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逆臣

第三十七章出師不利

字體:16+-

“混蛋,你再看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來。”雖然自己還穿有褒褲,但是讓楚雨那色迷迷的眼神盯著,朱嫣就感覺自己沒穿衣褲一樣,渾身的不自在。可惜,腳被楚雨拿著,想放下都難,不由羞怒道:“你這個下流痞子,還不把本小姐的腳放下來。”

“哦,放下也可以,隻要你不動手動腳。”把朱嫣的腳放下,楚雨拍了拍手,諷刺的道。

“混蛋,你這個賤民,你等著,本小姐一定不會讓你好過的。”腳脫離楚雨的掌握,朱嫣怒視著楚雨,惡狠狠的道。

對於朱嫣的狠話,楚雨摸了摸鼻子,並沒有搭理。想要我不好過?我會怕嗎?朱嫣的話,楚雨直接無視。

楚雨的毫不在乎,讓朱嫣很是惱火。自己從小到大都隻有欺負人,都沒有這麽被人欺負過,想不到今天出來不但被楚雨這個混蛋撞到,還受了楚雨的侮辱,朱嫣那是一肚子的火。隻是又打不過楚雨,朱嫣隻能狠狠的跺了一下腳,連話也沒有說就轉身離去。

可惜了,這個身披紅衣不知何家千金的女人雖然長的很漂亮,正確的說就是能跟楊思瑤她們比個高低的絕色,楚雨好生奇怪,為何自己碰到的女子都是如此的美麗呢,蘇雪,楊思瑤,袁盈,還有剛剛的女子,不過剛才女子卻是如此刁蠻任性。都說古代的女子溫柔委婉,看著受氣而去的朱嫣,楚雨也是一陣的可惜。

隻是朱嫣也已經受氣離去,楚雨也不便在此久留,畢竟自己還要把信送到燕王朱棣的手中去。看到沒有熱鬧再看,剛剛少許圍觀的人也都散開了,隻是離開的時候,很多人對著楚雨都是搖著頭嘀咕道。

眾人的反應,楚雨當然也看到了,隻不過心裏有事,也並不深想。以楚雨的估計,最多也隻是圍觀的人覺得自己欺負一個弱女子而已,沒有什麽大不了的。

隻是楚雨如果知道圍觀的人說的什麽話,那楚雨就淡定不起來了。

“那個小子估計是從外地來的吧?連燕王爺的寶貝女兒一敢欺負,估計是活得不耐煩了。”一個居住在北平城的人對著旁邊熟悉的人嘀咕道。

“噓噓…郡主的事情,我們還是少點舌口吧,要是讓她聽到了我們可沒有好果子吃。”聽了那人的話,這個人緊張的看了幾眼四周,感覺沒什麽的時候這才小心翼翼的提醒剛剛說話的人。

“嗯,你說的極是,我們走吧。”也許這個最開始說話的人經提醒也想到了什麽,嘀咕了一句,兩人也急忙的散開了。這兩人可不笨,是非之地還是早走為妙。

可惜楚雨並沒有順風耳之類的玩意,要不讓他也能聽到兩人的對話了。可惜沒可惜,楚雨還是悠悠的向著打聽到的燕王駐地走去。

才走到半路,楚雨突然聽到前麵一陣混亂的聲音。聲音越來越近,楚雨這才發現原來是一隊兵甲急忙忙的過來。

雖然是兵甲,但楚雨額並沒有在乎,畢竟自己自己今天才第一次來到北平城,也沒有在北平城犯下什麽事情,等他們到來就讓道就是,楚雨那裏會在意他們。

隻是事情並沒有像楚雨所想的那樣。兵甲踏踏踏的,一會就到了楚雨的麵前,楚雨正打算讓道,誰知道,帶頭的那個穿一套白色長襲,英氣逼人長得又俊朗的男人指著楚雨一聲大喝道:“就是這個穿藍裝的男人,給我拿下。”

男子的動作,讓楚雨莫名其妙。我擦,我第一次來北平城可沒有犯事啊,看他們的動作可是想要擒拿自己的,這可讓楚雨傻眼了。

突然,楚雨想到剛剛跟那個女子的衝突,這下子楚雨總算是明白了過來。馬拉戈壁的,我楚雨怎麽到那裏都流年不利,隨便碰到一個人都是牛掰無比的人物,楚雨一時間欲哭無淚。

到了現在,楚雨想逃跑也難了。畢竟兵甲可不像家丁打手衙役一樣,那可是上個戰場殺過人的士兵。要是楚雨敢逃跑,估計一不小心就會被弓弩射成蜂窩的。看兵甲裏還有一小隊拿弓箭的兵甲就知道了。既然反抗不成,楚雨也隻能乖乖的束手就擒了。

要說楚雨也是倒了八輩子的黴,這一進北平城就跟那個穿紅衣服的女子有了衝突。如果這個紅衣女子是普通的女子還沒什麽,問題是這個紅衣女子朱嫣可是燕王朱棣的寶貝女兒朱嫣。要說楚雨要找的人是燕王朱棣,而朱嫣又是燕王朱棣的女兒,這兩人也算是盟友的關係。可是楚雨也是第一次來北平城,更不認識朱嫣,而朱嫣也不知道楚雨是給自己的王爺老爹送信的。陰差陽錯之下,兩人起了衝突,這下子楚雨的麻煩就大了。

其實事情很簡單,就是朱嫣正在街上亂逛,突然卻被楚雨撞倒,而楚雨不但不道歉,還對自己百般譏諷。最讓朱嫣惱火的是,楚雨那個色痞既然敢調戲自己,這可讓從小就沒有受過委屈的朱嫣受不了了。當然,朱嫣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像楚雨所說的粗魯的。

負氣離開楚雨之後,朱嫣越越想越不是滋味,決定要給楚雨一點教訓看看。這才去了燕王駐地,找到了燕王朱棣手下的大將吳天幫忙。看到是燕王朱棣最寵愛的女兒朱嫣找自己幫忙,吳天那裏會不答應。聽朱嫣說楚雨有武藝,為了不出意外能盡快的抓到楚雨,召集了數十個兵甲就出了駐地,這才有了前麵的那一段。

“小子,你還真有膽子,連郡主都敢欺負,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吳天用鞭子狠狠的抽了幾下楚雨,疼得楚雨一陣呲牙,這才對著被綁在十字架上的楚雨譏諷道。

可憐的楚雨,出門忘了看黃曆。現在好了,被人用繩子綁在了牢房裏的十字架上抽鞭子了。

等等?郡主?什麽郡主?難道那個紅衣女子是郡主?郡主楚雨還是懂的,那就是王爺的女兒。但是如果這個紅衣女兒是郡主的話,那她又是那個王爺的女兒呢?想來想去,北平城除了燕王朱棣那裏還有其他的王爺啊。馬拉戈壁的,我是給燕王送信來的,現在卻被她的寶貝女兒叫人抓來了大牢,這他娘的不是大水衝了龍王廟嗎?想到這裏,楚雨就是一陣的惱火,要是早知道這樣,我就說明我是來送信的,那自己還那裏受這無妄之災啊。

知道了眼前的人是燕王朱棣的人,楚雨也算是鬆了一口氣。要不然,不知道是何路神仙抓的自己,被人隨便找了一個理由哢嚓了,那就真的太過杯具了。楚雨可不是什麽都不懂的人物,要知道後世的電視裏,冤枉人而被殺害的那是數都數不過來。何況北平城並不是楚家的勢力範圍之內,要想救楚雨,那就更加的鞭長莫及了。

既然知道自己小命沒有了危險之後,楚雨忐忑的心也放了下來。並不是說楚雨很怕死,但是死的這麽不明不白那就太不值當了。

安下心來的楚雨也有心情打量起這間牢房了。這牢房跟其他的牢房也基本差別不大,該有的都有,不該有的也有了。

打量完牢房,楚雨才收回眼神,仔細的看著吳天。

這人怎麽這麽眼熟啊?

剛剛在街上被抓的時候,楚雨就覺得這個吳天很眼熟了,現在近距離看這個感覺就更加的強烈了。

馬拉戈壁的,這不就是吳成那小白臉嗎?仔細的看了一會,楚雨念頭突然停頓,總算是想到了這個人為什麽這麽麵熟了。除了臉的輪廓還有身材身高有一點差別之外,這人跟已經被自己殺掉的吳成簡直就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一樣,得到這個結論,楚雨也是心裏大吃一驚。

等等,吳成死的時候不是說自己還有一個大哥嗎?難道就是這個人?一轉念頭,楚雨又想到了這個。這下子,楚雨剛剛才放下的心又忐忑了起來。

既然落在了吳成大哥的手裏,楚雨也隻能祈禱吳家還暫時的沒有查到吳成是被自己殺害的了。要是吳家已經查到,而吳天又得到消息,等下把自己認出來的時候,那自己的結局就顯而易見的了。

就在楚雨胡思亂想的時候,吳天又拿起了鞭子,想要再次抽打楚雨。

“等等。”眼看著吳天的鞭子就要落下,自己又要受皮肉之苦,楚雨感覺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