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逆臣

第四十二章知府到訪

字體:16+-

聽見楚雨這般分說,楊思瑤才放下心來,她弄著自己的衣角說:“爹爹挺欣賞你的,如果以後有這種事,你盡管給我說好了!你這壞蛋,一去就是那麽多天,你可知人家有多擔心你嗎?”

河邊橋頭,眼前玉人,一幅哀傷的神情泫然欲泣,如此美景佳人,連楚雨也不由得癡了。他如今兩世為人,哪裏不知道眼前這女子卻是真心實意的替他擔心。這份良苦用心,這份聰明美麗,讓楚雨早已不平靜的心突然有了一股衝動。

他走上前去一步,低聲跟玉人耳語:“思瑤,你的心意我都懂!我這就回家,讓父親大人向府尊提親可好?”

那時的風俗,男女情事,自然得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方算成禮。楚雨此語,算是一種古代的表白了。楊思瑤聞聽此言,一張俏臉漲的通紅,卻是不好直接回答,她狠狠的錘了楚雨一下:“壞蛋,你又欺負我!”然後這俏麗可愛的女子就扭頭跑開了。

見到楊思瑤這番動作,楚雨自然知道她等同是默許了。一股無比的幸福感湧上他的心頭,人生得妻如此,夫複何求?縱然自己兩世為人,老天爺終究是待自己不薄啊!

玉人雖已離去,楚雨的心情卻是好的不得了。這盼望已久的心願一朝得償,楚雨差點就忍不住哼幾句咱們老百姓,今兒個真高興。

待楊思瑤最後那一襲玉影消失在拐角之後,楚雨也收回凝望眼神,興衝衝的向家裏而去。

俗話說的好:打鐵要趁熱。這個道理楚雨可是明白的很。既然楊思瑤已經默許,楚雨哪還能不抓緊機會?這萬一要是耽擱了時間,中間出了差錯把這樁美事攪黃了,那楚雨哭都沒地方哭了。

兩世為人,楚雨沒有一刻感覺像現在這麽心急過。這短短的回家之路,此刻卻顯得如此的漫長。

急趕慢趕,楚雨總算是回到了楚家。

“老爺子可否在家中?”一腳踏進家門,楚雨就一把拉住一個小廝詢問道。

“是那個不長眼的…啊,三少爺,您回來啦?”突然被人拉了一把差點沒摔倒的小廝,轉頭正要張口開罵,看到的卻是消失已有一月的楚雨,轉為驚喜的道。

“我問你老爺子是不是在家?”現在的楚雨那還有心思跟小廝胡扯,接著又催促了一句。

“啊,老爺在家。隻是….”沒等小廝把話說完,剛剛還在身邊的楚雨卻已跨出了數十步之遙。

老爺子在家就好。這下子就能讓老爺子上知府家中為自己提親了。楚雨心裏暗暗念叨,腳步不由得又快了幾分。

……

“唉,老黃,我正想找你。”沒想到剛進內院就碰到管家老黃,楚雨也很是高興。

隻是看著精神恍惚,連自己打招呼都沒注意到的老黃,楚雨眉頭輕皺了一下:“老黃,你為何這般?難道家中又生了什麽意外不成?”一時間,楚雨心中也多了幾許忐忑不安。

“啊,三少爺,你回來啦?”被驚醒過來的老黃,看著眼前的楚雨,很是驚喜的道。

隻是瞬間又對著楚雨哭喪著臉:“三少爺,老爺他…他病倒了。”

“你說什麽?老爺子病倒了?”聽到管家老黃的話,剛剛還興奮不已的楚雨霎那間猶如一盆冷水淋身,對著老黃很是震驚的道:“怎麽會這樣?老爺子身體一向硬朗,怎麽就病倒了呢?我離開的時候不是對你有過交代,要好好照顧老爺子的嗎?我這才離開多久?你…”

雖然老爺子生病楚雨很是惱火,但看到滿臉自責不已的老黃,對於這個看著自己長大,幾十年都忠心耿耿於楚家的管家,楚雨也不忍有太多的責罵。

“是我沒有照顧好老爺,都是我不好。”

“好了,老爺子病都病倒了,到底是誰的責任也不重要了。老黃你帶我去看看老爺子到底咋樣。”事情都已經發生,再多的責罵也沒有用。狠狠的瞪了老黃一眼,楚雨唯有無奈的道。

“對對,先去看看老爺。”老黃不斷的點頭稱是。

紅木紫檀,沉香寧人,老爺子的房間內,三月春夏之間,一爐正在燃燒的火盤也平添了幾分暖意。

與老黃一起來到老爺子的房內,楚雨探身入帳,看著臉色蒼白無血色,臥病在床已是入睡的老爺子,心中就是一酸。對於已經慢慢融入這個時代的楚雨來說,老爺子就是自己的父親,而楚家就是自己安身立命所在。如今最親的老爺子卻身體有恙臥病在床,楚雨那還能高興的起來。

剛剛來的時候,老黃也早已把老爺子生病事情的經過給楚雨說了個明明白白。老爺子生病的主要原因是操勞過度加上又很是擔心楚雨的安危,這內憂外患之下,這病到了自然也不出奇了。

母愛如水,父愛如山。

想不到老爺子病倒還有自己的原因,楚雨也滿心的自責。要是自己不在北平耽擱幾日,早日回家就能早點了解老爺子的狀況,就能早點照顧到老爺子。

“老黃,多虧有你在,要不然老爺子病倒楚家都不知道會亂成啥樣了。對了,我二哥呢?”雖然老爺子病倒,但剛剛一路過來的楚雨也發現,楚家的哪一些家丁丫鬟都還算人心安定,這自然是管家老黃的功勞了。稱讚了老黃一句,楚雨問道。

“三少爺,老爺對我有恩,打理楚家是我分內之事,這並不算什麽,當不得三少爺你的稱讚。二少爺現在應該在書房裏麵看書練字。”雖然也是一臉的悲戚,但對於楚雨的話,老黃一副本當如此的平靜語氣。

“哦,既然二哥在看書練字,那就沒有什麽了。”另一個親人沒事,楚雨也算是有了少許的安慰。

屏退了老黃還有幾個下人,楚雨今天打算親自照顧老爺子,以盡一下孝道。

時間慢慢的過去,夜色降臨之時,二哥還有管家老黃帶著膳食過來,就在老爺子的房子內吃了起來。此時的老爺子已是醒了過來,剛剛看到楚雨的時候,老爺子顯得很是高興。那蒼白的連也有了血色,仿佛那病情一下子就好了許多。

楚雨喂著老爺子用膳之時,老爺子一直詢問著楚雨離家的這一個月的狀況。既然老爺子有如此的興致,楚雨當然細細的說了這一個月的的經曆了。當然,楚雨並沒有說出自己在北平城被人入牢拷打還有遇到吳家的大兒子吳天的事情。這並不是說楚雨有心隱瞞,隻是老爺子現在臥病在床,並不是說事的好時機,免得說出來又平添老爺子的煩心,這對於病情沒有好處的事情楚雨那裏肯做。

用完善,幾人又與老爺子交談了一會,二哥還有老黃就先後離開了房間。而楚雨卻等到老爺子安然入睡之時,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第二日

楚雨鍛煉完身體,正打算要去老爺子那裏的時候,就聽到下人回報說知府大人來訪,這可讓楚雨大大的吃了一驚。

知府在古代那是什麽身份?這就跟現代的市委書記一樣,而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知府楊傳瓚一大早就來楚家幹什麽?難道是楊思瑤把昨天的事情給楊知府說了?念頭轉動之間,楚雨自己也嚇了一跳。

不過,無論是為了楊思瑤提親之事還是其他的原因,楚雨也不敢有所怠慢。整理一下衣裳,就邁步向客廳而去。

“哈哈,知府大人光臨寒舍,楚雨有失遠迎,望大人不要見怪。”一走進大廳,楚雨就大聲笑著道。

接著,楚雨又趕緊幾步,來到楊傳瓚的麵前抱拳鞠躬道:“楊大人,小民楚雨給您請安了。”

扶了一下楚家下人倒的茶,楊傳瓚對著楚雨擺手笑吟吟道:“楚公子不必多禮。今天老夫過來是以私人身份過來的,楚公子你不必多禮了。隻是老夫突然造訪,還望你們不要見怪才是。”

“哪裏哪裏,楊大人能光臨楚家,可謂是讓寒舍蓬蓽生輝,小民高興還來不及,怎麽可能會怪罪大人您呢。”楚雨笑道。

“嗯,如此甚好。對了,為何隻有楚公子你在,卻不見令尊楚老板呢?”看到隻有楚雨,楊傳瓚也很是迷惑。

“這個,我父親因為操勞過度,現在卻已是臥病在床不能迎接大人,還望大人莫要見怪。”怕楊傳瓚心有別思,楚雨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