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逆臣

第三章 吳家藏奸

字體:16+-

外麵寒風刺骨,楚雨隻披了一件薄衫,腳下也沒有穿鞋,就這樣走了出去。外麵的妓女和大茶壺都是一愣,想要過來搭茬阻攔時,楚雨已經不停步地出了醉花樓。

忽聽“哎呀”一聲,老鴇從房中衝了出來,大聲叫道:“別讓他走,他還沒有在賬單上簽字呢……”

眾人跟著老鴇就追出來,終於在醉花樓大門口把楚雨攔住了,老鴇手裏拿著賬單,臉上倉惶堆笑道:“三公子啊,這是您這幾天的酒帳,您看看,我還從九香堂給您買了最好的補藥……一共五十兩銀子!”

“我沒帶錢。”楚雨無奈地道,他凍得渾身發抖。

“那您在這上麵簽個字就行,改日我親自到府上一趟。”老鴇的笑容能擠出水來,可是眼裏卻像刀子一樣鋒利。

楚雨腦中又閃現出老爺子憤怒的臉,心中忽然有種想要痛哭的衝動,看看周圍,那些似曾相識卻又冷漠無比的旁觀者都圍了過來。他深吸一口氣,道:“不就五十兩銀子嗎,我還出得起,你明天親自到我家來找我,——不要去見我爹!”

“那怎麽行呢?”老鴇提高了嗓音,“您不簽字,到時我找誰去?我知道您沒有錢,隻怕你們楚家也不肯付這沒簽字的帳,可是剛才您和小青小紅不是挺開心的嗎?雖然您被楚老爺子趕出了家門,可你還是姓楚啊,怎麽著?現在大過年的,楚家三公子要賴我們的花酒錢了?”

旁觀的眾人轟然一笑,看得出他們極樂意看到平日裏的花花公子出一回醜呢。

楚雨哪裏經曆過這些,腦子頓時一懵,老鴇又要逼時,忽然人群中一個人道:“五十兩銀子,我出了!”

大家循聲望去,隻見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年公子排眾而出,他穿著一身錦袍,頭挽高髻玉樹臨風,臉上卻帶著一絲諷刺的調笑道:“佩服,佩服,真沒想到啊,楚老弟,楚家都已經這樣了,你還有心情尋歡作樂啊,而且落到了現在這地步?那句話怎麽說的,落架的鳳凰不如雞!不就是區區五十兩花酒錢嘛,我替你出了!”

楚雨頓時想起來,這個人叫吳成,是城西吳家的二公子。吳家也是經營錢莊生意的,一向和楚家有生意上的衝突。這個吳成前幾年和自己很要好,大家一起出入青樓和賭局,經常一擲千金麵不改色,事實上,現在想起來,自己當初染上這麽多惡習也正是被這個吳成帶出來的。

可是後來,不知為什麽吳成一夜之間痛改前非,把所有的惡習全部戒掉,開始為他父親吳霸天經營自家的錢莊生意,據說還做的有聲有色,可是自己卻掉在吃喝玩樂的泥潭裏拔不出來了。

老鴇頓時滿臉春風,從吳成仆人的手裏接過一個銀稞子,笑道:“吳公子啊,您可真是大仁大義。楚家都成這樣了,您還顧及這和楚雨的情分。您可真是大好人啊,老天爺保佑您財源廣進日進鬥金!”

“哈哈哈哈……”吳成縱聲長笑,“日進鬥金算什麽?日後我們吳家的生意會越來越大,獨霸江南錢莊業,鯨吞四海富可敵國也不在話下!”

“對對對,”旁人都奉承地道:“吳家獨霸江南富可敵國……”

也是旁觀者清,穿越之後楚雨可以從一個第三者的角度看待楚家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此時看到吳成洋洋得意的樣子,忽然心中一動,“難道是吳家?”

照著上輩子拳手的脾氣,此時的吳成早已死了三四次了,可是現在楚雨的意識已經和這具身體的記憶融合,性情已經變了很多,況且他現在這小體格根本發揮不出前生攻擊力的百分之一,現在動手隻會自取其辱。

想著,楚雨露出平日裏嬉笑的神情,湊近道:“吳兄,你可真是春風得意。今天見麵不容易,請小弟我喝一杯吧?”

吳成卻一下子板起了臉,哼道:“請你喝酒?你配嗎?你們楚家馬上就要成為乞丐了,你有沒有見過有人請乞丐喝酒的?今天替你付花酒錢,我就是要告訴你,你們楚家完了,以後要死要活都得看我們吳家的臉色!哼,走!”

說完,吳成向楚雨腳下吐出一口濃痰,然後帶著仆人揚長而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楚雨,楚雨卻不動聲色,歪著臉看吳成的背影,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喃喃道:“看來就是吳家了!”

圍觀眾人漸漸散去,隻有有心人才在楚雨的眼中看到了如刀光一般的寒意。

楚雨回到了自己曾經的家,門口依舊掛著白幡,卻連一個應門的仆人都沒有,想起往日的繁華,心裏輕歎一聲,然後邁步走了進去。

剛跨進大門,就看到一個是十五六歲的小仆人背著包裹,鬼鬼祟祟地正向外走,楚明記得他叫李順,是自己的伴讀書童,可是自己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過他,因為自己根本就沒有正經地念過一天書。

“李順,你幹什麽?”楚明斷喝一聲。

李順嚇了一跳,這才看清楚是三公子,忙跪倒在地,包裹一翻,一對大花瓶從裏麵滾出來,正是自己書房裏的東西。

楚明目光一閃,怒道:“你偷了東西想要離開楚家?”

“小人……小人……,”李順眼珠急轉,忽然提高了嗓門道:“你已經被老爺趕出家門了,你現在不是楚家的人了,憑什麽來管我?昨天就該發放工錢的,可是帳房又支不出來,我……我還有老娘在家,你叫她喝西北風去?”

楚明沒想到一個小小書童也敢跟自己頂嘴,心頭火起,瞪了他許久,還是忍住了,“是啊,楚家現在是敗落了。龍遊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這道理說起來真是沒錯啊,而且發不出工錢,仆人拿東西也是正常的。”

他眼中一冷,沉聲道:“滾!”然後走向自己房間。

李順卻沒有走,回身道:“三公子,您不能進去,這裏已經不是您家了。我……我確實是拿了這對花瓶,可是這是我的工錢,我一會還要回來呢!”

楚明心中又是憤恨又是委屈,轉身喝道:“我還是姓楚!昨天是我爹的氣話,父子連心你懂不懂!?況且這院裏還住著我娘和我的二哥,你算什麽東西,滾!”

李順毫不示弱,一邊向外走一邊道:“照您以前的做派,別說老爺太太,就是我們下人們也瞧不上您。現在楚家正亂,過幾天這宅子也要抵押出去。您昨天已經出去了,怎麽臉皮這麽厚又回來?您瞧瞧您這身上,還不如我一個下人穿的整齊,您……”

說這話已經出了大門。

楚明滿心不自在,可是他終究不敢去見楚老爺子和楚夫人,耳邊想著李順對自己的嘲諷,也自覺沒有臉見那些家仆,便挑著沒人的路回了自己房間,好在如今楚家上下都躲在屋裏,竟誰也沒有見到他回來。

楚雨不敢去見楚老爺子和楚夫人,也自覺沒有臉見那些家仆,便挑著沒人的路回了自己房間,好在如今楚家上下都躲在屋裏,竟誰也沒有見到他回來。

屋裏還燒著火爐,楚雨烤了一陣才緩過勁來,又吃了些點心,然後便躺倒在**,無限的心事頓時湧入腦海。

“難道楚家現在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嗎?那自己穿越過來還有什麽意義?”楚雨自信自己穿越到這個和自己相同性命的敗落公子身上一定是有原因的,絕不能是過來受富家公子和惡仆的嘲諷,然後眼睜睜看著楚家倒台的。

“我現在有什麽,用什麽可以使楚家起死回生?”楚雨從心裏暗暗地問自己,一時間卻沒有什麽思緒,最後又不由自主地開始搜尋這輩子的記憶。

前世今生的記憶已經融合在自己一體,他馬上想起現在是大明朝洪武三十一年,這年夏天太祖朱元璋駕崩,皇孫朱允文接替了皇位,那麽現在是建文年間了。

楚雨上學時也讀過一些曆史方麵的書籍,他知道建文皇帝外柔內剛,剛即位的時候皇位本來並不穩當,可是在群臣的攛掇下,剛剛登基就開始消除各地藩王勢力,結果惹惱了北平的燕王朱棣。

朱棣明年就要造反,朱允文做了四年皇帝,和自己的叔叔打了四年,然後兵敗退位。朱棣殺進南京應天府,可是朱允文卻不知下落。

這些簡單的曆史知識應到楚雨的腦海,他也曾經看過明史,知道這期間有很多猛人好漢,心中曾經暗生向往。可是現在要對付眼前的事,那些人都在朝廷官府裏麵,根本排不上用場。

至於那些民間江湖遊俠,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有誰,而且就算知道他們也未畢肯幫助自己這樣那個一個落魄的花花公子。

“還得靠自己!”楚雨暗暗咬牙,“憑我打黑拳這麽多年的實力,還有這些古人不知道的曆史發展,我一定能在明朝創出自己的一片事業來。可是眼前呢,要怎麽樣才能保全楚家?”

忽然,蘇家要在臘八節擂台招親的事情恍惚進入自己腦海,楚雨本來對於這件事並不在意,隻覺得這是蘇家對楚家的侮辱,可是現在他卻突然心生一計,暗道:“看來拯救楚家還得著落在這位蘇大小姐蘇雪的身上了,大哥對不起了,為了楚家,大嫂我得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