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逆臣

第四十四章蘇雪求救

字體:16+-

楚雨看了看楊思瑤,隨手摸了摸鼻子,對於楊思瑤的打趣,楚三少爺唯有無言以對。

“唉,這日子沒法過了。”看著文案,楚雨長歎不已。前兩天楚雨早上拒絕了楊知府的邀請,想不到下午卻引來了心上人楊思瑤的到來,這次楚雨實在是不忍心讓楊思瑤失望,隻能無奈的答應出任知府的師爺一職。這不但讓楊思瑤很是高興,連得到消息的楊知府也對於楚雨拒絕自己的那一點隔閡也放開了。

隻是讓楚雨頭疼不已的不是案件或者計謀分析之類的,而是那些文案之類的東西全是用古文字寫的,這可讓楚雨傷透了腦筋。好在很多文字離後世還不算太過出格,楚雨連蒙帶猜的也算是知道了個八九成,要不然楚雨也隻能撂桃子不幹了。

經過了幾天的磨合,楚雨總算是對古代的文字有了一點的印象。好在的是,楚雨前世雖然書法不算太好,但總算是有涉及過一段時間,起碼現在還能寫出來,要不然作為一個揚州城文武全才的才俊來說那臉可就丟大了。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漸漸熟悉了知府師爺這個角色,楚雨也是鬆了一口氣。

楚雨也在這段時間裏用後世的推理查案之類的經驗幫助楊知府好好的分析了幾件疑惑的案情,這讓楊知府很是滿意,心裏不斷想著沒有看錯人。而在這其中,楚雨跟楊思瑤兩人一有時間就偷偷的廝混在一起,那感情自然也就突飛猛進了。可惜的是,楚雨雖然內心很是著急提親的事情,但楚老爺子的病情並沒有因為楚雨的歸來就好了起來。好在老爺子的病情卻是向好的方向邁進,楚雨也隻能一邊安慰著楊思瑤一邊無奈的等待時機。

這一日,楚雨剛出了家門,想要到府衙報到,卻沒想到被神情憔悴焦急不已的蘇家大小姐蘇雪攔了下來,這可讓楚雨一時間百思不得其解了。

看著眼前一襲簡單的紅妝,離以前相差甚遠的蘇雪,楚雨疑惑的道:“蘇小姐,你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今兒個卻攔著我去府衙,所為何事?”

“楚雨,你要救救我爹爹啊。”眼中垂淚,神情悲戚的蘇雪低泣道。

救你爹爹?這是什麽情況?蘇雪的話讓楚雨變得目瞪口呆。不過,楚雨一向見不得女人哭,更見不得漂亮的女人在自己麵前哭,開口安慰道:“蘇小姐,你先不要急著哭。現在我是一頭的霧水,你不說出事情的經過來,我怎麽知道你爹爹所犯何事又如何搭救?”

楚雨的安慰總算是讓蘇雪停住了低泣,不過那斷斷續續的哽咽讓蘇雪又多了幾分柔弱的另類美。雖然心中有著楊思瑤這個絕對的心上人,但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楚雨也忍不住的吞了一下口水。

看著楚雨並沒有一下子拒絕自己的求救,蘇雪總算是放下了擔心,在斷斷續續的哽咽中說出了事情的經過。

聽到蘇雪說完,楚雨這才明白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作為揚州城富商巨賈的蘇家,卻是以販賣私鹽而得來的巨大財富。蘇有財也知道販賣私鹽是重罪,一經查到就會有殺頭的危險。隻不過蘇有財抵抗不住販賣私鹽的巨大利潤,一邊勾結官府地痞之類的,一邊又極度的謹慎小心,十數年來倒是沒有出過什麽差錯,卻讓蘇家成了揚州城的一大富商巨賈。俗話說的好,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

這一次蘇家就是陰溝裏翻了船,因為一個手下出了差錯,引來了官府的注意,一直被官府緊咬著不放。眼看著查到最後,蘇家不但會被抽家查封,蘇有財更有人頭落地的危險。事情越查越緊,蘇有財這個老狐狸也慌了神,一天與手下的智囊在商量對策之時,卻讓蘇雪無意中聽了個完全。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蘇雪可是整個人都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在蘇雪的內心蘇有財這個爹爹可是一個正當的商人,也一直是蘇雪的崇拜者。沒想到在今天才知道自己爹爹卻暗地裏販賣私鹽,更沒想到事情已經到了如此的境地。蘇雪對著蘇有財大鬧了一場之後,回到房間裏大哭不已。不過蘇有財畢竟是自己的親爹爹,作為一個女兒,蘇雪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蘇家落敗蘇有財人頭落地。哭了半響之後,突然想到了楚雨,這才有了攔下楚雨的一幕。

蘇家以前沒出事的時候還好,現在一出事這販賣私鹽的行徑可是要殺頭的,而蘇家的當家人可是蘇雪的爹爹蘇有財,這就怪不得蘇雪會來向自己求救。看著眼前梨花帶雨,神情憔悴的蘇雪,楚雨也是大皺眉頭,對著蘇雪明言道:“這件事情很是棘手。”

“楚雨,我求你救救我的爹爹。隻要你能救我爹爹,你讓我做什麽我都願意。”聽到楚雨的話,蘇雪一臉希翼的看著楚雨,剛剛停下的淚珠子又像不要錢一樣的冒了出來。

蘇雪的話讓楚雨頭疼不已。雖然說什麽都願意做,但是到時候讓你做我的小妾你好願意?楚雨惡意的想著。

隻是美人垂淚當前,楚雨也不能怠慢不是?隻好開口道:“蘇雪,你先不要哭,這件事情容我斟酌一下再說。畢竟還沒有查到你爹爹,事情還沒有到最危險的階段。要是你失了方寸這可不是好事情。”

聽到楚雨願意出手搭救,蘇雪邁前一步,雙手抓著楚雨的衣角,一臉激動的道:“楚雨,謝謝你,謝謝你…”

最難消受美人恩。楚雨又是安慰又是保證,好生了半天這才把蘇雪勸回家中。

來到了府衙,向楊知府請了安,楚雨就一直苦思冥想蘇家販賣私鹽的事情。於是楚雨的走神,楊知府也很是關心的問了一句。隻是楚雨那裏能說出事情的真實,隻能用家裏煩心事多推搪而過了。楊知府也知道楚雨的老爺子還沒有痊愈,楚家現在有很多事情都落在楚雨的身上,有煩心事是正常的,所以並不見怪。後來看到楚雨今天實在是心神不定,楊知府大手一揮,就給楚雨放了一天假期。楚雨沒想到還有這等好事,稍微驚愕之後就高興的向楊知府告罪了一下,急急忙忙的又趕回了家中。

回到家中,楚雨就定下了心神,苦思著從蘇雪口中得到的蘇家販賣私鹽的經過,打算從中找出一個能加以利用,能讓蘇家得以脫身的計策。

苦思了半天,楚雨也沒有想到什麽好的辦法。心煩意亂的楚雨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煩躁的在房間內來回走動。

突然間,楚雨停了下來,眼露喜色,口中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句:“有了。”

“這樣子應該能夠讓蘇家金蟬脫殼,起死回生。就這麽辦了。”雙手一握,楚雨顯得很是興奮。而且這件事情如果辦好了不但能夠救助於蘇家,還有很大的意外收獲,這也怪不得楚雨會如此興奮了。

越想越覺得這個計策可行的楚雨也來不及多加思考,打開房門,出了房間就急匆匆向蘇家方向而去。

——————

“什麽,你說楚家三公子楚雨在門外求見?”正被私鹽被查搞得心神不定,惶恐不安的蘇有財,突然聽到下人回報說楚家的三公子楚雨正在門外求見,這可讓蘇有財很是吃驚不已。蘇家和楚家最近一段時間可是沒有過多的交往。確切的說,楚家大公子身亡,蘇家悔婚而且對楚家落敗見死不救,後麵又有楚雨擂台的勝而蘇家又再次言而無信,雖然蘇有財補償了楚家讓自己肉疼的五十萬兩,兩家沒有成為死敵都算好的了。現在楚雨居然求見,這可讓蘇有財眉頭大皺,拿不定楚雨上門所謂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