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鋪小二要成仙

第32章 祭練法器

字體:16+-

方言終於神識歸體,想要站起來,不料一個跟頭便栽倒在地。

不知道一個動作保持了多久,以方言修煉過的身體竟然也出現了,氣血供應不足,身體局部發麻的情況。

覺察到自己的幾隻蜂獸就在身邊護衛著,方言幹脆也不起身了,就那麽躺在地上。

突然方言感覺腦中一陣混亂,腦袋像要炸開一般,方言緊守靈台,運轉起剛剛熟練的凝神術,終於,那股頭痛欲裂的感覺停了,方言卻發現自己的記憶中多了些零散的片段,都是自己根本沒有接觸過的東西,整理了一會兒,方言發現這些東西應該是周天星的一些記憶,零零散散。

方言不禁後怕,幸好隻有這麽點點記憶,如果多的話,兩種記憶的混亂情況,那自己真有可能變成白癡一樣的存在,看來這奪舍之法很不可靠。

感覺到自己神識再沒有大礙,方言坐起來,一番爭鬥,方言也不清楚過去了多長時間,在這裏多待一刻便多一分危險,方言決定立即收取戰利品,迅速離開這個湖心島,就算是遊也要遊到陸地去。

打定了主意,方言又開始了搜刮,看著地上周天星的屍體,方言歎道:“就算是死人也不可靠。”

現在的周天星是死的不能在死了,連神魂都被自己吞食掉,方言伸手將他身上的幾件東西拿了出來,周天星也不愧為煉氣高層修士,擁有一個乾坤袋,現在的方言已經不是什麽也不懂的菜鳥了,幾下將袋上周天星的印記抹去,便打開了這個乾坤袋。

“一根奇怪的骨頭,一柄飛劍,一個玉簡,幾塊靈石,就沒了?”,這些東西還沒有自己乾坤袋中多,方言有些失望,將骨頭,飛劍,靈石收起,手裏拿著玉簡,神識探了進去。

“煉魂訣?莫非也是修煉神魂的功法?”方言細細看了一遍,才發現,這煉魂訣和自己修煉的凝神術有本質的區別,凝神術是凝練神識的功法,煉魂訣是控製神魂的法術,除了煉魂訣外,玉簡中還包括了那根骨頭的祭練方法,和地上的一套噬魂陣的施法方法,還有一副地圖模樣的東西,隻是殘缺的厲害,看不出是什麽地方。

方言本來還有些可惜,自己不知道如何收取地上那幾顆黑色珠子,周天星和宋師問爭鬥的時候,方言可是見識了那一套陣法的詭異,剛才方言去找的時候,根本沒有珠子的蹤跡,原來是隱去了。

方言立即修煉起了這套法訣,這套噬魂陣並不複雜,方言很快便掌握了,打出手訣後,將出現的七顆魂珠收起,自己又多了一條保命的招數。

將幾隻蜂獸招呼道身前,方言準備下水,“咦,怎麽還有一個乾坤袋?”

方言發現蜂王獸小黑嘴中竟然叼著一個乾坤袋,自己怎麽還拉了一個?方言招招手,將小黑嘴中的乾坤袋拿下來,想如法炮製,抹去印記,打開查看,不料這個乾坤袋上的神識印記十分的牢固,根本不是上一個乾坤袋那樣容易。

方言明白了,這不是周天星的乾坤袋,如果是他的,周天星已經死了,這印記應該隨手可去,不是周天星的,那就隻有是宋師問的了。

想到這裏方言立即停下想要下水的想法,這個乾坤袋裏可是有好東西,讓方言扔掉是萬萬不行的,方言帶著幾隻蜂獸換了一個地方,吩咐它們繼續守在周圍,又將剛剛得手的噬魂陣擺在自己周圍,方言盤坐下來,開始抹殺乾坤袋上的神識印記。

不是方言不知道危險,也不是方言不願意換一個地方在祭練,隻是身上有了這個宋師問的乾坤袋,不管方言走到哪兒,宋師問都能感應到,與其換一個陌生環境,還不如就待在這裏,將他的神識印記抹去,然後自己祭練。

方言這邊剛剛開始動作,千裏之外的某處山洞中,正在恢複的宋師問便發覺了:“為什麽有人在抹殺我的神識印記,是什麽東西。啊,是我的乾坤袋,我的乾坤袋什麽時候掉落了?”原來宋師問回來的時候急著趕路,隻是腳踩一柄飛劍便竄了出去,沒有注意到腰間的乾坤袋被小黑叼去,找到這處安全山洞,便盤坐下來恢複神識,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丟了東西,還是自己最寶貴的東西。

即使這樣,宋師問也沒有起身,實在是神識損傷太過厲害:“想要抹殺我的印記,便是築基修士也要費一番功夫,我雖然不知道被誰揀去,不過八成是落在那湖心島上,憑著一個煉氣五層的修為,不早早逃走,還想謀取我的東西,哼,讓你先美一會兒,等我恢複了再去找你,連本帶利都要收回來。”

又過了一會兒,宋師問便沒有這麽自信了,他乾坤袋上的神識印記已然被抹殺掉了,自己和乾坤袋之間的關係已經完全斷了,不過好在袋中還有兩件祭練過的法器,宋師問有些氣憤,但還是耐住性子在這裏恢複,就算要趕回去也需要數個時辰,何況自己神魂遠沒有恢複,便是去了勝負也是兩說,宋師問一邊氣悶,一邊安慰自己。

“啊,無論是誰,我和你不共戴天。”又過了一會兒,宋師問便沒有這麽穩重了,破口大罵道,不過兩個時辰,自己三件法器上的印記全部被抹去,莫非不是那個小子拿到,而是一個煉氣十二層的高手拿到了?現在宋師問也懷疑起自己的判斷來,隨著三件法器上印記的消失,宋師問再也感應不到一絲信息了。

湖心島上的方言卻是欣喜中帶著不少憂慮,吞食了周天星的神魂後,自己的神識強大了很多,本以為很難抹去的印記,自己不過稍稍費時就搞定,同時方言發現,自己的神魂有了損傷,開始打坐修煉時候感覺還不明顯,以為是累到了,祭練法器的時候就能感覺到一陣不適,不大功夫便感覺到神魂十分的疲憊,凝神術對於這種損傷也沒什麽用,神魂的傷勢不比身體,方言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辦。

找不到方法,方言隻得作罷,等回到宗門後向姬瑤光討教討教,幸好影響不大,除了疲憊外沒有別的不適。

在宋師問的乾坤袋中,方言找到了一件飛行法器,剛剛抹去三件法器上的印記,方言便將這件飛行法器祭練了,一件中品法器竹鷂子,使用清風竹煉製而成的飛行法器,能乘坐三四人人,速度也比不上飛雲舟之類,隻是和禦劍飛行差不多,不過方言已經很滿意了,起碼自己不用遊著水過去,不用擔心水中的妖獸。

有了竹鷂子,方言也不是十分急迫了,將其餘兩件法器也祭練了,剛才看到這個乾坤袋時候,方言就有些眼饞,雖然也是一件下品乾坤袋,裏麵空間筆方言原本的要大,有三方多,祭練之後,方言將自己所有的東西都扔了進去。

還有一件是一個小銅鍾,看模樣應該是一件防護性的法器,方言對於防護性法器最喜歡了,現在修為低下,能保護自己的東西都是好東西,不看方言平時連一階靈符甲都在用嗎,祭練之後一試,效果還真不錯,金光鍾,物如其名,一個金光閃閃的大鍾,比自己的天蠶靈絲罩防護不低。

三件法器都祭練之後,方言祭起竹鷂子,方言身前出現了一個長約兩米的竹鳥,一縱身跳了上去,上麵還有靈石,方言打出一個手訣,竹鷂子晃晃悠悠便飛上高空,方言突然想到蒼茫山中不可高飛,又控製著竹鷂子緩緩向下,直到距離地麵兩丈左右。

宋師問是從這邊走的,那麽我走另一邊,方言選擇了一個方向,控製竹鷂子向前飛去,初次上手,多有不熟練,好幾次方言差點栽入湖中,半個時辰後,操作也熟練了很多,第一次自己飛行,方言說不出的愜意。

隻是在蒼茫山中,不能太放肆的飛行,方言有些不過癮,朝著陸地深處飛行了一個多時辰,方言找了一處平地落了下來。

找了一處山洞,習慣的將五隻蜂獸放到周圍,又將噬魂陣布置下去,方言開始好好的補充法力。

那日,方言剛剛突破到煉氣五層,還沒有來得及補充滿法力,便看到了周天星的上岸,接著便發生了諸多事情,方言還沒有機會將自己的法力回複圓滿,如果將丹田比作一個水池的話,方言將蓄水的池子擴大了,但裏麵的水並沒有補充滿,還是原來的那些水。

這個時候的方言也不吝嗇丹藥,剛剛從宋師問那兒得來很多東西,丹藥也不缺,隨手就往自己嘴裏扔了一顆聚氣丹。

高級丹藥果然不同,一顆聚氣丹不僅將方言的丹田法力補充滿,甚至剛剛突破的修為又有所精進,隻是浪費的靈氣也不少,有一半以上的靈氣並沒有為方言所用,方言心中暗暗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