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逆臣

第二十四章有情似無情

字體:16+-

楚雨繞有興趣的走了過去,看了看,仔細的想了一下,其實楊思瑤看的這個燈謎並不難猜,隻是這燈謎很容易讓人會錯意罷了,很容易讓人鑽了牛角尖,楚雨曾經在一本雜誌上看過這燈謎,所以當然能猜的出來,於是笑了笑,把燈籠提在手上,說道:“楊小妞我們走吧。”

楊思瑤有點驚訝的看了一眼楚雨,然後很快的在旁邊提起另外一個燈籠,拉著小蘭的手跟了過去,小蘭手上也不知什麽時候也了一個燈籠,沒辦法,這是店規,三人一起往門外走去。

三人都很容易的把謎底說了出來,走出店門,三人每人手上都提著一個燈籠,好是開心,又走入了花街。

就這樣,時間就在楚雨與楊思瑤不停的說說笑笑,小蘭的擔心中慢慢的過去。

“誒,壞蛋,那燈謎的謎底你是怎麽想到的啊,問你那麽久了你到底說不說啊?”楊思瑤邊走邊問道。

楚雨神秘的一笑,道:“我不是說了嗎,這本來就很簡單,哥聰明著呢。”

“哼,誰稀罕。”楊思瑤有點嗔怒道。

“咦。”突然楊思瑤停住了腳步。

“小妞,正好最近少爺我想買一件首飾,我們進去看看吧。”看著楊思瑤望著首飾店微微出神,楚雨哪裏還不懂她心裏那點小心思。雖然楊思瑤經常女扮男裝,又是知府家的千金,但是逛街買首飾可是女人最大的愛好,這個可不分古代現代。

“走了。”拉著猶豫的楊思瑤,楚雨一腳晃進了門麵不小的首飾店。

這小妞的手真嫩滑啊。握著楊思瑤的小手,感應到楊思瑤手微顫了一下,並沒有反抗,楚雨心中很是得意。

突然被楚雨拉著手,楊思瑤心怦怦的跳,臉一下子就紅到了耳根,竟然忘記了反抗,那嬌嫩如桃的臉蛋,要不是在晚上,肯定迷得楚雨這個豬哥大流口水。

一時間才想起什麽,楊思瑤迅速的掙脫被楚雨拉住的手。

楚雨調皮的笑了笑,總算是想起楊思瑤現在是女扮男裝,要是讓人看到兩個大男人牽著手到處跑,楚雨不敢肯定自己要不要浸豬籠了。不說浸豬籠,要是一不小心碰到個熟人,那楚雨楚大少爺的名號又該在揚州城揚名立萬了,楚雨來到玉器櫃台前看著古代的首飾店到底是咋樣的。

而丫鬟小蘭並沒有發現兩人的小動作,跟著兩人,也無奈的進了首飾店。

好在小蘭一路上通過談話接觸也算有點了解楚雨了,看楚雨的作風,並沒有別人所說的那麽不堪啊?楚雨一路上說說談談的,還不時的冒出幾個沒有聽說過的笑話,逗楊思瑤兩人哈哈大笑。這跟傳說中的不學無術不搭邊啊,再說了,幹才楚雨還把那麽難的燈謎都猜的出來,怪不得楚雨能在蘇雪的擂台比鬥上奪勝呢。

一路的走來,小蘭對楚雨的印象也好了許多。

跟在楚雨的後麵,楊思瑤兩人也來到了楚雨的旁邊,看著楚雨到底要選什麽飾物。

“幾位公子,請問看上小店那件小物品了?”看到楚雨三人都是儀表堂堂,著裝講究。首飾店的老板,一個四十上下,留有一點胡須的偏瘦男人招呼道。

首飾店裏的人不多,加上楚雨幾人也才十個人不到,楚雨也懶得管其他人,對著老板指著一個玉手鐲說道:“掌櫃的,幫我把那個手鐲拿出來我看看。”

“好咧,公子您稍等。”

轉過身,從櫃格上拿出了楚雨指定的那個玉手鐲交到楚雨的手上,掌櫃這才說道:“公子,這是您要看的玉手鐲。”

“不是老漢我吹牛,這個玉手鐲可是用上等的玉,叫雕玉的好手所做出來的。”掌櫃吹噓道。

雖然楚雨並不懂什麽玉,但看著手中的這個手鐲晶瑩剔透,摸起來很是舒服,也知道掌櫃的雖然話不能盡信,但也算是一個好手鐲了。

“你們看,這個玉手鐲怎麽樣?”不懂就問一向都是楚雨的優點。轉過頭,楚雨拿著手鐲對楊思瑤兩人問道。

“這個手鐲玉色很好,手感溫暖,是一個上號的手鐲。但是你要買來幹嘛?送給誰呢?”接過楚雨手中的手鐲,楊思瑤看了幾眼,又摸了幾下,然後又還給楚雨,這才下了結論。手鐲確實是好手鐲,但一想到這是楚雨買來送人的,楊思瑤表情有些不自然了起來。

“嗬嗬…過後你就知道了。”笑了笑,楚雨並沒有說出答案。

“唉,楚雨買手鐲送人關我什麽事呢?為什麽我會覺得心裏不舒服呢。難道……”想到這裏楊思瑤用力的搖了搖頭

“掌櫃的,把這個手鐲包起來吧,還有把那對耳墜也給我包起來。”吩咐掌櫃包好玉鐲,楚雨又指著一對耳墜跟掌櫃道。

“好咧,公子您稍等。”想不到楚雨這麽爽快,交易這麽快就成交了,掌櫃也很是高興。接過楚雨遞回來的玉手鐲,找了一塊布包好,再用一個木盒子裝了起來。

“公子,給您。承蒙照顧,30兩銀子。”掌櫃笑眯眯的說道。

接過東西,楚雨交了銀兩就領著二人走出首飾店。

這時的天色已經到了晚上九點多,揚州城裏顯得是更加的熱鬧非凡,買賣的吆喝聲,吟詩作對聲,還有大人小孩的笑聲讓整個揚州城充滿了生活的氣息。

出到店外,楚雨把東西貼身放好,這才笑著對楊思瑤說:“小妞,咱們接下來去那裏?”

“我也不知道。”楊思瑤慵懶的道。

楚雨笑嗬嗬的道:“走吧,我們到處逛逛,去到什麽地方就在什麽地方,看到那裏景色好我們再停下看看吧。”

“嗯。”點了點頭,楊思瑤算是同意了楚雨的建議。

看到楊思瑤還要跟楚雨逛,小蘭也是怕了,急忙的道:“小姐,已經很晚了,我們回府吧。”

“小妞,很晚了,你們先回去吧。”

江邊,楊柳下,楚雨看著楊思瑤主仆兩人,有點不舍道。

“是啊,小姐,我們該回去了,要不然老爺該責罰我了。”聽到楚雨的話,早就著急的小蘭也勸導著。三人玩了一個晚上,小蘭也不再叫楊思瑤為公子了,畢竟楚雨早發現了兩人的身份,小蘭也不會再作遮掩,叫起了小姐。

“嗯。”

看看天色已經入夜,楊思瑤也不再堅持了。雖然今晚上跟楚雨玩的很開心,人群也還是很熱鬧,但楊思瑤也知道是該回去的時候了。沒有再多堅持,點頭同意了楚雨兩人的建議。

“那壞蛋,我們走了。”楊思瑤好像有點不舍般,但很快的又清醒了過來,暗道:“我這是怎麽了,不可能真的喜歡上這壞蛋了吧,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楊思瑤一個勁的在心裏否定自己。感情的事實最讓人無法控製的,感情就猶如空氣般,它存在的時候悄無聲息,但是沒有了空氣,你會很痛苦。

楊思瑤的樣子,兩世為人的楚雨那裏會不懂,隻不過楊思瑤作為楊傳瓚的女兒,楚雨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要知道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官宦人家的女兒都難以掌控自己的婚姻。何況作為揚州城知府的女兒,就跟現代市委書記一樣的存在,就更讓楚雨難以下手了。

對於楊思瑤,楚雨心裏可以說是一百個願意,不但美麗動人,而且是大方得體,又是回到古代第一個讓自己心動的女人,楚雨歎息道:“這是給你們的禮物。”由貼身裏拿出裝著手鐲的盒子跟耳墜,遞給楊思瑤。

楚雨遞過來的東西,讓楊思瑤小蘭兩人的小嘴都張開了。

“這,這不是你買來送給別人的嗎?”楊思瑤無法置信的看著楚雨。

楊思瑤的表情在楚雨的意料之內,裂了一下嘴,笑道:“我是說送給別人啊,但沒說不是送給你啊。”

偶爾能讓楊思瑤吃驚,也是一個很開心的事情不是?

“這,這…”楊思瑤有點不知道怎麽辦好,接還是不接,這對她來說是一個選擇,楚雨也許不知道,在古代,男人都不輕易送首飾給單是女孩,因為那是代表求親的意思,而如果楊思瑤接了的話就證明她同意的意思。所以楚雨的舉動讓楊思瑤大吃一驚。

一把拉起楊思瑤的手,把盒子塞到手裏:“小妞,你就不要這個那個的了,我買的時候本來就是打算送給你的。”楚雨哪裏知道古代的規矩啊,在現代,送東西給女孩子那是最正常不過的事了。

“小蘭,這是給你的。”把手鐲塞給楊思瑤,接著又把耳墜遞給小蘭。

看著眼前包著的耳墜,小蘭急忙擺著一雙小手:“楚公子,這我不能要。”

“拿著,今天是花燈會,難道你還想要推來推去的?再說了,我送點禮物給你們也是應當的。”以同樣的方式把耳墜塞到小蘭的手裏,楚雨才輕鬆的說道。

“好了,你們自己回去吧,我也回去了。”楚雨說完就大不步走了開去,留下楊思瑤主仆在那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不知道怎麽辦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