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鋪小二要成仙

第33章 偶遇同門

字體:16+-

有了竹鷂子,方言不再擔心自己受困於湖水,也不貪求天材地寶,方言站起身來,架起竹鷂子,認清方向,緩緩朝蒼茫山外外圍前行。

論實力,方言即使突破了煉氣五層也仍舊是蒼茫山深處最低的存在,方言自然明白這點,本也沒有想著和別人搶奪,隻是自己碰運氣罷了,別人看不上的二階三階靈草,方言看來可都是好東西,半天下來,也采集了不少。

將剛剛采集的天狗草放入乾坤袋中,方言感覺到前方某處有法力波動,距離自己不過十幾裏遠近。

有了竹鷂子,方言膽子大了不少,架起法器,朝著法力波動的地方飛去。

十幾裏的路程,竹鷂子隻需要片刻就到了,方言沒有直接飛到跟前,距離那兒還有幾裏遠的地方,方言落下來,收起竹鷂子,前麵是一處山穀,根據剛才覺察到的位置,應該在這山穀中,不過,距離這麽近的地方,並沒有聽到什麽打鬥聲,方言決定慢慢摸過去,看情況再定自己如何行事。

不是方言多疑,方言入門不過半年時間,便接連碰到同門相殘的事情,不是聽說,還是自己親身經曆,特別是剛剛經曆過的周天星宋師問二人,方言倒不是因此認為所有修士都是奸詐之徒,但自己小心總是沒有錯的。

方言祭起了天蠶靈絲罩,手中拿著新得來的金光鍾,準備隨時祭起,將幾隻蜂獸放了出去,分散到自己周圍,方言朝著信號顯示的地方慢慢靠近。

一路上出奇的安靜,除了山穀中流水的聲音外,再沒有一絲聲響,眼看著就到了位置了,方言還是沒看到一個人影,難道這是一個陷阱?

就在方言決定停下的時候,心頭傳來一陣警覺,有埋伏。

“咦,來了個煉氣五層的小子,現在的後輩都膽大了啊,連煉氣五層的修士也敢獨自到蒼茫山深處來了。”

方言聽到附近有一個聲音響起,卻看不到一個人影,心中有些慌亂,開口問道:“閣下何人。”

“方言?是你?”

就在方言一身戒備的時候,前麵十幾丈處的一片石林像冰塊一樣融化掉了,露出三個人來,說話的正是其中之一。

方言聞聲望去,也有些訝異,自己認識此人,正是當初在象陽坡和自己交換靈寵袋的人,墨靈峰的秦陽,想不到他也來了秘境。

“秦師兄?你怎麽在這裏。”

看到方言有些戒備,秦陽說道:“方言師弟,這裏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你先離開吧,找個安全的地方避避。”

聽到秦陽如此說話,方言才發覺自己似乎感覺錯了,加上對秦陽的印象不錯,方言沒有直接離開,而是問道:“秦師兄,我是覺察到法力波動過來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

秦陽朝身後兩人看了看,回過頭來對方言說:“方師弟,上次還要多謝你的玄陰劍,你也不是外人,我就實話實說了,我們發現了一隻四階妖獸四翅螳螂,它守衛著一株月心草,我們已經耗了幾天了,不打算再等下去了,決定等下便動手,師弟你的修為有限,就不要插手了。”

“秦師兄,我也要多謝你的靈寵袋,我們各取所需,就不要說這些了。”

“你有靈寵?”就在此時,秦陽身後的一人出聲了,正是剛才說話的那人。

“秦師兄,這二位是?”方言沒有答話,而是向秦陽打探道。

那人見方言竟然不搭理自己的問話,不由有些惱怒。

秦陽自然知道自己同伴的脾氣,也知道他問話的意思,不過還是對方言說道:“這位是勝嶽門的烈風,我的一位朋友,師弟莫要見怪,他就是張臭嘴,這一位是我們墨靈宗墨靈峰的封妍,也是你的師姐。”

“見過封師姐,見過烈道兄。”方言朝二人行了一個禮。

封妍回了一禮,烈風子卻是急急道:“見過師弟,方言是吧,你有靈寵?”

“瘋子,不要再說了,就算方師弟有靈寵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反倒是害了師弟,你我加上妍兒雖然有些吃力,但也有五成把握,犯不著將方師弟扯進來。”

方言沒料到秦陽如此說話,想不到隻有五成把握,正要說話,突然聽到封妍驚呼一聲:“小心,快快回來,那四翅螳螂出來了。”

秦陽一聽,連忙拉著方言和烈風退了回去,隨著一陣靈氣波動,這裏又成了一堆石林。

“誒,師弟,現在想走也走不了了。”秦陽有些抱歉的對方言說道。

“秦師兄客氣了,這是?”

“幻陣,封妍兒最擅長,方言,反正你也走不了了,把你的靈寵拿出來看看。”一旁的烈風又開口了。

“烈師兄,我的靈寵都在外麵,一時收不回來。”

“什麽,你有幾隻靈寵?什麽靈寵?”問話的是秦陽。

“五隻蜂獸,怎麽了秦師兄?”

“五隻蜂獸?方言,我還當你是為了好玩才養的靈寵,以為你的靈寵不過是些一階的寵物,竟然是二階的蜂獸。”

“五隻二階蜂獸?秦陽,你我加上封妍,再有這五隻蜂獸,把握就更大了,你看如何。”

一旁的秦陽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在那邊細細的思考著,過了一會兒,抬頭說道:“不錯,加上五隻二階蜂獸,我們的把握確實大了很多,隻是方師弟的安全該如何保證,要是惹怒了四翅螳螂,我們三人都沒有能力帶著方師弟離開。”

“噢,我忘了,方言才煉氣五層修為。”烈風似乎有些喪氣,沉沉的說道。

方言卻是從這兩人的對話中,感覺到了他們對自己的真正擔心,心中有一絲感動,不是所有人都如南宮慕,都如周天星宋師問師兄弟的。

“秦師兄,烈師兄。你們說離開是怎麽回事。”

解釋的是秦陽:“方師弟,就算加上你和你的幾隻靈寵,我們的把握也不過六成,如果是我們三個,即便失敗,拚著損失一兩件法器,怎麽也可以禦劍飛行離開這裏,隻要逃出百裏之外,這四翅螳螂便不會再追我們,它還要守著這株靈草,到時候肯定就會返回來,隻是加上你的話,我們逃離的時候,帶上你,那麽飛行速度會大大降低,恐怕就難以逃脫四翅螳螂的追擊了。”

“這樣啊,秦師兄,你不必擔心,我也有一件飛行法器,不需要師兄帶我飛行。”

“什麽,你還有一件飛行法器?”一旁的烈風瞪大眼睛看著方言,雖說飛行法器不是什麽稀罕物,宗門中許多人都有,不過那也都是築基期的修士,煉氣期就擁有飛行法器的人都是宗門翹楚,就連他們三個煉氣高層的修士也沒有一件。

“是啊,我偶然得來的,有什麽不妥嗎。”方言倒是沒覺得飛行法器有多好,他是自己無法禦劍飛行,不得已才用的飛行法器。

“你你你。”一時間,烈風被方言噎的有些不知道說什麽好,隻是舉起手指指著方言你你你。

“方言師弟,你的飛行法器是什麽品階的。”秦陽開口問道。

“諾,就是這件竹鷂子。”方言伸手將竹鷂子祭起。

“中品竹鷂子,不錯,比我們禦劍飛行也差不了多少,而且不需要耗費法力,隻要靈石充足,便可以一直飛行,說起來比禦劍飛行還要好用些。”秦陽看到方言祭起的竹鷂子,不由的開口稱讚道。

“秦師兄,其實還有一件事情你們說錯了。”

“嗯?”秦陽抬頭有些疑問的看著方言。

“我的靈寵不是五隻二階蜂獸,而是四隻二階蜂獸加一隻三階蜂獸王。”

“啊?”不僅秦陽,烈風,就是一直神情淡然的封妍也有些吃驚的看著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