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逆臣

第二章:風流公子

字體:16+-

足夠四個人翻雲覆雨的軟床,床閣還圍著薄如蟬翼的青紗,透過青紗望出去,銅鏡銅盆、木桌木凳,連地板都是粗糙的黑木,桌上放著的茶壺茶杯也粗糙樸實,一看就不是現代的東西。靠牆還有一方梳妝台,上麵擺放著胭脂水粉,還有一個細腰花瓶,花瓶裏插著幾支長長的羽毛。

“這是在拍電影?”楚雨撥開青紗下了床,心中納悶道:“難道我這是在橫店了?我不是要去醫院嗎?怎麽到橫店來了?該死的老張不會真的弄我來拍電影吧?”楚雨在圈裏可是小有名氣的,長得帥氣,武功好,小導演不用說,就連最有名的張一某大導演都曾經請他吃過飯,想讓他來當他新電影的男主角,可是楚雨卻不想進娛樂圈,所以回絕了,但是看到此場景,還以為那老張給他來個霸王硬上弓呢。

他慢慢走到窗前,撥開厚厚的窗簾,一股刺骨的寒風撲麵而來,楚雨禁不住打了個冷戰,偷眼向外觀看,見是個方形小院,院中一顆桃樹,四周都是二層小樓,院裏有人點了一堆火,十幾個人有男有女正圍著火堆談笑,他們都穿著古代衣服,棉袍棉帽,裹得嚴嚴實實。

楚雨向左右看看,卻沒見任何一個“劇組人員”,攝像機之類的器材也沒見一個,隻遠遠聽到外麵傳來零散鞭炮的聲音。

正在疑惑之間,忽聽房門一聲響,一個胖胖的中年婦人走進來,她穿著一身翠色繡花長袍,頭上插滿了金簪玉簪,臉上塗著厚厚的一層胭脂,眼中帶著慣有的笑意,渾身上下舉止動作處處透露出一種風塵的妖騷,一見楚雨站在窗邊,便笑道:“小青,小紅,快進來呀!楚公子醒了,還不過來伺候著?!”

楚雨瞪大了眼睛:“啊呀!你是哪位啊?”

中年婦人扭著水桶般的腰湊到楚雨身前,伸出手指在他額頭一點,嬌嗔地道:“楚公子呀,您在我們醉花樓也是熟客了,怎麽著?昏睡了一夜就忘了老姐姐了?”

“老姐姐?”楚雨張大了嘴巴。

此刻,兩個看起來隻有十七八歲的女孩走進來,同樣鋪滿胭脂水粉的臉上堆著職業化的笑容,不等老鴇吩咐就湊到楚雨身旁,一人抱住一條胳膊用飽滿成熟的上身肉體蹭著,嘴裏嬌嗔道:“楚公子,您可算是醒了,我們可想死您了。快快快,香一個……”

楚雨頭皮一陣發麻,卻又有一股疼痛鑽入腦海,頓時覺得渾身一軟便坐到地上。

兩個女孩嚇了一跳,驚慌道:“這……這是怎麽啦!媽媽?”

老鴇見楚雨似乎又昏了過去,歎了口氣,道:“先把三公子抬到**去,好生照料著吧。”

小紅遲疑了一陣,搪塞著道:“可是,昨天我聽他們府裏的王三說,這位三公子已經被楚老爺子趕出了家門,看架勢,楚老爺子是不想再認這個兒子了。而且現在楚家的事鬧得滿城風雨,咱們還伺候著這三公子?”

“你懂什麽?”老鴇示意三人一起動手把楚雨又搬到軟**,“楚家雖然有大難,可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他們家哪能連這麽點子花酒錢都掏不起?楚老爺子雖然不願意,可是他是愛臉麵的人,趕明兒我就上門去要錢,他絕不會說半個不字。你們聽好了,給我好好伺候著,菜要最好的,酒要最貴的,狠狠地宰這最後一刀。”

小青小紅忙答應了,替楚雨脫了衣服,蓋好棉被。老鴇看一切停當,便出去吩咐廚房做飯做菜,想了想又打發夥計去九香堂找大夫買一些大補的藥來。

楚雨混混沌沌,雖然不能動彈,卻能夠聽清三人的說話,心中暗道:“原來老子不是到橫店了,這……這是穿越呀!而且還穿越到了妓院,到了一個不務正業的花花公子身上!老子怎麽那麽倒黴呢,就這樣離開了現代社會回到封建王朝了,不知道這個年代有沒有黑市拳可以掙錢?”

小青小紅處置好楚雨,就挨著梳妝台開始描眉畫眼。

躺在**的楚雨心中又暗自道:“既然又有了生命,那我這次可算賺到了。事到如今,就不要想著回去了。回去現代,我的肉身隻怕早拉到火葬場了。如果回到肉身還算好,如果肉身已經沒了,或者幹脆回到了燒人爐裏,那一定得悔青了腸子!就這樣既來之則安之吧,哼,反正先這條命又不是我的,自由自在想怎麽活怎麽活!憑我後現代的意識,後現代的思維,後現代的知識,想要玩轉這些老古董們一定不在話下!不過先得弄清楚這是什麽朝代。”

心念到此,渾身上下一陣輕鬆,忽然頭中又是一痛,緊接著那個古代同樣叫楚雨的楚家三公子的所有記憶片段好像大浪大潮一樣衝入自己腦海,自己竟然瞬間明白了自己現在的身份地位和處境。腦中瞬間接受了這麽大的信息量,一時間頭漲的厲害,臉也憋得通紅,不由自主呻吟出來。

“小紅,你看他怎麽了?”小青驚道。

小紅瞥了一眼,漫不經心道:“病人不都是那樣嗎?有什麽好瞧的?”

“他不會死在這兒吧?他如果死了,咱們不僅收不到錢,隻怕還會吃瓜落呢!”小青有些緊張地道。

小紅這才上心,二人爬上軟床,隻見楚雨臉上通紅,額頭發燙,眼睛雖然閉著,可是看得出他的眼珠在急速地轉動,渾身都輕微地顫抖不止。二人倒吸一口氣,相視一眼,“快去叫媽媽來看看……”

還沒起身,楚雨忽然道:“水!給我水!”

二人忙端來茶杯,楚雨一飲而盡才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然後又重新躺倒在軟**,眨著眼睛不知道在看什麽。

小青小紅雖然年紀不大,可是落身在這醉花樓也有三四年了,最能察言觀色賣弄風情的,見楚雨發呆,一左一右湊過來和他躺在一處,小青輕聲道:“楚公子,你在想什麽呀?”

楚雨不言語,心裏忽然有些懊惱,如果不是楚家三公子整天吃喝嫖賭,身子骨哪會瘦的像小雞子一樣?這樣的體格別說打黑拳了,就多走幾步也會喘不過氣來。如果他不是那麽沒出息,隻怕楚家現在也不至於連個替老爺子分憂的人都沒有。

他忽然想起三公子被楚老爺子趕出家門的時候,楚老爺子是何等憤恨。這三公子心中又何嚐不是悔恨萬分?否則他心中的那一襲殘念又怎麽會百年不散,最後促使自己穿越到了他的身上?

小紅一笑見楚雨不悅的神色,嬌笑著狐媚道:“三公子,錢莊的事事情出了就出了,您著急有什麽用?況且您平時不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嗎,我們姐妹雖然身在風塵,可是心裏卻最佩服三公子這樣灑脫無羈的人了,小青,你說是不是?”

“當然,”小青道:“您平時不總是說千金散去還複來嗎?錢沒了可以再掙啊,三公子一看就是有本事的,隻是沒有發揮出來,您要是出手,楚家的生意一定會比以前大十倍!您就不要愁眉苦臉了,我們姐妹伺候伺候您……”

說著,二人褪去了自己身上衣服,光溜溜鑽進楚雨的被中,四隻手向楚雨身上**過去。

楚雨驚得渾身一抖,一把攥住她們的手,道:“你們幹什麽?”

“三公子真會裝糊塗……”小紅湊近楚雨耳邊,香氣直鑽入鼻孔中,她輕聲道:“莫理窗外紛亂事,溫柔鄉裏伴佳人。三公子是脂粉堆裏的英雄漢,你說我們要幹什麽……”說著,柔軟的小手便悄然摸向楚雨腹下。

楚雨到底還是處男,哪受得了這個?頓時血脈膨脹,渾身一掙坐起來,驚道:“不,不,我,我……”

話沒出口已經止住了,他這個時候不知說什麽好,前世他雖然是花叢老手,但是平時還是非常的節製,因為像他們打黑拳的是不能拿生命開玩笑的,不過現在這具肉體更是早已經閱女無數了完全不知道身體就是本錢,他恨恨地拍了下自己的頭,轉言道:“我有……我有花楊病,怕傳給你們……”

“嗬嗬嗬嗬,”二人咯咯一笑,“頂多再去九香堂抓副藥來,我們都不怕,你怕什麽?”

楚雨一咧嘴,見她們玉藕般的胳膊又纏上來,忙道:“等等,我現在很緊張……”

“我們伺候您,不要緊張……”二女喘息起來,八腳蛇般攀在楚雨身上,楚雨的意誌也被考驗到了極點,正要繳械投降共赴雲雨,忽然腦中一痛,似乎有個聲音厲聲道:“色是剮骨鋼刀,你在這上麵吃虧還不夠嗎?難道真的想要得花柳病嗎?”

楚雨渾身一激靈,知道這是自己最後的潛意識在警告自己,頭上馬上滲出冷汗來。楚雨一下子掙脫了小青小紅,批了一件衣服坐到床邊,道:“我……我需要自己靜一下,你們倆先出去。”

小青小紅如同見了鬼一般看著楚雨,怎麽這個楚家三公子轉性了?平日裏兩個人隻要稍露媚態他就餓狼一般撲上來了,今天這是怎麽了?

“楚公子,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小紅湊過來吻向楚雨的後頸,希望做最後的努力,楚雨卻一下子站起來,邁步就向外走,小紅忙喊道:“楚公子,你去哪裏?”

“我要回家!”楚雨頭也不回地去了,隻留下兩個女孩**呆坐在**,許久小青才輕輕地歎道:“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人,楚公子,他……他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