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逆臣

第四十三章婉拒

字體:16+-

聽到楚雨的解釋,楊傳瓚這才明白為何隻有楚雨這個後輩招呼自己,恍然大悟的道:“原來楚老板身體有恙,這個還是養病為重。你家父親可是我們揚州城的棟梁之才,要是出了意外,這可是揚州城的損失,這遠不遠迎的就不當說了。”

“那楚雨就替父親多謝楊大人了。”楚雨恭聲道。

楊傳瓚並沒有答話,隻是笑眯眯的看著楚雨。

楊傳瓚的表情,讓楚雨很是不安。難道還真的被自己猜中了?這楊知府是為了楊思瑤而來的?不會是又跟那個蘇有財一樣吧,一時間,楚雨也無法保持淡定了。

看了半會,楊傳瓚這才在楚雨忐忑不安中開口說話了:“其實,我今天所來卻是為了楚公子你而來的。既然你父親不在,那老夫就對你明言了。”

來了,雖然心中已是有了準備,但楚雨內心還是激動的很,不過臉上並沒有表露出來,平靜的道:“哦,不知楊大人找小民所為何事?”

捋了一下胡子,楊傳瓚卻沒有說出原因,笑道:“楚公子,這樣大人大人的叫著,卻是顯得有些生分了。我與你父親一般年歲,老夫就倚老賣老的叫你一聲楚賢侄,但不知賢侄可否應承?”

聽到楊傳瓚的話,楚雨先是一呆,然後興奮的道:“哪裏哪裏,楊伯父能叫一聲小民為賢侄,那是楚雨的榮幸,楚雨怎麽可能不應承呢。”

這個楊思瑤的老爹可真的不好搞,楚雨本來就夠忐忑不安的了還賣關子,差點沒讓楚雨內傷。隻是既然楊傳瓚開口,有了拉進兩人關係的機會,楚雨怎麽可能不隨棍而上?

“哈哈…既然賢侄沒意見那便好。”楊傳瓚大笑不已。

不知楊傳瓚為何笑的如此開心,楚雨幹笑兩聲:“楊伯父,你還沒有回答為了何事找我呢。”

“嗯,是這樣的。我看賢侄你文武雙全,又長得一表人才,加上知府那裏又缺少一個師爺,伯父我就起了愛才之心,想找賢侄你去做師爺,幫伯父我分擔一下。”看著楚雨,楊傳瓚笑嗬嗬的說出了找楚雨的目的。

這樣的結果可大大的出了楚雨的意料之外。本來以為楊傳瓚是為了楊思瑤的事情而來,沒想到卻是要自己去做知府的師爺,這一下,楚雨也傻眼了。

稍微的把紛亂的思緒壓下,楚雨婉拒道:“對了伯父的厚愛,楚雨心存感激。但是,師爺的事情,小侄我是真的一點不懂。這個我估計是讓伯父你失望了。”笑話,對於師爺這個職業,就跟現代的秘書差不了多少。做了知府的師爺,那豈不是每天都要麵對一大堆的問題要解決了?楚雨又不傻子,那裏肯答應楊傳瓚。但是又不能明著說,隻能婉拒了。

楚雨竟然拒絕,這倒是出乎了楊傳瓚的意料。畢竟知府的師爺雖然官不大,但權利卻是蠻大的。不說其他的,一個知府的師爺那是連縣太爺之類的都不敢輕易得罪的。想不到楚雨居然能頂住誘惑,這可讓楊傳瓚又高看了一眼楚雨。隻是要是楊傳瓚知道楚雨內心的想法的話,估計就不會讓楚雨有好果子吃了。

隻是,楊傳瓚今天所來就是為了讓楚雨出任知府師爺一職,哪能讓楚雨隨便幾句就改變心意。擺了擺手,楊傳瓚笑言道:“賢侄,你沒做過師爺這個倒是無妨。畢竟路都是人走出來的,你不懂可以學,以賢侄你的才學,也不會要太長的時間的。”

楊傳瓚說這些話等於是把楚雨逼到了死角。這答應自己又受罪,不答應又怕得罪了楊傳瓚這個未來的嶽父,一時間,楚雨也左右為難了。

當然,並不是說楚雨沒有擔當,隻是以一個黑市拳的拳手來說,天天貓在公堂之上分析來分析去的,這也太過難為楚雨了,隻有他自己知道眼看就要打仗了,楚雨不想卷進去,所以張玉勸他留在軍營,他都沒答應,何況是這小小的知府,於是咬了咬牙,楚雨還是婉拒道:“楊伯父,如今小侄的父親臥病在床,楚雨作為人子應當盡孝道。所以,楊伯父對小侄的提攜,小侄我心領了。”說完這句話,楚雨也鬆了一口氣。無論楊傳瓚這個知府會不會發怒,楚雨也無法預料了。

再次被楚雨拒接,楊傳瓚笑眯眯的臉色突然變了一下又恢複了過來。依然對著楚雨笑道:“盡孝道是傳統美德,既然賢侄你要盡孝道,那我暫時也不便要求賢侄你。隻是,等你父親身體安康的時候,希望賢侄能考慮一下。”

楊傳瓚一閃而過的陰霾,楚雨看的一清二楚,隻是為了自由,楚雨也隻能咬牙拒絕了。楊傳瓚心裏怎麽想,楚雨也隻能聽天由命了。希望以後提親的時候能有個好結局吧,楚雨心裏暗暗長歎。

“好了,既然事情已了,老夫我就不多打擾了。”楊傳瓚起身告辭。

“楊伯父,您何不再多呆一會,容小侄為你再切一壺茶呢?”雖然知道與楊傳瓚有了一絲隔閡,但楚雨還是想盡努力挽留一下。

“不了,府衙上還有諸多公事,伯父我還要過去處理,喝茶的事情還是等下一次吧。”擺了擺手,楊傳瓚一邊向外走去一邊言道。

“那小侄就送送伯父您。”事情已經無法挽回,楚雨也隻能無奈的送楊傳瓚出了家門。

看著楊傳瓚上了轎子,在官兵的護送之下漸漸的遠去,楚雨長歎了一聲。好在楊傳瓚上轎子之時,還對著楚雨說了一句叫楚雨再多加考慮一下,要不然楚雨就不隻是長歎而已了。

……

下午,楚雨迎來了一個讓自己意想不到的人。

“壞蛋,你為何不答應爹爹去知府做師爺啊?”楊思瑤對著楚雨嗔怪道。

原來,這個讓楚雨意想不到的人卻是楊思瑤。看著眼前嗔怪撅嘴,明豔動人的楊思瑤,楚雨鬱悶的心又躁動不已。

隻是楊思瑤的話,讓楚雨滿頭的霧水。這個楊傳瓚讓自己做師爺與楊思瑤有何關係?難道這個讓自己去府衙做師爺的事情是楊思瑤向她爹爹提出來的?一想到這個,楚雨就忍不住了:“這個事情你是如何曉得的?難道是你叫你爹爹這樣做的?”

看到這才反應過來的楚雨,楊思瑤一副看呆子的表情道:“壞蛋,不是這樣難道還有其他的?隻是想不到你會拒絕我爹爹的邀請,你膽子可真夠大的,你就不怕我爹爹拿你是問嗎?”雖然口中責怪,但並不能隱蓋楊思瑤眼中的那一抹驕傲與柔情。

其實這件事還真的是楊思瑤所推動的。昨天楚雨開口表白,讓楊思瑤又是欣喜又是害羞的不行。一路小跑到府中,楊思瑤這才恢複了過來。

隻不過,靜下心來的楊思瑤也考慮到了一個問題。雖然楚雨是一個文武全才的人,家中也頗有錢財,但並沒有半點功名在身。以楊思瑤對她爹爹楊傳瓚的了解,要想成就眷屬,怕是楊傳瓚不會答應,一邊說著楚雨的好話一邊纏著楊傳瓚要給楚雨謀個良差。而楊傳瓚對於楚雨這個年輕人一向也是心有好感很,加上知府裏的師爺也已是老邁,好幾次要辭行回家養老,楊傳瓚被纏的沒法,隻好順水推舟的答應了,這才有了今天早上的事情。

但讓楊思瑤沒想到的是,等午時楊傳瓚回家的時候,楊思瑤打探事情的經過才知道自己的知府爹爹親自上門邀請楚雨,卻受到了楚雨的拒絕铩羽而歸。顧不得對於楚雨不識抬舉有點惱火的爹爹,楊思瑤輕步出了府中,就直奔楚家而來了。好在以前送過楚雨回過家,要不然楊思瑤還真的要花費不少的心思了。

“這個,我還以為是你的知府老爹看出我楚雨是一個懷才之士這才來邀請我去做師爺的。沒想到卻是你這個小妮子背後搞的鬼。”楊思瑤的話,讓楚雨實在是哭笑不得。鬧了半天,原來卻是自己心中的玉人弄出來的事情。

“就你這個壞蛋也算是懷才之士?怎麽看你也最多也隻是一個壞蛋。嗬嗬嗬…”難得能打趣一次楚雨,楊思瑤手隱著玉唇,輕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