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鋪小二要成仙

第45章 刀疤小弟

字體:16+-

蜂獸距離方言所待的地方有數百米,等來人到達暗潭邊的時候,方言早已經不在了。

“黑七,人呢?還有你說的怪物呢?”一個滿臉橫肉的人正在喝問六幫主黑七。

“孔老大,剛剛明明就在這兒啊,我還讓刀疤守在在呢。對了,刀疤去哪兒了。”剛才回去叫人的黑七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不過一個時辰,不僅落下來的人不見了,連刀疤也沒了蹤影。

孔老大也發現了本該守在這裏的刀疤也不見了,立即吩咐周圍的幾人四散開尋找。

已經帶著方言離開的刀疤聽到後麵傳來的陣陣呼叫聲音,心中正打著鼓,如果自己停下來,就可以回去當自己的八幫主,雖然實際上隻是一個跑腿打雜的,起碼不用自己每天去挖礦,每天吃不好但也不會餓著,跟著眼前這人卻不知道以後會是什麽日子,過了今天再回去可就不知道還是不是八幫主了,孔老大為人心狠手辣,而且猜忌心極重,自己數日不歸絕對要是被當了奸細,不死也會脫層皮。

刀疤到了現在也沒想清楚,自己今天像被迷魂了一樣,不過聽了幾句話就生出了背叛鐵頭幫的心思,以往對自己的處境不滿,但從沒有想過會背叛孔老大。

看了看身旁的高人,再看看周圍幾隻巨大的蜜蜂,刀疤還是下定決心賭一把,要是賭對了以後就再不用像以前一樣受那些人的欺辱了,要是輸了,最多回去挖礦罷了,逼急了自己那幾個兄弟也不是好惹的。

多年以後的歲月裏,刀疤不知多少次回憶起這天,慶幸當時的自己做了這輩子最正確的一個選擇,也不止一次的向旁人吹噓說自己當時是多麽的英明,一看到方老大就覺得英明神武,不是凡人。

此刻的方言不知道自己身旁的刀疤有片刻間就有這麽多的想法,方言跟著刀疤沿著一條崎嶇的礦洞前進著,通過蜂獸方言已經知道一群人到了剛才自己所待的地方,現在方言沒有心情理會這些人,首要的事情是仔細查看自己的身體,身體可以動了,法力為什麽為無法運轉,有沒有希望恢複法力。

刀疤帶著方言跳上礦道洞壁的一處突起,雙手扳著上麵的一塊見識爬了上去,之間眼前出現了一個隻能容一人匍匐前進的通道,刀疤知道方言不可能在自己前麵進去,也不多言,俯下身子便爬了進去。

方言看著刀疤爬進去,又將一隻蜂獸放了進去,確認沒什麽問題後,自己也爬了進去。

這裏倒是一個藏身的好地方,方言沿著通道爬行了有幾十米才到了盡頭,一個一間房屋大小的坑洞,除了來的這條通道,洞壁上還有別的通氣孔,這麽深的地方一點都不氣悶,方言打量了一下周圍環境,十分滿意。

“刀疤,你就在這裏等著吧,我需要先恢複一下,等我恢複了,你再仔細介紹一下鬼窟的情況。”

“高人,這兒隻能躲避一時,到時候我們還得出去,這裏沒有吃的,我身上也沒有什麽口糧了。”

“無妨,餓的時候跟我說就是了。”

方言擺擺手,讓刀疤坐在一旁,現在讓他離開是不行的,雖說他既然帶自己來了,不大可能再將自己出賣,但方言此刻實力大減,要是被人在那洞口處圍堵起來,就算有蜂獸也討不到什麽便宜,還是等自己恢複些實力再說吧,至於刀疤擔心的饑餓問題,方言一點都不擔心,自己沒有法力,神識還可以用,乾坤袋中還有幾瓶辟穀丹,就算一兩年也足夠用。

無法動用法力,方言也沒有辦法設置噬魂陣,將一隻蜂獸安排在通道入口處警戒,其餘四隻守衛在自己身邊,方言盤坐在地上開始檢查自己的身體。

一查之下,方言很是失望,自己的丹田被一層霧蒙蒙的東西籠罩起來,自己的法力無論如何衝撞都無法將這層阻隔衝破,這就是金丹期的威力?

方言試著運轉心法,吸收周圍的靈氣入體,但是丹田被封,靈氣入體之後不能循環,根本無法煉化,試驗了半天方言終於還是放棄了這個辦法,想要打開這層阻隔,還得從自己身體裏麵想辦法。

方言繼續努力運轉自己身體內的法力,試圖衝破壁障,不知道這層壁障是什麽東西,如此的堅韌,本來在自己的身體內,自己的法力應該無堅不摧,但是幾個時辰下來,這層壁障似乎一點變化都沒有,方言體內的法力還是被圈禁在丹田之內無法運轉,如果一直是這個樣子,方言的修為就再也無法增長,就算以往的修為也無法動用,重新又變成了一個普通凡人了。

修煉了將近一年的方言已經認定了自己是個修士,讓他再回去過凡人生活是說什麽也不願意的,好在體內的法力隻是被禁錮,並不是消散了,自己也不是丹田被毀,隻要自己堅持下去,還是很有希望將這層壁障打破,到時候還可以繼續修煉,隻是不知道這需要多久。

要是被周文武知道方言還有這個打算,不知道他會有什麽想法,一個金丹期修士禁錮了煉氣期修士的修為,這個煉氣期修士還打算將禁錮打破,真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相差十幾階境界,隨便修士遇到這種情況都不會打算自己衝破禁錮,有長輩的自然找師門長輩出手,沒有師門長輩的散修估計就直接放棄修煉,安心做一個凡人去了。

偏偏周文武禁錮的是方言,一個半路出家的修士,滿打滿算接觸修煉不過一年,除了寥寥數人外,根本沒有和別的修士接觸過,別人認為天經地義的事情他根本一點都不知道,方言篤信的還是自己從小學到的有誌者事竟成,水滴石穿繩鋸木斷。

雖然沒有什麽效果,方言還是一直不停的運轉丹田內的法力,一次次的衝擊著那層不知名的禁錮。

“高人老大,我餓了。”

還在修煉的方言突然聽到了刀疤的聲音,睜眼看去,發現刀疤正眼巴巴的看著自己,身上還有幾道傷痕,似乎是新添的。

“刀疤,你身上怎麽回事。”

“高人老大,我餓了,想出去找點吃的,您這幾隻蜜蜂擋著路,我要出去,便成了這樣了,高人老大,都過去一天多了,您不餓?”

“已經一天多了?”方言有些灰心,一天多的時間,自己的修煉沒有收到什麽效果,法力依舊被禁錮在丹田之中。方言站起身來,活動活動身體,修為被禁錮,連身體都變得容易疲憊,不過一天多時間,似乎血脈都有些不暢,活動幾下後,方言拿出一個玉瓶,倒出一枚辟穀丹。

“刀疤,將這顆辟穀丹吃下去,七天之內都不會感覺餓。”

看到方言嗖的一下手上便變出一個精美的玉瓶,刀疤眼睛都有些直了,也顧不得接過丹藥了:“高人老大,您是仙人?”

“仙人?不是,我隻是一個修士,以後也不要叫我高人老大了,叫我方言就可以了。”

“好,高人,哦不,方老大,您是修士?就是那種可以飛來飛去的修士?”

“你知道修士?”方言有些奇怪,自己沒入修真界的時候可不知道修士之類的事情。

“當然,方老大,我們這裏的人大部分都見過修士,許多人都是被修士送到這裏來的。”

方言倒是忘了這一茬,想要將凡人送到鬼窟來,肯定是飛行法器了。

“好了,刀疤,先把這顆丹藥吃了,然後給我仔細講講鬼窟的情況,你是怎麽來到這裏的,鬼窟有多大,這裏有多少人,附近除了你們鐵頭幫還有什麽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