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鋪小二要成仙

第48章 麻草螞蟻

字體:16+-

“刀疤,八號洞是什麽地方,去那兒找礦脈有什麽危險。”

走在路上的方言見刀疤一臉焦急,不由開口問道。

“方老大,八號洞一個豐礦礦脈,以前是鬼窟出產礦石的坑洞之一,從幾個月前就沒有人去那邊采礦了。”

“為什麽?沒有礦石了嗎”

“不是,因為礦坑深處出現一種奇怪的麻草,刺傷後會讓人麻痹,如果是少量的話還沒什麽問題,被多刺幾次後便會全身麻痹,就算恢複過來也會落下殘疾,李老拐就是在那兒變成瘸子的。這還不是最要命的,除了這些麻草,還出現了許多的螞蟻,不是普通的螞蟻,而是食肉的螞蟻,人被麻痹後,行動遲緩,便會被螞蟻圍攻,成群成群的螞蟻撲到身上,用不了多久,一個活生生的人就會被啃食掉,連骨頭渣都剩不下。”

“什麽?還有這樣的事情?”

“是,那時候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後來整個鬼窟就再也沒有人去那兒采礦了,不知道這次為什麽又派他們進去探礦,難道附近的礦脈都被挖光了嗎?”

嘴中說著話,兩個人腳下並不慢,很快一個斜著向下的坑道出現在麵前。

“這就是八號洞?”

“是,方老大,你在外麵等著,我進去找胡子他們幾個。”

方言沒有答應,對於刀疤對自己的關心雖說不以為然,但是心裏還是很有感受,方言能感受到,刀疤是真的關心自己的安危。

跟著刀疤向下走了幾裏,突然方言停了下來,指著地上一株暗綠色的草問刀疤:“刀疤,這就是你說的麻草?”

刀疤湊到跟前,仔細看看後說道:“是,就是這種草,方老大小心點,一株兩株還沒有什麽問題,到了下麵是成片成片的,不知道有多少。”

“成片成片?”方言眼睛一亮,這哪裏是什麽麻草,分明是二階靈草地包衣,正是煉製清心丹的主要材料,雖說自己現在無法煉丹,但收集起來總會有用的到的時候。

看到方言將地上的麻草采集起來,刀疤有些不解:“方老大,這中草根本不能吃,也沒有什麽用。”

“刀疤,這可是好東西。走我們趕快下去,這些靈草有多少我要多少。”

“地包衣?”刀疤雖然不知道方言為什麽用這些麻草,但是看方言的樣子應該是有大用,隻是自己不知道罷了,沒有再多說,繼續朝著礦坑深處走去。

隨著不斷的深入,地包衣越來越多,方言自然十分滿意,將所見到的都收入囊中,不過刀疤越來越焦慮,已經深入數裏了,還是沒有發現胡子等人,不過刀疤可以肯定胡子幾人肯定在裏麵,因為他剛才發現了地上的半截鐵鎬柄,正是胡子的。

眼前出現了三條岔路,刀疤一時也不知道該從那條進去才是正確的,方言見狀,拍拍刀疤的肩膀:“刀疤,不要急,既然你喊我老大,也讓你見識見識老大的本領。”

刀疤看到幾隻蜂獸嗡嗡的分別飛入幾個岔路,原先他隻知道這幾隻蜂獸是方言養的,卻不知道方言還可以如此指揮他們,見幾隻蜂獸飛了進去,刀疤也稍稍安心了些。

“刀疤,先在這裏停留一下,如果等蜂獸有了消息再進去,要不然走錯了路要多花很多時間。”

刀疤雖然著急,但也知道方言所說的沒錯,看到方言還在采集地上的地包衣,刀疤也過來幫忙。

“刀疤,左邊這條岔路裏有人。”

一刻鍾後,方言抬頭對刀疤說道。

“恩”刀疤沒有見到蜂獸回來,不過他現在對方言十分信服,聽到方言的話,一絲遲疑都沒有就朝著左邊那條礦道進去。

果然,又前進了數百米,方言和刀疤便聽到了前麵的呼喝聲音。

“鐵子哥,你一定要堅持住,我們一定將你帶出去。”

同時還能聽到一聲聲錘擊石壁的聲音。

刀疤一聽到這聲音,心中一驚:“是小六的聲音。”

緊走幾步,拐過一個彎後,刀疤和方言看到了前麵四人,正是刀疤要找的胡子等人,正被被一群螞蟻圍困住的,足有成千上萬隻,暗紅一片,好像一片血海一樣。

隻見四個人背靠這一個小凹洞,裏麵兩個人守護著躺著的一個人,洞口有一人上下揮舞著一隻鐵鎬,不停的拍擊著衝上來的螞蟻,螞蟻也不是普通的螞蟻,個個都有大拇指大小,竟是一階妖獸軍蟻,難怪這裏的人會對付不了它們,方言來時就想到如果是普通螞蟻的話,點上火把就足可以將它們隔離出去,不至於為了螞蟻就放棄一個礦洞,還死了那麽多的人。

“胡子,我來了。”

“是巴老大,是巴哥,巴哥回來了。”

聽到刀疤的聲音,剛才叫喊的那個聲音又響起來了。

“巴老大,不要過來,這裏危險。”說話的是洞口揮舞鐵鎬的那人,也就是刀疤嘴中的胡子。

刀疤哪管的了這些,騰的一下便要衝過去,卻發現自己的身體一動不能動,像被一隻鐵鉗鉗住了一樣,扭頭看去,發現是方言一隻手搭在自己肩膀上:“方老大,你這是什麽意思。”

以為方言要阻止自己救自己的兄弟,刀疤口氣有些不善,雖說他對於方言十分的敬服,但畢竟相處時間較短,遠沒有和胡子他們的感情深厚,如果方言阻止他救人,哪怕翻臉也不在乎。

方言明白刀疤心中想什麽,知道刀疤心急救人,不過還是沒有鬆手,而是說道:“刀疤,不要急聽我說,這不是普通的螞蟻,你過去也抵擋不了多久,想要解決他們,隻有用法術,火係法術。”

聽到方言的話,刀疤也知道自己想錯了,頓時有股不好意思:“方老大,我。”

“不要磨蹭了,趕緊去,先試下你的火球術,如果不行的話,回來我再教你點別的。”

“好。”

方言鬆開手,刀疤也不往前衝了,抬手默默運轉法力,嗖的一下,一顆火球飛了出去,將數隻軍蟻籠罩其中,聽得劈裏啪啦幾聲,刀疤正興奮著,突然看見火球熄滅後,那幾隻軍蟻並沒有死去,隻是身上焦黑了些。刀疤有些不信邪,繼續施展了數道火球出去,還是沒有殺死一隻軍蟻,看到自己的法術不管用個,刀疤又要衝過去肉搏。

“刀疤,回來。”

耳邊傳來方言的聲音,刀疤才想起剛才方老大交代過,自己的法術有可能不管用,還說要再教自己些別的。

刀疤轉過身來:“方老大,現學來得及嗎,不行的話我就不學了,我們死也要死在一塊。”

聽到刀疤不經意間說出的話,方言不由的有些感動,能有這樣的兄弟,誰也應該感到滿足了。

“刀疤,放心,你的法術不行是因為你修煉時間太短,修為不夠,來拿著這柄劍和這些靈氣丹,這是施放手訣,記住,幻化火鳥。”

原來,方言將自己的青火雀交給了刀疤,雖然沒有祭練,使出來威力要大減,但是對於一階妖獸來說足夠了,方言擔心的是刀疤的法力支撐不了多久,因此開始時候才沒有給他,到了現在也隻能這麽幹了。

那邊的軍蟻已經發現了這邊的方言和刀疤,有一部分開始向這邊湧來,看著密密麻麻的軍蟻方言都有些頭皮發麻,雖然是一階妖獸,但要是被圍上了,就算是沒有被禁錮修為的方言不依靠法器也難以逃脫。

“趕緊去吧。”

刀疤心中默默將手訣想了兩遍,舉起青火雀,向前伸了兩下,誰知竟然沒有幻化出火鳥來,刀疤手訣有錯誤了。

幾隻軍蟻已經到了近前,眼看就要撲到自己身上了,刀疤心中更是緊張,不知道是該放棄法術用武力解決呢,還是堅持施放手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