佛是天造地設的給女子練的,要是妖女,就更加的合適了!

葉九想到這裏,忽地一把攥住了小茉的芊芊玉手,溫潤如玉。

小茉一驚,妙目流盼,不知公子何意,也不好抽回手來,還當公子是愛惜之意,臉上一紅,隻是嗔道:“公子好好的吃飯吧,拉著我做甚?”

葉九喜道:“小茉,我忽然想通了一個問題,待會兒我給你一副卷軸,記載著諸多毒係法門,你可得照著好好修煉,最適合你不過了。”

小茉一怔:“毒係法門?是施毒放毒麽?小茉不學。”

葉九捧著小茉的芊芊玉手,笑道:“咦?天下多少人搶著要學,小茉為什麽不學?”

小茉秀眉微蹙,搖搖頭道:“俗話說最毒婦人心,世俗已有成見,小茉再學毒法,要是別的花妖姐妹知道了,豈不是要說我是毒女了?人人都害怕我,離的我遠遠的,那該如何是好?”

葉九沉吟道:“嗯,小茉心地善良,我本不該勉為其難。連我見了這些使毒的法門都有些皺眉,畢竟施放毒招好像不合乎君子所為,並且毒係法門偏陰柔一類,我也修煉不出什麽名堂的。但小茉就不同了,小茉是妖女,用毒係法術正常的很,沒人會責怪一個弱女子施展毒法的,並且修煉起來一定進益神速,你最適合修煉不過了。要是不學,真是可惜呀。”

小茉苦笑道:“公子是在勾引小茉學壞,壞女人才施毒的。”

葉九笑道:“話不能這麽說,越是心地良善的弱女子,尤其像小茉一樣,最漂亮的花妖,越容易受到傷害,用毒係法術防身,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比如說今日對陣五方鬼,若小茉施展起毒法來,哪個敢接近?就即便我不在身旁保護你時,也安全的很了。”

小茉恍然,眼睛一亮,抓緊了公子的手,連連點頭道:“對呀!我要是會了毒法,看誰還敢欺負我,隻有我欺負他們的份兒!嘻嘻。哎,隻不過終究有些壞女人之嫌,好說不好聽的。”

葉九又勸解道:“我這山風盅的卷軸裏,不止是毒係法門,更記載著天下毒藥解藥的配置之法,不僅能淬煉毒藥,研磨解毒之方,還有初級解毒術,中級解毒術,最全不過了,小茉如果都學會了,那可是女華佗在世、女扁鵲下凡,天底下最好的郎中了,懸壺濟世,嘖嘖,是件多麽功德無量的事情!”

小茉掩嘴直笑,吃吃的道:“哎呀呀,什麽話兒到了公子嘴裏,說的又崇高又偉大的,想我一個小小的妖女,竟然搖身一變成了女神醫,想起來也好笑的緊。”

葉九笑道:“既是大毒女,又是女神醫,小茉做還是不做?”

小茉澄澈的大眼睛望著葉九,見公子滿是期盼之意,隻好點點頭道:“若是公子喜歡,小茉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