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逆臣

第二十三章又見思瑤

字體:16+-

走出人群頓時感覺空氣清新的很,無緣無故賺了一大筆銀子,楚雨的心情說不出的愉快,隻是在心裏想起那個所謂的袁姑娘跟楚雄飛一去去出遊的情景,就忍不住的想笑出來,“袁大小姐,對不住了,這可不能怪我啊。”楚雨在心裏暗暗的道。

這時正好一個賣糖葫蘆的在他的身旁經過,楚雨連忙把他叫住,花了幾文錢買了兩根糖葫蘆嚼著吃,心裏是好不恰意啊。

“壞蛋,你怎麽在這裏?你身體養好了?”就在楚雨嚼著糖葫蘆的時候,楊思瑤的聲音就崩了出來。

聽到楊思瑤的話,楚雨突然心中一動,連糖葫蘆都不吃了,轉過頭,看著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見的楊思瑤,開心的笑道:“小妞,真巧啊,想不到我養好傷第一次出門就能在大街上碰到你?我們這算不算很有緣分呢?”

紅著臉,楊思瑤急走兩步,脆生生的來到楚雨的麵前笑道:“是啊,想不到這麽巧,在街上也能遇到壞蛋你,怎麽一個人來逛花燈街呢?”

“我不是一個人逛多少個人逛啊,真是的,來來來,給你吃一串。”楚雨給楊思瑤遞了一根糖葫蘆,這才上下的打量著有一段時間沒見的楊思瑤。

楊思瑤今天依然是男兒身裝扮,隻不過穿的是一套白色的衣服。翩翩的身姿在燈籠的照耀下更顯的動人,楚雨是看的差點流口水。

就在雙方各自打量的時候,一個急急忙忙,比楊思瑤矮了一點的人跑到楊思瑤的麵前,氣喘籲籲的道:“公子,你走怎麽快幹嘛,小蘭差點就跟丟了。”

看著唇紅齒白的小男孩,楚雨笑了。怎麽這主子倆都這麽喜歡女扮男裝啊?沒錯,這個剛跑過來的也是一個女孩,雖然以男兒裝打扮,但經曆後世無數信息轟炸的楚雨那裏還看不出來這個是雌?

紅著臉,楊思瑤這才對著小蘭說道:“小蘭,慌慌忙忙的幹嘛,你還怕我走失了啊?這不是讓別人笑話嘛?”對於親如姐妹的丫鬟小蘭,楊思瑤也不忍多過責怪,隻能對著楚雨,眼中略帶抱歉道:“這個是我的丫鬟小蘭,讓楚公子你見笑了。”

聽到楊思瑤的話,小蘭這才注意到一邊的楚雨。

隻是一時間又陷入了迷茫:“公子?他是誰啊?”沒有聽說自己的小姐跟那家的公子有太多的接觸啊。看著楚雨,小蘭很是疑惑。

“這位是楚家的三公子楚雨。”楊思瑤的介紹打消了小蘭的疑惑。隻不過卻沒有想到小蘭反應這麽大:“啊,公子你說他是楚雨?楚家的紈絝敗家子楚雨?聽說還被蘇家大小姐退了婚了。”楊思瑤的介紹,讓小蘭張大了小嘴,不敢相信的道。

“小蘭別亂說話。”怕小蘭提起楚雨傷心事,楊思瑤連忙對小蘭使眼色,接著又對楚雨道:“下人不會說話,你別見怪啊。”

“怎麽會呢,其實沒什麽,小蘭姑娘說的都是事實。”楚雨微笑道,其實別人說什麽他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所以小蘭的吃驚,他更是沒什麽,畢竟以前的楚雨確實如小蘭說的那樣,再加上蘇家擂台比武之後,楚雨的心態也變了很多。笑了笑,楚雨接著道:“怎麽?難道我楚雨是什麽毒蟲猛獸能把你吃了?讓小蘭姑娘你這麽吃驚。”楚雨又起了捉弄之心,對著小蘭挑逗著。

其實對於楚雨,小蘭可並不陌生,雖然以前沒有見過,但楚雨的名聲實在是太過如雷貫耳了。在揚州城很多人不一定認識楊傳瓚楊知府,但一定聽說過楚家三公子楚雨。楚雨以前做的那些風流事,可真的很難在揚州城的人心中抹去,也怪不得小蘭一聽到眼前的就是楚雨會這麽吃驚了。

“啊,沒有,不是的,楚公子你不要見怪。”楚雨的話,嚇了小蘭一跳,急忙道。

給了楚雨一個勾人的衛生眼,楊思瑤對楚雨的口花花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看到楊思瑤一瞬間的嬌態,楚雨也是心情大好。也不再逗弄這個跟楊思瑤一樣臉皮薄的丫鬟小蘭了。聳了聳肩道:“你們兩個要去什麽地方?如果沒地方可去那就陪我到處逛逛吧,畢竟人多點也玩的開心一點。”

對著兩人,楚雨發出了邀請,畢竟這可是難得的機會,跟美女逛花街多麽有情調啊。

“好,我跟小蘭隻是想看看花燈,也沒有什麽事情。”楚雨的邀請,楊思瑤並沒有推辭,點頭答應道。

“公子,回去太晚老爺會責罵我的。”本來以為小姐不會答應楚雨的小蘭,這下也急了。他當然不能讓自家小姐太過接近楚雨這個花花公子才行,如果被老爺知道了,那不打斷她的腿才怪所以,暗暗著急的她連忙搬出了楊傳瓚這蹲大佛。

手指點了點小蘭的額頭,楊思瑤很是哭笑不得:“怕什麽,我們出來的時候爹爹可不知道,晚點回去也不要緊的。”

聽到楊思瑤的兩人的對話,楚雨也是覺得想笑,想不到楊思瑤這小妞還是偷偷跑出來的。有意思,很是有意思。

“但是…”

“沒什麽但是的,小蘭,你就放心吧,最多到時候我爹爹問起,你就說拗不過我就行了。”打斷了小蘭的話,楊思瑤忽悠道。

又怕楊傳瓚責怪,又拗不過楊思瑤,小蘭隻能委屈的道:“公子,你老是這樣,小蘭會被你害死的。”

拍了拍小蘭的頭,楊思瑤安慰道“沒事的啦,一切有我呢。”

安慰完小蘭,楊思瑤接著又對楚雨道:“楚公子,我們走吧。“

美女發話,楚雨哪能不從?一邊向前走去,一邊忽悠著讓楊思瑤吃糖葫蘆,還把自己的那份遞過去給小蘭,誰知道小蘭竟然閃開一邊,不敢去接,楊思瑤看的是盈盈的笑了起來。

三人邊走邊看,邊猜燈謎,其實大部分燈謎楚雨都是能猜的出來的,不過令他想不到的是,楊思瑤竟然也是個猜謎高手,這又讓他想起剛才那袁姑娘出的謎底,不知道楊思瑤能不能猜出來呢?

“喂,楚公子你在傻笑什麽呢。”

楊思瑤的問話,立馬讓楚雨一下驚醒過來,想不到他想的太入迷了,竟然不知不覺的傻笑了起來。

於是不好意思的對著楊思瑤笑了笑說道:“沒什麽,隻是突然想起小時候的事。”

楊思瑤並沒有多問,繼續往前走,走了一會,隻見主仆兩人舉步走進一家吊有各式各樣燈籠的店裏麵,楚雨隻好連忙跟過去,心裏暗暗嘀咕:‘真搞不懂到底是我陪她們逛,還是她們陪我逛。’

走進店裏,令楚雨想不到的是,店裏麵竟然還有個大堂,大堂裏麵圍滿了不少人,大多數都是在看燈籠掛著的紙條,因為紙條上寫著燈謎。

他們三人走進大堂,並沒有人在意他們,甚至連看都沒人看他們。,顯然這裏的燈謎太讓人費解了。

“楚公子你以前有沒來過這家店?”楊思瑤突然低聲的問道。

楚雨搜尋了一下記憶,有些模糊,似乎曾經來過,但是卻不太記得,於是搖頭道:“沒有。”

“知道這家店的規矩嗎?”楊思瑤又問道。

“不知道。”楚雨幹脆的答道。

“那我告訴你吧,這家店的規矩就是,你進來之後可以在這默默的猜燈謎,但是不能把謎底說出來,出去的時候手裏一定得提一個燈籠出去,如果你能猜出你所提燈籠上燈謎的謎底,那燈籠你可以帶走,但是相反的如果你猜不出,那就得交一兩銀子,燈籠也得留下,你懂嗎?”楊思瑤耐心的說道。

楚雨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因為他肯定是不用交錢的,燈謎難不倒他,不過心裏倒是暗讚這家店的老板的經營模式。

走前兩步,楚雨隨意的打量著燈籠上的燈謎,有些燈謎還真的是出的非常犀利,他竟然都猜不出謎底,看來這店主並不簡單,不過有很多還是能猜出來的,可是對猜燈謎楚雨還真的提不起什麽興趣,於是轉頭打量著楊思瑤,見她真在看著一個燈謎發呆,顯然是正在思考謎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