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五百八十七回 闖箕星宮,戰風伯!

字體:16+-

葉九縱聲長笑:“幾個司星的毛神,替風伯看家護院的小輩,也敢枉自稱為星君!讓人可發一笑!哈哈哈哈!”

笑聲未了,葉九又是一腳天足印!踏碎了箕星宮的星陣!

眾司星小神一陣大亂,紛紛往星河之畔的掃把狀星宮裏跑,大喊大叫道:

“禍事了!有人闖箕星宮!快去稟報天君!”

“來的神聖修為至少在太乙真仙之上,非風伯天君親自出馬不可!”

“慌什麽!我們箕星宮星陣雖然不怎樣,但星宮裏還有仙界極品陣旗五方旗!保管他有來無回!”

“對對!此人竟敢闖碧遊宮治下的箕星宮,簡直是活膩歪了!就算風伯天君不跟他一般見識,老祖通天教主也會追究下來!”

眾司星的小神和小仙說什麽的都有,一時間,箕星宮前走了一空,都等待著箕星宮主天君風伯出陣。

葉九佇住腳步,一手托起了封天印,冷冷的盯著掃把狀的箕星宮,他沒有輕舉妄動,因為他分明發現一股強大的氣息從裏麵傳出,若要硬闖的話,非吃虧不可。

就在葉九凝神等待之時,箕星宮的宮門轟的一聲往兩邊打開,就好像是山間風口突然張開了大口似的,一股猛烈的罡風湧出!

葉九絲毫不為所動,任憑風聲獵獵吹打著月白緞的長衫,任憑亂發飛舞,仿佛冥海之上亙古不化的冰山,任狂風暴雨,依舊傲然而立。

吼!箕星宮的宮門裏,忽地刮出一陣龍卷風,隱隱的有一條風龍在其中飛旋,激蕩的星宮旁邊的星河湧動,吸起了星河之水,向著葉九卷來。

葉九冷笑一聲:“風伯!還不快快現身迎客!區區雕蟲小技,也敢在本天尊麵前賣弄!水之本源!坎為水,水柱擎天!”

葉九揮袖往坎地上一帶,一衣帶水同樣從星河中卷起了如龍王吸水般的通天水柱來,正迎上了箕星宮竄出來的龍卷風。

嘩啦!

一陣水響,葉九的水柱擎天蓋住了龍卷風,巨浪拍向箕星宮的宮門,濺出無數水花來!

這水花不同於尋常的水花,各個兒堪比太乙真仙修為散出的水箭術!啪的震散了箕星宮門,掃把狀的箕星宮就好像坍了台似的,雕欄玉砌的星宮建築,都被葉九的水之本源加上天書坎卷道術,擊打的搖搖不穩。

雖然如此,葉九的目光還是一凜,暗暗奇怪,這一擊居然沒有徹底轟開箕星宮,甚至連箕星宮的一角都沒有完全擊碎,難道星宮之中另有護宮陣法?

就在葉九疑惑之際,滿是水跡的箕星宮門陰沉著臉走出一人來!

“同樣是太乙真仙!看來是傳說中掌天下之風的風伯了!”

葉九凝神細瞧,隻見出來的風伯是一個白發銀髯的老者,左手持著日月輪,右手執著芭蕉扇。

風伯沉著臉,皺眉道:“何方神聖?敢擅闖老夫的箕星宮!還毀我宮門,是何道理?難道你不知曉老夫風伯方天君之名麽?”

葉九一手持起雕著古楊柳的玉墜,運法力遮住無憂天尊四字之下自己的名姓,淡淡的道:“先天宮,無憂天尊!本天尊來不得麽?”

風伯右手攥著的芭蕉扇險些扇掉,驚呆了半晌,用神識細看古楊柳玉墜令牌,果然是先天宮之物,不知何時祖師伯楊眉大仙收了這麽個蠻橫的門人弟子,簡直就跟小祖宗相似。

風伯趕忙陪下笑臉來,話也說不利索了,訕訕的道:“啊、啊!原來是先天宮的無憂天尊駕到!有失遠迎!恕小老兒孤陋寡聞,不知天尊是何時進的太古之境?”

葉九一聽就明白了這個老奸巨猾的老家夥的用意,葉九在先天宮也呆了一段日子了,知曉先天宮處在太古之境,在當初混沌未分時,留下的太古之境,遠在三十三重天之外,不是這小小的天罡二十八宿之一的箕星宮甚至三十五重天的碧遊宮所能比的。

風伯問他何時進的太古之境,分明是在拐彎抹角探聽他的來曆,葉九又豈能中計?

葉九冷笑道:“你少來這套!本天尊前來,是要你箕星宮中一物!你若肯交出來,本天尊即刻走人!”

風伯心裏登時一緊,難道他是來索要五方旗的?這可是箕星宮至寶!是師尊通天教主傳給自己的極品陣旗,斷然不能給他!

風伯心裏是這樣想,臉上卻不能帶出來,依舊是滿麵春風,一拍胸脯,滿是疑惑的詢問道:“不知天尊所要何物?但凡是先天宮要的,小仙無不應允!”

葉九冷冷的道:“天書巽卷!除山風盅外的七頁,都在你手中!交出這天書巽卷七頁就成!”

風伯臉色頓時變了,天書巽卷本來就是由他代表著碧遊宮同玉虛宮、兜率宮這兩宮精通風係道術的三清弟子共同撰寫,並且得到老祖鴻鈞道人的首肯。

而當日天書八卷從仙妹小玉手中通過神農鼎的焚燒散落塵世後,碧遊宮上下聞著信兒,糾集眾仙之力,好容易才尋到的。還是通天教主親手交給了他,命他執掌這天書巽卷七頁,如果以後鴻鈞老祖問起,碧遊宮上下臉上也有光,風伯跟著更能得到老祖的器重。

所以這天書巽卷的七頁就好像是風伯的身家性命似的,怎肯輕易與人!風伯吹胡子瞪眼,搖頭晃腦袋,不悅道:“哦!老夫明白了!你們先天宮的小玉不慎散落了我們鴻鈞老祖的天書,想來是祖師伯楊眉大仙他老人家命你收集天書殘頁,是也不是?嘿嘿!如今天書巽卷的七頁的確在老夫手裏,但這是我碧遊宮門人弟子孝敬給鴻鈞老祖的!怎能交給你,讓你請功?哈哈哈!旁的可以給你,但天書巽卷斷斷不可以!”

葉九目光一凝,沉聲道:“當真不給?”

“不給!”

風伯的火氣也上來了,老爾彌辣,其他的一切都好商量,甚至這無憂天尊蹬倒他的星宮都可以遷就,唯獨在這件事上,決不能讓步。

畢竟星宮塌了可以重建,天書巽卷要是遺失了,通天教主在盛怒之下非要風伯的命不可!即便看在師徒多年的情分上饒他不死,也足以夠從天上貶謫到下界轉世輪回上幾度,到時候是誰執掌天下八方之風,就難說的很了。

葉九一陣冷笑:“好!你這老糊塗執迷不悟,堅持不給,本天尊就踏平箕星宮,非要你獻出來不可!”

葉九因為與通天教主之仇,本來就對碧遊宮的門人弟子沒有任何好感,這老家夥風伯作為碧遊宮通天教主座下的得意門生,就算是今天不教訓,以後有朝一日闖上碧遊宮,也是要教訓的!

所以葉九根本不用多想,點指掐訣,施展天書雷係道術,一指星河雲天,沉聲喝道:“雷動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