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紗

段四一 難過

字體:16+-

段四一難過

養心殿後殿非常安靜,原本該當值的太監宮女都被陳沅喊出去了,於是整個院子裏連一個人都沒有。張問和方素宛在東梢間裏說了一陣話,這時太陽也慢慢下山了。西天的夕陽看著不動,但是它沉下去後才讓人覺得它的移動仿佛就在眨眼之間。

暮色也就漸漸降臨,院子外麵的燈籠都點亮了,唯獨這養心殿後院一片黯淡,因為當值的奴婢們不允許進來。東西梢間有人,燭火倒是點亮了。

此時方素宛已匍匐著趴在了東梢間正北的禦座上,脖子上纏繞著一條白綾。因為她怎麽也算是張問的女人,所以張問有點下不起手,不由得問道:“真的要這麽做嗎?”

方素宛回頭對著張問點了點頭,說道:“頻臨死亡的感受,會讓人沉迷。”

張問遂不再猶豫,把她脖子上的白綾打了個花扣,右手抓住一頭向後一拉,立刻就將方素宛的脖子勒緊了,她張開小嘴仰起頭,臉上已有痛苦之色。

這時張問用另一隻手撩起了她的長裙,推到了她的腰上,然後腿下了她的褻|褲,褲子下滑,滑到了她的腳腕處,於是束縛住了她的雙腳。還好翹翹的臀部沒有傷,白皙一片緊|致光滑,還反射著燭火澄澄的光澤……張問忍不住握住了她的髖部,這是他認為最好看的部位。

她的膝蓋上有一片青紫的瘀傷,大概是摔傷的。此時方素宛的秀發淩亂散開,上衣被撕破,削肩和背部半露,上麵又隱隱有些傷痕,叫人看了心生愛憐,腰間腿上已不著寸縷,白生生的美好肌膚,梢間內頓時充滿了香|豔。

此情此景,張問已不太把持得住了……想來當了皇帝,要節製情|欲何其困難,後宮佳麗三千都等著自己,各種各樣的女子都有,實在不能清心寡欲。

他急忙拉開了自己的腰帶,向方素宛的翹臀靠了過去。那軟軟的河蚌之處仍舊幹幹的,但張問顧不得許多了,再說方素宛先前自己叫他不要憐香惜玉的,他便強行往裏麵塞。

大概是張問隻忙著搞那事去了,右手的白綾鬆了一些,方素宛能說話了,隻聽得她說道:“好痛啊,皇上,白綾,別鬆了……”

那幹澀卻溫暖的地方,粗糙的皺|褶刮得張問渾身都打了個冷|顫,腦袋像是抽了一下筋似的,刺激的感受難以言表。於是他便在這樣的衝動中使勁拉緊了白綾,方素宛開始掙紮起來了,大張著嘴,一手捂住脖子試圖去拉白綾,另一隻手向後猛推張問,喉嚨裏發出一聲聲沉悶的聲音。

她的全身都繃緊,用力推著張問,力氣非常大,張問也沒料到此時她竟然會有這麽大的力氣。不過張問想起她說不要鬆手的話,於是用力壓住了她,否則立刻就會被她推開。

方素宛的嘴巴慢慢張了開來,可以看見濕潤的粉紅色的舌尖,因為窒息,她那白皙俏麗的娃娃臉憋得緋紅,腦門上也沁出了些許細細的汗珠,她掙紮的力度絲毫沒有減弱,在張問的身下拚命扭動著身體,試圖擺脫出來。但是張問畢竟是男人,力氣更大,他用兩隻膝蓋緊緊地卡住了方素宛的髂骨,硬是把她固定在了軟塌上動彈不得。她的兩條腿一曲一伸,用力地一蹬一蹬地,有幾次,甚至差點把張問從她的後背上掀下來。張問努力維持著身體的平衡,任憑她如何掙紮,硬是不鬆手。

看著方素宛如此痛苦拚命地掙紮,張問心裏也冒出了隱隱的不忍。

不過很快張問就嚐到了這種極端遊戲的快感,方素宛因為全身都在用力,腿間那地方也是堅韌有力地箍著他的活兒,讓他嚐到了無比濃烈的感受,就算是張太後那天生的名|器,也比不上此時方素宛。

又因為她那裏幹得厲害,輕輕一動就給張問強烈的刺激,他險些立刻就繳械了。

“鐺鐺……”方素宛掙紮得更加厲害,手拚命地四處亂刨,把旁邊大案上擺設的陶瓷瓶子都掀翻在地,摔得一陣亂響。張問隻有用盡全身力氣才鎮得住她,下麵也顧不上**了,隻能深深地刺進她的身體裏麵,這樣壓著她一動不動,饒是如此,下麵傳來的感覺也是十分強烈的,因為她的身體在抽|搐,緊緊地箍著張問的東西抽|搐著。

別說方素宛的體力不如張問,就算是張問自己,因為要用勁按住她,他自己也感覺有些乏力了,手指幾乎都已麻木,四肢軟得隨時可能會抽筋一樣。方素宛也是體力不支,而且因為無法呼吸,更加支撐不住,她的身體漸漸軟了下來,但偶爾又會受不了窒息的痛苦,爆發一次,拚命地掙紮一陣,然後又軟下來。

她的眼睛裏透射著恐懼的光輝,使勁地扭著脖頸,嘴裏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口水也慢慢順著嘴角流了出來。

這樣的情形,讓張問覺得自己在親手謀殺一個人一般……他殺過的人不少,但是大部分隻是他下令處死的,並未親手殺死他們,沒有親眼目睹的殘殺,和親自動手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就算是他親手殺的人,也幾乎都是在戰場上,他們手裏拿著武器,那是戰爭,也是完全不同的。

方素宛的手在空中亂抓一陣,但是她抓不到任何東西,猛烈的掙紮隻能使她更快地消耗僅存的體力和氧氣,她的臉很快變得緋紅,嘴巴努力地張了開來,徒勞地試圖呼吸到空氣。然後她的身體開始不受自己控製地**,雙腿繃直使勁蹬著,“咕咚“一聲什麽東西掉落在地板上,張問扭頭望去,隻見是她的鞋被蹬掉了。

張問喘了一口氣,低頭看了方素宛一眼,隻見她的臉上因窒息而產生的紅暈十分妖|豔,眼睛半開半閉,從長長的睫毛下麵露出了迷離的眼睛,居然呈現出了一種嬌憨的模樣,鮮豔的嘴唇詭異地咧著,從嘴角溢出了一縷細細的帶著泡沫的唾液,舌頭在嘴裏緩緩地蠕|動,濕|潤的舌尖緊緊地頂在銀牙後麵……臉上的表情,竟然是異常興|奮陶醉的模樣。

這時張問猛然發現,她那鮮|嫩的河蚌裏麵,已是泛濫成沼澤一般……她竟然在這種時候才動情。片刻之後,那充滿皺褶的溫|濕之處一陣悸動,緊緊地箍著張問,就像是在用力地吸|允著一般,一股溫暖的水分燙得張問一個激靈,一不留神,他感覺背脊處一陣發麻,瞬間傳遍全身,身體一抖擻,交代了出去。

無法壓抑的疲憊立刻充滿了張問的全身,他伏倒在方素宛的背上,手上也放鬆了,拉緊白綾的力道立刻放鬆開來。這時張問感覺腿上一熱,方素宛竟然失|禁了。

張問喘了一會氣,有些擔憂她的安全,忙拍了拍她的臉,喊道:“方安嬪,你沒事吧?”

方素宛咳了一聲,眼睛也不睜開,輕輕搖了搖頭,算是回答。張問見她還有動靜,這才放下心來。

此刻她的身體軟得就像沒有骨頭一般,伏在軟塌上,依然在一陣陣地抽搐。張問從她的身上爬了起來,低頭看時,地上濕了一灘,真是狼藉一片。

方素宛褲子也不提,依然光著臀這麽趴著,她是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張問拿了塊毛巾將她的腿擦了擦,這才幫她提起褲子,放下長裙。

良久之後,方素宛才恢複過來,一臉的疲憊,卻是帶著微笑,她說道:“皇上,臣妾把屋子弄髒了,對不起……”

張問搖搖頭道:“一會讓奴婢們來收拾。你休息一下去洗個澡換身衣服吧。”

方素宛感覺到了自己身體裏充滿了粘|稠的東西,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紅暈:“臣妾記得皇上……好厲害的,剛剛還不到一炷香時間吧,沒想皇上也這麽快,您是不是也喜歡這樣哦?”

張問沉吟著,回憶起剛才那難以理喻的“遊戲”,自己也說不上來是什麽感受,大約有一種瘋狂和扭曲。他搖頭歎息了一聲,用憐憫的目光看了一眼方素宛,這個女人,真的沒救了。

於是他答非所問地說道:“你要是覺得這樣才快活,朕也就隨便你……注意安全,你要是死了,也會有人難過。”

房間裏有股比較難聞的氣味,張問說罷,便轉身往外走:“圍房後麵有沐浴的地方,一會你收拾一下,然後讓陳沅派人送你回去。”

他剛打開房門,這時聽得方素宛在後麵說道:“皇上,要是臣妾死了,難過的人會是你嗎?”

張問想了想,她父親方敏中還在,現在是通政司的官員,不知道方敏中會不會對一個女兒難過……張問會難過嗎?他也不知道,至少他現在覺得對方素宛沒有多少感情可言,但是他一向對自己的女人比較溫情,便回頭說道:“朕會難過的,所以你要學會愛惜自己。”

後麵的方素宛嫵媚的笑容凝滯在臉上,呆呆著看著張問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