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逆臣

第三十六章扭計送信

字體:16+-

楚雨跟楊思瑤兩人的對話,可是讓旁邊的小蘭暈頭了。上一次花燈會就知道小姐對楚雨有好感。現在看來,小姐並不是對楚雨有點好感而已,這簡直就是喜歡上了楚雨了。

想到這個,小蘭就感覺太讓人難以置信了。要知道楊思瑤可是揚州城知府楊傳瓚的女兒,也就是知府千金。而楚雨不過隻是一個商人家的兒子,雖然有點錢財,但也隻是有點錢財而已。再說了,楚雨以前還是一個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小姐喜歡楚雨,這也太讓小蘭吃驚了。

隻是,楊思瑤的事情小蘭管不了太多,也管不了。不過,小蘭還是開口道:“小姐,那現在我們是不是要回家呢?”

小蘭的話,楚雨兩人也總算是記了起來旁邊還有一個人。

要是讓小蘭知道這兩人剛剛無視自己,估計都要淚奔而去了。這打情罵俏也打的太過入迷了吧?

沒等楊思瑤開口,楚雨咳咳了兩聲,就接上了小蘭的話:“這個,你們小姐剛剛隻是開玩笑說說而已,要想回家那怎麽行啊。再說了,現在不但有蘇雪那個溺水之人,還有我這個濕透了身的人呢。你們怎麽忍心見死不救啊?”

這揚州城最近可是熱鬧非凡啊。

楚家錢莊被劫接著楚家大公子墮馬身死,這事還沒有完又傳出蘇家悔婚又擺擂台招親,緊接著楚雨這個不學無術的花花公子居然在擂台打敗所有的人奪得了勝利。本以為楚雨就要人財兩得,然而兩天後蘇家又跟楚家來了個協議。這還沒完,正月十五元宵,楚雨竟然猜出揚州城三朵金花之首袁盈出的幾年無人猜出的燈謎,而且賣到五十萬量銀子,跟著沒幾天楚雨又被陷害入牢,這下子揚州城的交談話語就多了。大家心想,這下該安靜了吧?而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蘇家的大小姐蘇雪居然投河自盡,結果卻被楚家三公子楚雨救了上來,這真的是讓大家目瞪口呆的。

一時間,蘇雪為何投河自盡,楚雨又為何剛好在那裏救起蘇雪,這可讓整個揚州城的人好奇心大起。

時間又過去了三日,這一天,揚州城裏傳的最熱門的不是蘇雪幾天前投河自盡的事情,也不是吳家二公子吳成失蹤的事情,而是揚州城郊外出了鬼怪之說。再有人說蘇雪是因為被鬼迷了心竅才會投河自盡,而吳成的失蹤卻是被鬼怪抓去了。這下子,整個揚州城都風聲鶴起,晚上的很多店鋪都早早的關了門。而本來熱鬧不已的夜晚,街上的行人都少了許多。

事情傳的沸沸揚揚,就連揚州城的府衙都驚動了,不斷的派人出去探查。

而吳成的失蹤,吳霸天也派出了很多家丁手下去查找原因。

隻不過,隻要是晚上出去探查的人,時不時的就失蹤一個。

最後,連楚雨也在一天晚上跟衙役出去探查個究竟,卻沒想到連楚雨這個武藝高強的人也失去了蹤影,這可讓本來就緊張不已的揚州城有了一種恐懼感。

……

經過了大半個月趕路,楚雨總算是來到北平城郊外。

現在的北平城也就是後世的北京。而這也是楚雨所來的目的地。也是燕王朱棣的大本營所在了。

看到就要進入北平,風塵仆仆的楚雨也算了鬆了一口氣。

楚雨不是失蹤了嗎?為什麽現在卻在北平出現?

這說來就話長了。半個多月前,也就是楚雨救了蘇雪的幾天後,吳家已經察覺到吳成應該是出了事情,派了很多人出去追查。其中,吳霸天重點查的是楚家與楚雨。好在楚雨那時候做的神不知鬼不覺的,讓吳霸天抓不住把柄。不過,這也不算一個長久之計。

就在楚老爺子跟楚雨暗暗著急的時候,揚州城卻傳出了鬼怪之說。而最讓人恐懼的是去追查這件事的人一個接一個的失蹤,這可讓揚州城鬧翻了天。不過,就是因為這件事情,作為後世過來不信鬼神的楚雨有了一個脫身之計。那就是借著這件鬼神之事也玩失蹤。這樣的話,自己就有時間去送信了。

跟楚老爺子商量之後,老爺子對這個主意也很是讚同。所以後來就有了楚雨晚上查探,然後也有了楚雨失蹤的事情了。

經過了大半個月,楚雨總算是在今天趕到了北平。看了看天氣,離天黑還有一段的時間,楚雨打算找個地方休整一下再進北平。

休整了一番,楚雨又騎著馬趕向了北平城。

越來越近的城門,楚雨總算了把馬速放慢了下來。

高高的城牆,寬大的城門,人流川息的街道,無一不說明北平城的繁榮與安定。下了馬,楚雨走進北平城,心中也讚歎不已。

進了北平城,楚雨心想,自己也不知道燕王的駐地在北平的那個地方,還是上酒樓之類的打探清楚再說。

想到這裏,楚雨問了一個路人,找到了北平城了最大的那家酒樓。

高達五層,占地幾百平米的‘客滿樓’不愧是北平城裏最大也最豪華的酒樓。

賞了一些碎銀,把馬交給了馬夫,楚雨一腳踏進‘客滿樓’。

一眼望去,奢華而大氣的客滿樓裏已是坐滿了食客。

楚雨隨便找了一個空座點了幾個小菜,就伴著小酒吃了起來。

就在最後一個菜上完,楚雨叫住想要離開的小二道:“小二,我有件事情想找你打聽打聽。”

本來想要轉身離開的小二聽到楚雨的話,彎腰笑眯眯的道:“好咧,客官您想要打聽啥?整個北平城的事情,我基本都有所了解,您可是找對人了。不知客官你想要打聽那個個方麵的?”

得,這位爺可真不謙虛。不過這也正合楚雨的意。沉吟了一下,楚雨道:“這個,我是揚州城來的,我想找燕王替人送一點東西,但我卻不知道燕王的府所在那裏。所以,就找你打聽打聽。”

“哦,原來您是想找王爺的啊。”小二先是驚愕楚雨要找的人,然後又笑道:“這您就真的問對人了,燕王爺平常都會呆在駐地之中,這整個北平城沒有幾個不知道的。”

“那這個駐地又在何處?”

“這個駐地就在城東麵那裏。客官,您還有什麽要問的嗎?”

看來這個燕王在北平城很是深得人心啊。怪不得能打敗皇帝,謀反成功奪得江山。

楚雨一邊暗暗的道,一邊拿出一點碎銀打賞了這個小二。

“謝謝客官,謝謝客官。”鞠著躬,小二興奮的道。

“好了,沒事了。”擺了擺手,楚雨打發走了小二。

吃完飯,得到了消息,楚雨就出了客滿樓向燕王駐地走去。

一邊走著一邊四處觀望著北平城與揚州城到底有什麽不同的地方。因為太過入迷,楚雨一時沒注意,就撞到了一個人身上。

“哎呦,你這人怎麽能這樣?瞎了你的狗眼,走路不用眼睛的嗎?”本來撞到人想要道歉的楚雨,眉頭皺了起來。

“本小姐說的話你有沒有聽到?”自己說的話楚雨居然不理睬,這可讓朱嫣大為不滿。站了起來指著楚雨怒道。

得,一看又是一個被寵壞的主。本來懶得跟一介女流爭辯的楚雨,這都被人指著鼻子罵了。雖然自己撞人在先對方又是一介女流,但朱嫣這麽咄咄逼人楚雨也忍不住了:“我撞到你是我的不對,但一個女孩子家家的這麽粗魯,張口就罵那不是讓人笑話了?”

“什麽?你敢罵我粗魯?你這個混蛋敢罵我。”朱嫣被楚雨的話氣了個半死,臉上的神色都比擬身上的衣服了。

聳了聳肩,楚雨無所謂的道:“粗不粗魯自己知道,還用我說?”

“混蛋,你這個賤民居然敢罵我。”朱嫣抬腳就踢向楚雨。

一把拿住朱嫣踢來的腳,楚雨嘴上掛上了紈絝的笑臉:“女孩子少動手腳,要是走光了那可真丟人了。”說完,楚雨故意以色迷迷的眼神盯著朱嫣的裙底下看。

可惜,古代的裙底還有褒褲,楚雨一陣的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