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鋪小二要成仙

第46章 衝擊禁錮

字體:16+-

知道了方言和洞外那些人一樣,是可以飛來飛去的修士,刀疤為自己昨天的決定感到慶幸,那是仙人一樣的存在,將手中的丹藥扔進嘴裏,仙丹果然不同凡響,小指頭大的一顆,剛剛入肚,刀疤便發現自己不感覺餓了,肚皮不餓了,刀疤開始一五一十的介紹起鬼窟來。

刀疤沒有說自己的事情,隻說自己是犯了事,本來應該被處斬的,有個機會可以活下來,便跟著人到了這鬼窟,已經有三年多了。

和他一批來到鬼窟的人十個中頂多還剩下三四個,刀疤是靠著頭腦機靈,講義氣,還有幾個過命的兄弟,這才堅持了三年。

鬼窟有多大,刀疤也不清楚,他知道的就有數百裏的範圍,鬼窟之中幫派林立,勢力眾多,其中尤以血幫和黑虎會最為龐大,這兩個幫派每家都有上千人,幫中高手眾多,孔老大那樣的人去了也隻是個堂主級別。

刀疤所在的鐵頭幫隻是一個小幫派,隻有百十來號人,控製著一片十幾裏的地盤。本來鐵頭幫的地盤不在這裏,還在幾十裏之外。

洞口這邊並沒有勢力控製,這裏的礦石早就被開采一空,每當有新人來的時候還會有一場爭鬥,平常這附近十幾裏內都沒有什麽人,前幾日有一個小嘍囉在這裏發現了一個疑似礦脈,昨天鐵頭幫眾人才興師動眾到了這邊,如果真的發現一個新的礦脈,鐵頭幫百十來號人兩年都不用發愁礦石。

至於六幫主黑七和刀疤自己還有不少人則是被安排作為警戒,以免被別人撞到,鐵頭幫孔老大帶著心腹在那邊查探。

這才碰巧碰上了方言。

方言聽罷,自己思索了一陣,然後對刀疤說道:“刀疤,你以後是要回去鐵頭幫還是?”

方言對於鐵頭幫以及其他勢力都沒有什麽興趣,方言最大的興趣就是恢複法力,隻要恢複了法力,便會離開這裏,方言不缺食物,也不需要挖礦石去換食物,因此就像待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慢慢修煉,試著打穿那層壁障。

不管如何,昨日刀疤將自己領到這裏算是好心,因此方言才開口問一聲,如果他願意跟著自己,方言也不吝嗇幾顆辟穀丹。

“方老大,你不能趕我走啊,要是回去了,我要交代不清幹什麽去了,肯定會被派去挖礦,不出半年肯定沒命。”

“我又沒說要你走,你想留下來就留下來,如果留下來的話,就不能隨便離開,你可願意。”

刀疤聽到方言願意自己留下,忙不迭的點頭:“我願意留下。”

“好,那就待在這裏吧,我要修煉,沒事不要打攪我,隻要不出去,那幾隻蜂獸就不會對你怎麽樣。”

方言不提醒,刀疤也不會再去惹那幾隻大蜜蜂,哦是蜂獸,上次不過朝通道口走了幾步,便被劃出幾道血痕。

方言在這幾乎封閉的坑洞中停留下來,眨眼便過去了十幾日,中間又給了刀疤兩粒辟穀丹,隻是自己的丹田還是沒有打通,仍舊被那層壁障籠罩著,法力依舊不能使用。

不過方言也不是一點收獲都沒有,就在前天,方言終於發現了一絲好現象,自己的大部分法力對於這層壁障都沒有效果,連續衝擊了十幾天也沒有將其減弱一絲,不過自己體內那道特殊法力卻是有效果,每次衝擊都可以消磨掉一點壁障,雖然對比起整個壁障來說不過是微小的一絲,如果不是方言一直注意著都不能發現,但總歸是有了希望,方言的勁頭更足了,這兩日來,方言不再催動全部法力,而是隻催動這絲特殊法力,仿佛一枚鑽頭一樣,不停的朝著一個點衝擊著。

“方老大,能不能給我點事情做?”

在方言又一次停下後,一旁無聊待了十幾天的刀疤終於開口了,不用幹活自然清閑,開始幾天刀疤過的十分愜意,有多久沒有這麽舒服的休息過了,不用為食物發愁,也不用擔心仇家尋仇。不過十天過後,刀疤便有些受不了了,原來每天無所事事,時間也十分難過,刀疤不敢打斷方言修煉,好不容易看見方言睜開眼,趕緊說道。

“哦,你想做什麽?想出去?”

“不不不,方老大,能不能教我也學點法術,不用太厲害,隻要能唬人就可以了。”

“你想修煉法術?”方言聽了刀疤的話,也覺得讓他一直待在洞裏難為他了,既然願意學,那就傳授他一點好了,不過能不能修來呢成功,還要看刀疤自己的天賦。

方言並沒有傳授刀疤墨靈宗的心法,而是將自己原先修煉的那套心法念給刀疤聽。教了刀疤幾個竅門後,便讓他自己去感應天地靈氣去了,隻有能感應到天地靈氣的人才能修煉,然後再傳授相應的煉化心法也不遲。

如果能夠得到培元丹之類的丹藥,凡人服用就可以直接修煉,不過在這裏既沒有材料也沒有地火,方言也不知道丹方,就算想煉製也沒有辦法了。

刀疤不知道這些,得到方言給的口訣,喜滋滋的到一旁按要求吐納去了,拚命想找到方言嘴中所說的靈氣。

方言教授完口訣後便不再管刀疤了,往自己嘴裏扔了一顆辟穀丹,繼續運轉那一絲特殊法力衝擊壁障,隨著一天天的過去,方言感覺到自己的衝擊雖然有用,但是短時間內無法將這層壁障打穿,哪怕是一個小洞也不是幾天可以有成效的。

知道了這個事實,方言索性也不急了,每天除了運轉這絲靈力外,還同時修煉凝神術,這部凝練神魂的法術並不需要動用法力,正適合方言此時修煉,有過了幾天,方言想到自己從天鬼墟得來的蝶舞步也有部分不需要法力支持,隻需要練習步伐即可,正好還可以鍛煉一下自己的體魄。

刀疤還真不是一個有修煉天賦的人,當初方言不過一會兒就感應到了天地靈氣,現在已經是方言第二次從打坐中醒來,一旁的刀疤還在那兒不停的吐納,試圖抓住那一絲天地靈氣。

方言搖搖頭,給幾隻蜂獸喂食了幾顆靈獸丹,活動了幾下身體,打算練習一下蝶舞步步伐時候,聽到一聲怪叫。

“哈哈,哈哈,我終於感覺到了,這就是天地靈氣。”已經枯坐了十幾天的刀疤在一旁狂叫起來。

方言知道刀疤此刻的心情,自己當時也是這麽興奮,不過沒有刀疤這麽狂熱罷了。

過了好半響,刀疤才從感應到天地靈氣的興奮中清醒過來,看到在一旁關注自己的方言,趕緊收聲:“方老大,我感應到了,暖暖的,在裏麵很舒服的,這就是天地靈氣了吧。”

“沒錯,這就是天地靈氣,看來你還是有修煉天賦的。刀疤,既然感應到了天地靈氣,我再傳你一部煉氣心法,隻有將天地靈氣煉化為自身法力,才是真正進入了修真界。”

說著,方言將姬瑤光傳給自己的煉氣心法,也是修真界的大路心法傳給了刀疤。

又過了一個月,刀疤看著手上發射出的水箭以及火球,猶自有些不能相信,這是自己釋放出來的,刀疤已經進入了煉氣階段,不過隻有煉氣一層,釋放出的火球水箭也都是唬人的東西,根本沒有殺傷力,即使這樣,刀疤對方言也是佩服不已。

兩個月的相處,方言倒是喜歡上了刀疤的性格,雖說說話粗魯,但是卻實在,修煉也肯吃苦,方言算是徹底接受了刀疤,將刀疤看做自己人。

在天鬼墟方言為了試手煉製了海量的靈氣丹,這會兒卻便宜了刀疤,比方言以前修煉都奢侈,有了靈氣丹的供應,在這靈氣匱乏的礦洞中,刀疤修為增長也不慢,再一個月後,便是煉氣二層的修為了,釋放出的火球也頗具威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