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鋪小二要成仙

第47章 八號洞

字體:16+-

“方老大,前麵就是鐵頭幫的地盤了,要不您就在這兒等著,我去將我那幾個弟兄招過來?”

正是在礦坑中待了三個月的方言和刀疤。

開始時候沉靜在修煉中的刀疤沒有覺得時間流逝,直到前幾日突然驚醒,掐指算算,發現已經過去了幾個月,他也不敢擅自離開藏身之處,直到方言停下修煉,才對方言提起自己想回鐵頭幫一趟,不為別的,他放心不下他的幾個弟兄,幾個人都是粗人,不善於思考,以前幾個人都是以刀疤為首,才不會被人算計,如今自己不聲不響離開幾個月,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被人當槍使了。

方言聽了,沒有反對,憋悶了幾個月,他也想出來透透氣,於是就跟著刀疤一路走到了鐵頭幫的地盤。

現在的刀疤已經將方言看成自己的師父一樣,好幾次想改口叫師父,都被方言拒絕,不過刀疤心中已經認定了這個師父,刀疤現在已經知道自己的方老大如今身體內的法力被惡人禁錮了,使不出任何法術,雖然方言一再說自己沒問題,刀疤還是有些放心不下,距離鐵頭幫聚集點還有幾裏的地方又一次勸說方言。

“刀疤,不要擔心我,沒事。”莫說是個幫派,就是一些低階修士,方言也不大放在心上,憑著自己太息土改造過的身體,加上五隻蜂獸,即使被人圍攻,方言也不懼怕。

聽到方言的又一次保證,刀疤隻得領著方言繼續前進。

耳邊已經能聽到前麵的說話聲音了,刀疤對這裏十分的熟悉,七拐八拐的,領著方言進了一處洞窟,一路上沒有碰到一個人,所有人都被刀疤巧妙的躲了過去。

“這是胡子他們幾個的住所,沒有人在,估計是出去巡邏去了。”

進了洞窟後,刀疤對方言說道。

“喲,這是誰啊,這不是我們曾經的的八幫主刀疤嗎。”

洞窟口突然傳來一聲尖銳的嗓音。

“遭了,被人發現了。”刀疤心中驚呼一聲,不過嘴上還是說道:“李老拐,怎麽說話,莫非想以下犯上不是。”

“以下犯上?哈哈,刀疤,我現在是鐵頭幫的八幫主,沒想到吧。”

“你當了八幫主?胡子他們呢。”

“放心,他們寶貝著呢,沒有他們,我哪有新礦脈啊。”

“你讓他們去找礦脈了?”刀疤一聽李老拐的話,厲聲問道。

“不要說他們,你也要去,莫非你還想著當八幫主不成。”

方言聽了二人的對話,也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這李老拐以前是一名普通的幫眾,和刀疤應該也是素有怨隙,這次刀疤無故失蹤,讓他抓住機會上了位,上位後,便將刀疤以前的兄弟都派出去做最危險的事情了,方言雖然不知道找礦脈怎麽危險,不過看了刀疤此刻的表情也了解到了八九分。

“刀疤,不要急,我們出去將他們找回來就是了。”

“刀疤,這是誰啊,口氣不小啊,看著不像是我們鐵頭幫的人啊。”

“我的事情輪得到你管嗎?”

“以前你是八幫主自然輪不到,但現在我是?莫非你想要以下犯上?”

“刀疤不要和他廢話了,趕緊去找你的兄弟。”方言有些不耐,又說了一句。

聽到方言的語氣,刀疤也不再和李老拐囉嗦,直接問道:“李老拐,胡子他們去了哪邊。”

“大膽刀疤,敢對我們八幫主如此無禮。”卻是李老拐旁邊兩個跟班在那裏叫囂起來,這兩個人刀疤也不陌生,李老拐的心腹,以前沒有少被自己等人收拾過,現在得勢了,自然要猖狂一點。

李老拐笑眯眯看著刀疤沒有說話,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刀疤手下幾個人特別能打,遠不是他李老拐幾個人可以對付的,不過今天刀疤隻有兩個人,刀疤隻是頭腦狡猾,打鬥不是他的長項,至於另一個人長得白白淨淨,一看就是一個小白臉,自己這邊有四個人,無論如何今天都要出出氣,當然將刀疤打死是不行的,孔老大最恨窩裏鬥,這也是為什麽沒有將胡子幾個人弄死。

“李老拐,真以為你成了個人物了?哥哥我今天不和你計較,你看這是什麽。”刀疤一抬手,放出一個火球,啪的一聲砸在了旁邊的石壁上。

“法術?”李老拐和旁邊幾個跟班一看到刀疤手上的火球,臉都有些發白了,修士的厲害眾人都領教過,沒想到幾個月不見的刀疤竟然學了一身法術回來。

看到幾個人的表情,刀疤很是洋洋自得,不過沒有忘了正事:“李老拐,告訴我胡子他們去了哪邊,今天的事情我當沒有發生。”

“胡子他們去了八號洞。”一聽刀疤肯放過自己,李老拐連忙說道。

“什麽,八號洞,好你個李老拐,我兄弟沒事便罷,要是出了什麽事情,別怪我不客氣。”

聽到李老拐說出八號洞,刀疤十分焦急,撂下句狠話,便急急帶著方言出去了。

過了半響,李老拐才從刀疤釋放法術的震驚中緩過神來,怎麽會這樣呢,自己剛剛當上八幫主沒幾天,難道又要下去挖礦?

“八幫主,你看這裏,刀疤似乎耍詐,我們被騙了。”突然一個跟班指著石壁說道。

“恩?”順著他的手指望去,李老拐也發現了,石壁石壁上被火球燒過的地方根本沒有一點變化,甚至上麵的露珠還掛著,看著那麽大的火球竟是個障眼法?李老拐勃然大怒,一來為刀疤蒙了自己,更重要的是,自己在手下麵前丟了麵子,想到剛才自己在刀疤麵前的樣子,李老拐怒火將整個臉都燒成了紅色。

李老拐扭頭對幾個跟班說:“剛才的事情誰都不準傳出去,要是讓我知道誰在背後嚼舌,別怪我不客氣。走,跟我去找孔老大。”

知道刀疤去了八號洞,李老拐也不敢去找,剛才是因為刀疤隻有一個人,去了八號洞,萬一刀疤找到了他那幾個兄弟,自己這四個人可不是對手,還是找孔老大保險,如果能讓孔老大收拾他是最好不過了。

李老拐邁著稍稍有點跛的腳步離開了胡子他們的洞窟,很快,李老拐便帶著自己的幾個跟班出現在孔老大跟前。

“孔老大,刀疤回來了,還帶了一個外人。”

“刀疤?”滿臉橫肉的孔老大一時都沒有想起刀疤是哪個,思索一番才想起自己幫中原先有這麽個人,說起來刀疤這個八幫主也夠衰的,自己的頂頭老大連自己的名字都沒有記住,整個鐵頭幫能入孔老大眼的人不過三五個,就算是幾個幫主也不過是為了好控製才設立的,並不是真的看重他們。

“你說他還帶了一個外人?去什麽地方了?”

“他帶著那人去了八號洞。”

“等他回來讓他來見我,看看他都去什麽地方了,還帶外人回來,他想做什麽。”

李老拐見孔老大已經上心了,趕緊說道:“好,孔老大,我這就去他那兒守著,隻要他回來,就帶他來見您。”

施了一禮,李老拐退出了孔老大的房間,自從上次尋找礦脈失敗後,孔老大心情一直不怎麽樣,最近有好幾個人觸了黴頭,被狠狠收拾了一頓,也就是這兩天才緩過些來。

今天要不是刀疤回來有可能威脅到他的地位,李老拐也不會跑這一趟。

看到目的已經達成,李老拐趕緊告退了,帶著自己的幾個跟班回到了胡子洞窟附近,李老拐自然不肯自己守著,吩咐一個人盯著,便帶著人到周圍晃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