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紗

段四二 巡狩

字體:16+-

一日早朝的時候,天才剛蒙蒙亮,大臣們都在禦門外等待,宮殿屋簷下的燈籠還亮著。這時太監李芳從門裏走了出來,眾人一看心道皇帝今日恐怕又不上朝了。

李芳走到人前的台階上,便咳了咳清清嗓子說道:“上諭,今年風調雨順,到了秋收季節,朕心大快,決定率禦林軍出京北上狩獵,不日便回。茲國事交由內閣及司禮監商議處置。”

上諭一念完,大臣們立刻炸鍋了,叫嚷一片,起先是埋怨怎麽事前一點都不知道,後來有的大臣不知道怎麽把火燒到了李芳身上,對著他破口大罵,甚至有人把李芳比作明朝的太監王振,蠱惑君心禍害朝政雲雲。李芳百口莫辯,急得直跺腳:“咱家隻是傳聖旨,咱家隻是傳上諭……”

這時站在前麵的顧秉鐮轉身對朱燮元說道:“皇上調動禦林軍,朱部堂不知道?”

朱燮元瞪著眼睛道:“昨天一點風聲都沒有,今天一大早我就來上朝了,什麽也不知道啊。”

顧秉鐮有些氣憤地說道:“一定是禦林軍指揮使章照的責任,他故意隱瞞大臣。”

君權至上,皇帝要調兵自然是合法的,但作為掌管天下兵馬調動的兵部竟然事前不知道,這讓朱燮元也很是氣憤,又將氣憤轉移到了章照的頭上:“這個章照,他是顧頭不顧尾,隻管今日得寵不管明日的浪子!”

都是些飽讀詩書科舉出身的人,看似簡單的說話之間其實帶著典故,朱燮元這句話是說明朝正德年間那些武將,跟著正德皇帝練兵打仗一個勁胡鬧,完全不管文官們的意見……正德在時,武將們是寵臣,沒人敢把他們怎麽樣,但正德一去,那些武將沒有一個得到好結果的。朱燮元如此說章照,其實就是說百年之後他們家恐怕會因為得罪的人太多而受到報複。

顧秉鐮也是文官,和朱燮元頓時一個鼻孔出氣,冷笑道:“章照在遼東做大將時,就不聽朱部堂的調遣,回到京師天子腳下,他能聽朱部堂的?”

另一個文官也煽風點火道:“咱們還是別對章照抱什麽希望了,他以前不是早就說過了,他章照是皇上的人,隻聽皇上的?”

就在這時,黃仁直在人圈外麵淡淡地說道:“老夫看還是別罵章照出氣了,要不是皇上自己想要出京,章照能起什麽作用?”

黃仁直說話的聲音不大,但是眾官都回頭看著他。黃仁直摸著胡須,半眯著眼睛故作高深地說道:“幾天前皇上不是說要禦駕親征?經大臣們勸阻,這事便擱置了下來,老夫瞧皇上今日突然率兵出京,恐怕是還惦記著禦駕親征之事。”

就在朝臣們爭吵的時候,張問已經來到了德勝門下,兩萬驃騎營官兵已經列陣以待。而且張貴妃(張嫣)竟也在場,她正站在德勝門城樓上觀看張問,因為張問今天身披黃金甲,腰帶牡丹重劍,恰恰這兩件東西都是張嫣送的。

驃騎營將士的胸甲是黑色的,身上的鎖子甲也是灰黑色的金屬色澤,於是萬馬陳列黑壓壓的一片,而一大片黑色之中,點綴著一騎金黃色,那便是身穿金甲的張問。

指揮使章照,大將葉青成等跟隨在後,張問在紫禁城裏憋了這麽久,策馬奔騰在萬軍之中,心情顯然非常的好,一邊飛奔一邊大喊道:“朕帶你們出去活動筋骨。”

禦林軍官兵見皇帝英武異常,自然心生崇拜,也是群情激動,高呼“萬歲萬萬歲”。張問舉起劍鞘,高喊了一聲:“出發!”

皇帝策馬當前,後麵猶如洪水一般的馬隊列隊跟上,向北而去,計有官兵兩萬人,戰馬六萬匹。時京師宿衛部隊有一二十萬,分作東西兩官廳管理:東官廳主要管製輪宿的班軍;西官廳下屬皇帝親衛部隊禦林軍,也就是以前的西大營六萬,分作驃騎、神機、鐵軍三營。其中驃騎營是全騎兵部隊,張問今天帶的人馬便是驃騎營,大將葉青成,禦林軍指揮使章照也在其中。

禦林軍的戰馬養了這麽久,個個膘肥體壯,體力甚好,大軍早上出發,一日便到達了密雲。此城距離長城古北口已經不遠了,章照等將領都勸張問在密雲休息一晚,然後在附近轉一圈便回京。但是張問意猶未盡,下旨紮營休息,明日出關狩獵。

章照和葉青成大驚失色,忙跪倒力勸道:“皇上,一出長城,便是蒙古人的地方,可能會被蒙古誤以為是大乾軍在挑釁,他們極可能反擊我軍發生衝突,我軍軍力不足,皇上貴為天子,如遇危險,臣等萬死不能抵罪啊。”

張問笑道:“就是要讓外藩知道,我大乾軍也可以出關作戰,朕明日親率大軍出關,讓他們見識見識。”

眾將萬萬沒有料到張問會出關狩獵,這時個個都十分擔心,以為準備不足,恐遇意外。張問則說道:“明日我們一早出關,巡狩半日打些野味,日落之前便退回長城,沒有什麽好擔心的,朕不信蒙古軍能動員那麽快,一天之內就能集結兵馬?就是因為事前我們沒有準備,也就不存在泄漏軍機的問題,所以此行必然安然無恙。”

勸諫無果,眾將隻得連夜準備關防印信,派出伺候出關預警。第二天,張問果然膽大地率軍出關。

古北口長城部有大乾重兵,是防禦北方蠻族的一道極其重要的防線,在不到一百裏的長城段上,就有有敵樓烽火台一百七十二座,煙墩十四座,十六個關口,三個水關長城,六個個關城,三個甕城;還有許多衛、所、堡分布在外圍。

驃騎營通過鐵門關之後,外麵還有許多漢軍的據點,在靠近長城的地區還是比較安全的,但張問不想隻停留在長城附近,下令大軍加速行軍,直驅蒙古人的地盤,一路狩獵。

等到中午的時候,路過的地方已經可以看見蒙古人的帳篷了,那些部落看見了乾軍鐵騎,完全沒有準備,都十分緊張,好在乾軍並未燒殺搶掠,隻是轉悠著打獵,然後就策馬而走。

章照見到這樣的情形,之前的擔憂也減少了許多,竟然對張問建議玩點刺激的,把蒙古人的部落洗劫一番。但張問拒絕了他的建議:“前不久蒙古人才派遣使者要求議和,剛過不久咱們就挑起衝突,對國事不利,況且大乾內部尚不完全安定,廣東叛賊也未剿滅,克製方為良策。”

驃騎營在關外轉悠了一圈,安然無恙地在黃昏時分回到了長城,在長城下紮營休息。

巍巍大山,雄關在望,邊牆腳下點起了無數的篝火,將士們一麵煮飯,一麵烤著打來的獵物,粗曠的歡笑聲在原野之間回蕩,讓人的心胸一下子就開闊了。此時出關雖然隻有一天的時間,但是寄托了張問心中的抱負,長城不應該是王朝的主要防線,大乾的勢力應該擴張出去,在異族腹地建立要塞據點,向外邦派遣官員監視,分化控製周邊。

這次出京,也是起到了鞏固皇權的作用,用事實證明了皇帝不僅能夠直接調兵,而且可以毫無阻礙地通過各種邊防要塞軍機重地。這樣的情形,不是隨便一個皇帝能辦到的,皇權雖然名義上最大,但是曆史上也經常受到這樣那樣的限製。

不過待張問回到京師之後,免不得又被大臣罵了一通,他也不以為意,雖然任何人被罵心裏都不高興,但張問還是在早朝的時候表彰了幾個罵自己的大臣,說他們忠心……

禦駕親征的事又被重新提起,內閣首輔等人依然反對,但很顯然如果皇帝執意要幹,他們也沒有辦法,之前張問突然出京巡狩就說明了問題。

與上次不同的是,這次黃仁直一派的官員反對的聲音很小。

……

黃仁直下朝之後在內閣衙門的休息間裏拜見了皇後張盈,對皇後說道:“禦林軍驍勇善戰,以一當十,以前西大營六萬不帶盔甲,生生從正麵擊潰了福王叛軍十餘萬,其戰鬥力和忠誠度是沒有問題的。皇上如率禦林軍南下,應該沒有什麽危險。”

張盈軟軟地坐在正上方的椅子上,表情漠然地說道:“黃老的意思,大臣們極力反對皇上親征,是不想皇權過大的原因?”

黃仁直點點頭道:“正是如此,權力此消彼長,如果皇上掌握了一切,大臣們的利益也會受到損害。”

張盈淺笑了一下,說道:“黃老也是閣臣,為什麽今早我聽說你的人隻是做做樣子,不怎麽反對皇上親征了?”

黃仁直起身關上房門,走到張盈的麵前,低聲說道:“老臣想,這次皇上極力要禦駕親征,恐怕不隻是要對付廣東叛軍。”

“哦?”張盈若有所思,“說下去。”

黃仁直繼續說道:“自明朝遷都北京以來,朝廷的稅賦和用度主要便是依靠漕運南方富庶之地的物資,江浙一帶尤其富庶,乃是我大乾朝的糧倉和財政根本所在,皇上是絕不願意看見南邊形成錯綜複雜樹大根深的勢力,否則又會重蹈前明的覆轍。這次皇上禦駕親征,前往南部,恐怕同時也想鏟除那些利欲熏心之人。大凡縉紳地主要勾結取利,多半會和地方官吏狼狽為奸,江浙一帶的官吏,可是新浙黨的根本所在……”

張盈看了一眼黃仁直:“你覺得海禁一事和新浙黨有關,和沈貴妃有關?”

黃仁直撚|著山羊胡,半閉著眼睛緩緩地點點頭:“絕脫不了幹係,隻在幹係大小的問題。”

張盈道:“皇上對沈貴妃是很信任的……”

黃仁直默然不語,張盈想了想又道:“司禮監的李芳也對我妹妹說了海禁的事,王體乾等人都認為此事幹係重大,恐怕和沈貴妃有關,所以一直都是小心謹慎地對待。”

黃仁直歎了一口氣道:“皇上春秋鼎盛,老夫是遇不到皇位交替的那一天了,不過皇後您一定不能掉以輕心,沒有遠慮,必有近憂。”

張盈的眉毛一挑,不由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左右踱了幾步,她確實對沈碧瑤很有戒心。沈碧瑤這個女人很不簡單,很早以前張盈就曾在她的手下,那時候沈碧瑤隻是一個背景有些複雜的商賈,如今勢力不可同日而語,威脅是巨大的。

雖然太子是張盈的妹妹生的,皇位應該會傳給太子,但是世事難料,萬一沈碧瑤或是投靠她的妃子又生了一個皇子,沈碧瑤有如此能量,不得為了自身安全和處境不擇手段爭奪皇位繼承權?就算沒有皇子,一旦張問不在了,很多事情也是難以預料的。

這時又聽得黃仁直說道:“皇後娘娘,讓皇上南下,對我們來說不一定得利,但並不是壞事。”

張盈停下腳步,看了一眼黃仁直道:“你說得不錯,不是什麽壞事。我也會密令玄衣衛,注意沈碧瑤一黨的動向,隻要抓住他們和禁海的人有關係,便可讓皇上看清沈碧瑤的險惡用心。”

……皇後想去哪裏,去了哪裏,張問一般不會管,他對自己的女人還是很信任的。但是,皇後的目標確實太大,張問不過問,沈碧瑤的人卻是盯著的。

張盈尚在內閣衙門沒有出來,消息已經傳到了長春|宮。沈碧瑤基本不出門,但耳目卻是不少,對外麵的情況了如指掌。

去長春|宮見沈碧瑤的人是沐浣衣,這個女子臉上有點雀斑,一張鵝蛋型的臉,是沈碧瑤身邊最老的一批心腹之一。早在張問任浙直總督的時候,被困在福建,前去接應的人中就有沐浣衣這個人。

當沐浣衣進入長春|宮後殿時,一陣清幽的琴聲就悠揚地傳了過來,她一邊走一邊聽,聽出正是沈貴妃在彈琴,貴妃每日除了教習小公主學習,處理沈氏財閥內部的事務,總是會抽出時間彈彈琴,音樂可以逃逸人的情|操,豐富人的內在。

沈碧瑤的聽覺也是十分靈敏,她喜歡安靜,也喜歡聽一些輕輕的聲音,如鳥鳴,如風聲,甚至人的腳步聲。從腳步聲就聽出了來的是什麽人,一般的侍女和外麵來的人走路是完全不同的。

沐浣衣剛走到屋簷下,琴聲就嘎然而止,裏麵傳出沈碧瑤的說話聲:“不用通報了,叫她進來說事。”

門口的白衣近侍聽罷便不阻攔,沐浣衣徑直推開木門,走了進去。沈碧瑤取下指尖的指套,頭也不抬地說:“說吧。”

沐浣衣忙躬身說道:“娘娘,奴婢有兩件事要稟報。其一,魏國公(沈光祚)傳來消息,今日早朝時,黃仁直一派不再反對皇上禦駕親征了;其二,半個時辰以前,皇後去了內閣衙門,至奴婢進宮之前一直未返。”

沈碧瑤低頭沉思了一陣,淡淡地說道:“我知道了。”

沐浣衣見狀,疑惑地說道:“娘娘就沒有什麽事吩咐奴婢去做麽,我們該如何應對皇後那邊的人?這兩個月來,朝廷裏一直傳言南方力主海禁與皇上作對的事,和娘娘有莫大的關係。今天的這兩件事情,說明了皇後一派正想在海禁之事上做文章……”

沈碧瑤抬起頭,打斷了沐浣衣的話:“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她沉默了一陣,又說道:“如果見著沈大人,告訴他不要輕舉妄動。這件事本來就和我們沒有關係,隨別人說去。既然不是事實,皇上會清楚的。”

沐浣衣壓低聲音道:“上次皇上來長春|宮,提起禦駕親征的事,娘娘為什麽一點也不反對呢?皇上要南下,恐怕不隻為了對付廣東叛匪吧?”

沈碧瑤道:“禦林軍能征善戰,皇上此行並無太大的危險,至於江浙那邊的事,與我何幹?而別人想用這樣的事做文章,也得皇上相信不是。”她說到這裏,想起張問上次對她說的話,說隻要貴妃說沒有關係,就算事實擺在麵前也不信,沈碧瑤想到這裏,嘴角不由得浮現出了一絲微笑。

她笑著說道:“算來算去,有什麽用?你們都別太緊張了,皇上才三十出頭,春秋鼎盛,時間還長得很,急什麽啊。”

“是,奴婢明白了,剛才奴婢隻是替娘娘作想,一時情急。”

沈碧瑤輕輕歎了一口氣,頗有些無奈的感受。現在她也把什麽東西都看得有些淡了,不由得說道,“皇上在時,我心裏有個人牽掛著,百年之後皇上萬一不在了,我是不是還在也說不清,想得太遠也沒有用,誰知道以後會成什麽樣的狀況呢?”

沈家如今富可敵國,錢財利益對沈貴妃來說不過是一堆數字,她也不在乎,正如她說的,如果張問不在了,她也覺得自己孤單地活著也沒有太大的意思……隻是,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她的小公主翠丫,不知翠丫會不會因為權力鬥爭而受到牽連。

所以沈碧瑤歎氣,人生總是有些身不由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