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五十七回 主仆同修,半夜驚現僵屍

字體:16+-

葉九和小茉用過晚飯,整理杯盤洗漱後,又在地上鋪了竹席,外加金絲走邊的方毯。

一切都準備停當了,葉九又焚起香爐,讓小茉在爐裏添了一塊沉香,兩人相對正襟危坐,跪上方毯。

葉九從懷中取出天書殘頁山風盅的卷軸,在小茉麵前平鋪,淡然一笑道:“這便是記載諸多毒係法門的山風盅卷軸,我從寶華山一個妖女碧蟾手中所得,她道行修為還比不上你,她學的會,你也沒有問題。”

小茉一怔,大眼睛瞧著葉九,訝然道:“妖女碧蟾?是癩蛤蟆麽?公子該不是和那種醜八怪也卿卿我我,她送給你的山風盅卷軸?也算是佳人所贈了?哼!旁的妖女的東西,小茉不學!”

說罷小茉賭氣,雙手懷抱,撅著嘴兒,看也不看天書殘頁。

葉九惟有苦笑,慌忙解釋道:“不不!碧蟾是吃人的妖精,醜鬼才她卿卿我我呢,惡心死了。她是惡毒害人的妖女,後來被我用風刃斬殺了,才得的這卷卷軸,小茉千萬別誤會。”

小茉還是有些不太情願,喃喃道:“公子強要我修習毒係法術,將來我如果女神醫做不好,也成了大毒女,公子會不會像對待惡毒的妖女一樣嫌棄我?”

葉九笑道:“怎會?小茉真是一朵可愛的紫茉莉,也太敏感了。想我們小茉心地善良,雖然有些精靈古怪,但又是極美麗、最溫柔可人的,豈是別的妖女能夠同日而語、相提並論的。還有,毒係法門本沒有對錯,在於使用毒法的人的人心好壞,最糟糕的是流於奸邪。小茉是善良的妖女,學了很有益處,大可不必擔心。”

小茉終於放下心來,認真的點了點頭,歎道:“好吧,既然公子執意要我學,小茉答應下的,一定不負公子期望。”小茉低頭仔細瞧攤開的山風盅的卷軸,密密麻麻的都是蠅頭小楷,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氣,苦笑道:“這麽多呀!怪不得公子自己不學呢,讓小茉學。”

葉九伸手輕撫小茉的香肩,鼓勵道:“委實是山風盅所載的毒係法門太過偏陰柔,我一個男子陽氣太重,不適宜修習的,卻偏偏正適合你呢,再加上小茉心靈手巧,配製毒藥解藥更是得天獨厚。嗬嗬,來,我先教你一些禦天術和溯洄術的內功心法,方才有施展毒係法術的真力。”

小茉見公子滿是期望,興衝衝的樣子,隻好一口應承,點了點頭。

當下兩人對坐,葉九先教小茉修煉內功,禦天術和溯洄術的簡單些的內功心法和運內息的法門說與小茉。

無奈小茉在這方麵的悟性終究遠不如葉九,聽的懵懵懂懂,內功修行的極慢,甚至連聚氣凝神都很難做到。

小茉歎道:“瞧嘛,都怪小茉太笨,修煉最基礎的內功都成問題。”

葉九勸慰道:“沒什麽,要有信心!讓我想想,好在毒係法門需要的內功修為不是太高,嗯!不如我先傳你些內力。”

葉九要小茉背過身來,小茉忙道:“公子不妥吧,這樣會有損公子道行修為的,公子還要跟五方鬼對敵,怎能為了小茉而折損內力。”

葉九微微一笑,隻是道:“無所謂的,隻要多修煉半日便可複原,小茉聽話。”

說話間葉九掌心按在小茉後背經絡要穴上,閉目凝神,內力源源不斷的傳了過去。

小茉大是感動,隻覺得周身一熱,連忙依著公子教的法門溯洄術,運轉內息,化解內力,終於到了聚氣凝神的境界。

好容易葉九收招定勢,抱起歸元,額間鬢角已冒了細汗。

小茉也運轉了一次大小周天,回頭瞧見,十分心疼,忙取帕子給公子擦汗。

葉九笑道:“不妨事的,如今你有了一定的內力,修煉山風盅的毒係法術就輕而易舉了,嗬嗬,且從最初級的太陰雲開始,這個我還能教你,剩下的我都沒學,尚且不會哩,需要你細細研習領悟。”

說罷,又在方毯上展開山風盅的卷軸,從蠅頭小楷上載著的初級毒法,依樣施為。

果然毒係法術偏陰柔方向,最適合小茉修習,用不了多久,小茉便可以發出寒氣逼人的太陰雲了,學起來比葉九當初在寶華山千華寺修煉時快多了,且太陰寒雲從小茉手中發出,雲兒輕柔,更寒更冷。

葉九大喜,抱了抱小茉,鼓勵道:“我就說嘛,你準成的,嗬嗬。初級的還有芒刺和迷魂陣,嗯,還有初級解毒術,運內息經絡使自身驅寒驅毒的,須你認真修煉,默默記好了。”

小茉嫣然一笑,使勁的點點頭道:“嗯!公子放心,看來毒係法門也沒有我想象的那麽高深難懂,公子就瞧好了,嘻嘻。”

小茉又翻到山風盅後麵的諸多毒藥解藥配製之法,指著道:“公子,這些我都要記住麽?好多啊!”

葉九笑道:“當然嘍,不急於一時,慢慢來。學會配製毒藥解藥還有藥方什麽的,才是女神醫懸壺濟世的根本。”

小茉苦笑著點點頭,又看到淬煉毒藥有的要用蜈蚣蠍子等五毒之物,隻瞧的頭皮發麻、心驚肉跳,忙拉了葉九道:“公子你瞧!好多煉製毒藥的方子要用惡心嚇人的毒物的,又是蛇毒又是蜈蚣的,哎哎,小茉哪裏敢去捉。”

葉九惟有苦笑道:“別說小茉,我也不敢去捉,果然滲人的很,這樣吧,這些用活的毒物的方子小茉不用去學,隻學草木植物的方子,總可以吧?嘿嘿,上古有神農嚐百草試出了藥性,今日我們對著方子去采摘草藥,淬煉毒汁和解毒的丹藥,也是種不錯的選擇。”

小茉拍手笑道:“多謝公子體諒,采摘花花草草,是小茉最拿手、最願意去做的了。並且我還聽說往往毒花毒草是開的異常絢爛漂亮的,嗬嗬,說不定我以後出門頭上插著的花兒就是最致命的法寶,誰都想不到呢!”

葉九連連點頭,笑道:“嗯,都到定更天了,竹席方毯上寒冷堅硬,小茉到床榻上修煉吧,我在竹席上還要練幾樣更深一層的道法的,改日好和五方鬼們周旋。到時候我和小茉一定要讓五方鬼們士別三日,刮目相看,誰笑到最後,還不一定哩!”

小茉勸公子上床榻修煉,自個兒願在地下。

葉九執意不肯,好說歹說,最後幹脆把小茉攔腰抱上了床榻,輕輕一吻,笑道:“小茉聽話,隻有你早日修煉成神醫毒女,沒人敢欺負,我也就放心的很了。說不定日後公子有難,小茉還能救治我的性命呢。嗬嗬,安心修煉吧,要是乏累了,就在**疊被鋪床早點休息,不用管我,我三更天後再睡。”

小茉很是感動,乖巧的點點頭,柔聲道:“公子今日為小茉傳功,折損內力,也別太勞神了。來日方長,打敗五方鬼也不急於這一時,小茉一定好好修煉,為公子分憂解難。”

葉九頷首而笑,自回竹席方毯上修煉,打開天書乾卷的小折子,翻到火地晉卦三法,對於火球術、風刃和彈指烈焰已經熟的很了,沒必要溫故知新,葉九直接去看更高一層次的追風劍、風係的初級群攻法術風卷殘雲還有雲係法術雲屏和祥雲霧靄。

主仆兩人,一個在床榻上攤開山風盅的卷軸修煉初級毒法,一個在地下竹席方毯上修煉天書乾卷的晉卦剩下的法術,不知不覺間,二更天都過了。

也不知何時,忽聽得悟月小築外有咚咚的異響。

葉九和**的小茉頓時驚覺,兩人四目一對,各個會意,小茉飄然下了床榻,葉九則揮掌風打滅了燈燭。

兩人潛蹤躡足、輕手輕腳的走到窗前,聽得咚咚的響聲似乎更近了。

葉九要輕輕的支開窗子往外觀瞧,小茉忙伸手攔住,擺擺手兒,玉指輕點,往紙窗上戳了個小洞。

小茉透過紙窗洞,偷眼往外瞧去,卻見悟月小築外淡煙障的濃霧不知何時已經散了大半,仿佛都被吸進後園裏的一處所在了,甚是讓人奇怪。

小茉再看咚咚聲響的所在,不看還好,一看險些驚呼出來,往後就倒。

原來依稀的薄霧裏,陰森而又詭異,分明有一個僵直的黑影,就好像詐屍一般,一跳一跳的往悟月小築來。

葉九忙扶住小茉,附耳悄聲問道:“怎麽?瞧見了什麽?是五方鬼來了麽?”

小茉壓低聲音,顫聲道:“公子快瞧,好像是僵屍!淡煙障也被破了,濃霧散去大半。”

葉九一怔,忙順著紙窗洞往外瞧去,還好心裏有準備,一看果不其然!

飄渺的淡煙薄霧裏,後園的盡頭跳來一個僵直的身影,對著依稀的月光,還能瞧見蒼白僵硬的臉,就好像是死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