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五百八十八回 射日弓逞凶!破五方旗!

字體:16+-

葉九一指星河雲天,沉聲喝道:“雷動九天!”

霎時間,天雷怒!風雲色變!

箕星宮的眾小仙趕忙躲進宮裏,再也不敢出來探頭縮腦。

風伯方天君臉上也現出了凝重之色,趕忙揮動芭蕉扇,大喝道:“風起兮!驟雨狂風!”

就見箕星宮前,數條風龍卷積起星河之水,隨著風伯一扇,如狂風暴雨一般,鋪天蓋地盡是風雨,好似根本無懼雷光的金蛇狂舞,穿破雷動九天而來。

“祥雲霧靄,封!”葉九清冷的聲音傳出,一指狂風驟雨。

天書雲係群封祥雲霧靄,封印天地間一切煙嵐、雲霧、水汽!

所有的風龍水龍為之一頓,變作冰雕!甚至連濺起的水滴,都化作了點點冰棱,瞬間齊齊被封印住。

風伯大吃了一驚,早在出箕星宮之前,就和葉九來了一次道術對決,如今第二次落敗,看樣子自己最得意的風係道術在這先天宮無憂天尊麵前,根本占不上一絲便宜。

想到這裏,風伯萌生退意,祭出日月輪,如電光石火般的擊向葉九,身子卻趁勢退入了箕星宮。

葉九冷笑一聲,托起上古神器封天印,迎著日月輪祭了出去。

轟的一聲巨響,日月輪被上古神器封天印天圓地方的符印一撞,立刻碎成數瓣兒。

風伯跌足哀歎,肉痛不已!這可是他最趁手的仙器,僅次於掌控八方之風的芭蕉扇,居然一擊就碎了!難道這無憂天尊手中拿的是傳說中的先天宮先天至寶,上古神器封天印?

風伯越想越是後怕,趕忙閃身進入箕星宮大殿陣中,催動極品陣旗五方旗,意欲抵擋葉九的攻勢。

葉九見風伯和眾毛神小仙都鑽進了箕星宮,微微皺起眉頭,心中一動,在箕星宮外葉九一邊布置著天羅地網,融合火之本源和雷之本源,打下火係禁製陣法和雷池陣法,一邊朗聲道:“風伯!你若識相,快快交出天書巽卷,本天尊馬上走人!否則的話,踏平你的箕星宮!保管讓你跑不掉!”

“廢話少說!不給就是不給!妄想踏平本天君的箕星宮?哼哼!你不來是你的便宜,來就是死!你敢闖陣嗎?”

風伯冷笑幾聲,也豁出去了,持著芭蕉扇往四方一扇,親自掀起了箕星宮大殿的頂,周圍的玉棟雕欄隨著狂風呼啦卷起,散落星河之畔!

葉九一怔,敢情是自個兒還沒動手,風伯就先把自家的星宮拆了,但等到葉九凝神觀瞧時,心神為之一怔!

原來在箕星宮內,擺著傳說中的仙界頂級陣旗五方旗,設成五行陣!

而風伯就盤膝坐在中央戊己杏黃旗下,同樣是一臉的凝重!

葉九再看看那些守衛四方陣旗的司星小神,都是天仙的修為,不由得一陣冷笑:“果然有五方旗!隻可惜啊風伯,替你守衛陣旗的都是些毛神小仙,經不住本天尊一擊!”

風伯胡子一吹,眼珠子一瞪,反唇相譏道:“是嗎?隻管來試!若非是看在先天宮的麵上,對付你一個太乙真仙,根本不用擺開五方旗,隻老夫一人足矣!但又想到你們太古之境先天宮的地位,論輩分算下來,老夫還得稱呼你為師叔,所以不得不動用五方旗抵禦!”

葉九不容分說,立刻祭起了一條巨大的禦天之龍,在身後衝天而起!

緊接著隨之又祭起了象地之鳳,同樣是鳳舞九天飛起,張開遮蔽星空的赤焰巨翅!

箕星宮的眾小仙躲在五方旗的五行陣裏,紛紛驚駭道:

“這是什麽神通!不像是召喚出來的神獸啊!”

“看起來似乎是幻獸!是四大神獸之二的幻獸!定是這個樣子的!”

“不像不像!四大神獸之首是青龍,而他祭起的巨龍是條白龍,奇哉怪也!”

“看這聲勢,白龍和鳳凰的實力不下與任何一個太乙真仙!咱們的鎮宮之寶五方旗能抵的住嗎?”

風伯在心驚之餘狠狠瞪了他們一眼,無怪乎是先天宮的無憂天尊,不僅僅有上古神器封天印,還有如此強大的神通,直接以法力幻化出兩大神獸來。風伯對著守衛陣旗的小仙大聲喊喝道:“都給我留神在意,守護住陣旗!以五行陣的威力抵抗!這兩個大家夥是傷不了你們的!”

正在風伯大喊大叫的囑咐之時,葉九突然從乾坤袋中拍出一物,通體赤紅的弓身,一隻赤紅如血的炎箭!

“什麽!上古神器之一,射日弓!”

風伯瞳孔猛的一縮,暗道聲不好,趕忙躲在中央戊己杏黃旗後。

其他守護四方的小仙稍稍躲的慢些,就聽得弓弦一響,射日弓開弓放箭!

炎箭帶著破空的尖嘯,劃出萬丈的火焰,射向正對著他的南方離地焰光旗。

“啊!”

一聲淒厲慘叫,守衛南方離地焰光旗的小仙登時道消命隕,而焰光旗的陣旗本來就是火屬性,瞬間被射日弓帶起的罡風赤焰吞沒,登時燃燒起來。

風伯從中央戊己杏黃旗後爬出來看的真切,心咯噔的往下一沉,五方旗的五行陣本來完美無缺,但隻要一旗被毀,其他四旗也跟著遭殃,這是他萬萬不能去麵對的。故此風伯拚命的大喊大叫道:“快!快頂上去!到南方離地撲滅火焰!”

眾小仙此時一陣大亂,親眼見著修道萬年的天仙被一箭射中就瞬間隕落,都是震撼不已,如今也顧不得許多,隻有前仆後繼的去補南方離地焰光旗的空缺,準備撲滅焰光旗的火焰。

葉九又豈能讓他們得逞,清冷的聲音傳出:“補天如意!幻化東皇鍾!”

嗡的一聲驚天巨響,葉九的補天如意幻化做東皇鍾,正扣住了南方離地焰光旗,讓其徹底稍微灰燼,同時也打開了五方旗的五行陣缺口。

眾仙的心神又是劇烈的震動!

“怎麽!還有一樣上古神器!”

“好像是上古第一神器,太古之初的東皇鍾!乃先天宮的鎮宮之寶!連楊眉大仙他老人家都極少祭出,竟然輕易讓無憂天尊使喚,不怕震斷了星河,毀滅了整個天罡二十八星宿嗎?”

風伯的心裏同樣翻起了滔天巨浪!且不說這個東皇鍾是真是幻?就憑著接連三樣的上古神器,他是絕對抵擋不住的!

五方旗都被毀是在意料之中了,風伯也沒有時間去考慮搬救兵來不來得及,隻得一咬牙,從風袋中打出仙界傳音符,順著極強勁的風勢,意欲打上三十五重天的碧遊宮,請師尊通天教主!

誰知他的仙界傳音符剛飛向身後不足十裏遠近,立刻碰上了葉九布置的天羅地網的雲屏上,就如進了團棉花相似,沒出多遠就被雲霧鎖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