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鋪小二要成仙

第59章 方言出陣

字體:16+-

不是每個人都有築基大圓滿修士那樣的法寶,在血大黑虎瞬間十幾枚四階靈符攻擊下,那位築基中期修士的靈甲很快便碎了,隨著一聲慘呼,這位眼看是不行了。

一旁的大圓滿修士氣氛不已,剛才被轟了個措手不及,自己竟被兩個修為不如自己的修士,轟的手忙腳亂,還受了些輕傷,甚至連自己的同伴也被轟殺了,不由心頭大怒。

能修煉到築基大圓滿,又是宗門弟子,身上的法寶自然不少,他祭出一柄飛劍,嘴裏喊道:“鼠輩,接我一招黃沙漫天。”

竟是一柄土係飛劍,一時間,封閉的洞窟中,變成了一片沙海,似乎到了沙漠一般,每一粒沙子都是一柄殺人利器,中間還夾雜著金色的沙粒,攻擊力更是驚人,單粒沙子攻擊力雖不致命,但無窮無盡,無孔不入的黃沙,很快便穿透了血大黑虎二人的靈甲,擊打到了身體之上。

血大黑虎的攻擊頓時緩了下來,二人隻是憑著手中的靈符攻擊,至於法寶,二人身上都沒有趁手的攻擊法寶,現在隻有撐起剛剛從計豐那兒得來的防護法寶,畢竟是剛剛得到的法寶,而且計豐的修為也不高,手中的法寶品階有限,在築基大圓滿修士的不斷攻擊下,很快,幾件防護法器通通報廢,想要拚命攻擊對方,卻發現漫漫黃沙中根本找不到對方在什麽地方,即使是血大的清靈目也難以發現他的蹤跡。

空中的黃沙似乎變得稀疏起來,血大和黑虎凝神一看,發現不對勁,不是黃沙少了,而是漫天的黃沙開始聚集起來,形成了兩條條兩尺多粗的土龍,頭頂有兩根金燦燦的金角,張大了嘴巴分別朝著二人撲來。

那裏敢然它近身,血大黑虎分頭散開,手中又是幾張靈符扔出,轟轟的聲音不斷響起,但是那土龍並沒有消散,稍稍停頓便又追了上來,緊追不舍。

與此同時,築基大圓滿修士接連不斷的往地上扔出些東西,血大黑虎沒多久便發現了地麵的變化,自己的行動越來越費勁,不知不覺間,對方在地上布出一個重力陣。

血大黑虎此刻真是狼狽不堪,靈符已經所剩不多,土龍轟不散,對方的那個護罩也轟不爛,地上的重力又越來越強,再有不多時,自己二人便要被困死,心中隻能道:“對不住了,方老弟,不是哥哥不幫你啊。”

血大黑虎二人此刻自身難保,顧不得方言了,朝著暗河出口處閃去,築基大圓滿修士也發現了二人的意圖,兩條金角土龍擋在了暗河出口處,看來他是打定主意不打算讓二人逃走了,哪怕受些傷害也要將血大黑虎擊殺。

“你真要逼我們魚死網破?”血大自然也明白了對方的想法,開口喊道。

築基大圓滿修士不答話,隻是催動土龍追擊二人,此刻更是將一柄飛將架在了暗河出口,將去路死死堵住,血大黑虎想要從暗河出去,恐怕也要身負不輕的傷才能從劍下通過。

這半天的交戰,築基大圓滿修士也發現了血大黑虎二人似乎十分窘迫,身上並沒有什麽法寶,來來去去都是些靈符,這才敢如此逼迫二人。

血大朝黑虎看了一眼,發現黑虎也朝自己看來,雙雙點了一下頭。

對於築基大圓滿的修士,普通法術根本沒有什麽用,血大黑虎紛紛將剛剛得來的法寶,無論寶器還是法器通通扔出去,“爆,爆,爆”

竟是使出了自爆法寶的招數,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每一件法寶中都有主人的神識印記,每自爆一件,神識便要受一分傷害,隻有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才會使用的招數,當然威力也夠大,連續爆了四件法寶後,血大黑虎的神情都有些萎靡,跌落在地上,必須立即打坐恢複才行,要不然神識會受到永久傷害。

發現自己二人自爆了四件法寶,對方還沒有被炸死,血大黑虎眼中都露出絕望的神色。

但是築基大圓滿修士,在如此巨大的攻擊下,並沒有喪生,隻是身上那件羽毛狀法寶似乎損毀了:“好,好,好,你二人竟能將我的天落羽擊毀,不過自爆法寶,我看你們還能自爆幾件,有本事繼續來,看能不難將我的這件也毀掉。”說著,一伸手,又祭起一件珠子,一層土黃色的光幕將他籠罩起來,祭起之後,他立即盤膝坐地,開始打坐起來,不理坐在一旁的血大黑虎二人,原來剛剛的攻擊他也受了不小的傷害。

血大黑虎現在想逃也是心有力力不足,那柄飛劍還懸在暗河出口處,這就是法寶的作用,雙方修為雖說差了幾層,但兩個的一方愣是被對方欺負的一點辦法沒有,無奈之下,二人也隻有先盤膝恢複,能恢複幾分是幾分,等下再看事情的發展了。

一直躲在一旁的計豐早已被三人的打鬥驚傻了,無論是太一宗的名頭,還是對方使出的法寶,對計豐都是巨大的壓力,計豐不過是一個散修,機緣巧合得到一隻象鼻豚,到處尋寶,好不容易才修煉到了如今的水平,對於宗門弟子有種天然的反感,當然也有種天生的敬畏,倒是對血大黑虎二人有些許親近,雖然二人搶了自己不少法寶,但卻沒有取自己性命,但是計豐此刻想要幫血大黑虎也沒有辦法,他體內的法力還被血大封著,身上也沒有強力的攻擊法器,連靈符也沒有一張了。

正在惶恐中的計豐突然看到從離火陣中出來一個人,年紀輕輕的,看修為還沒有築基,此刻能在洞窟中的人,肯定是血大和黑虎嘴中的方老弟了,能被二人看重的人肯定修為不低,不知道修煉了什麽功法,能將自己的修為隱藏的如此之低,一點破綻都沒有,計豐一看便敬佩不已,如果自己能學到這門法術,以後陰人不是更加有把握?

此刻的計豐還來不及討教,嘴裏喊道:“是方老大嗎,那邊血老大和黑虎老大被人傷了,對方是太一宗的弟子。”

剛剛出了離火陣的方言就聽到耳邊傳來的大叫聲,這個人還不是自己認識的人,不過順著他的手指,方言看到了那邊坐在地上,有些萎靡的血大和黑虎,還有他倆對麵的修士。

三人似乎都受了傷,方言緊走幾步到了血大黑虎二人身邊開口問道:“血老大,黑虎老大,怎麽回事?”

“方老弟?你可出來了?趕快將對麵那個修士殺死,他是太一宗弟子,等他恢複過來肯定不會放過我們。”血大睜開眼急急的說道。

“方老弟,你的修為怎麽如此低,難道在陣中受了傷害?”一旁的黑虎也睜開眼,卻發現了方言的修為隻有煉氣十層,沒錯就是煉氣十層。

“血老大,黑虎老大,此事稍後再說,先解決敵人再說。”

“哈哈,一個煉氣期的後輩也敢誇此海口?血老大?你就是當初的血靈天吧,黑虎?你就是石黑虎吧,想不到你們兩個如今還活著,還恢複了修為,本來還打算放你們一馬,既然是你們倆,那就不用想了,等下受死吧。”

對麵的築基大圓滿修士也發現了多出來的方言,不過一眼便掃出了方言的修為,一個煉氣十層的修士,給自己提鞋都不配,還敢誇口說要解決自己,同時從三人的對話中,他也認出了眼前的兩人。

無論是血靈天還是石黑虎都是太一宗的敵人,聽說十幾年前被金丹長老禁錮了修為,原來是扔到鬼窟來了,想不到竟能恢複修為,還差點跑了出去,雖然太一宗並不怕兩個築基高層的修士,但是今天既然自己碰到了,順手除掉就是了,至於這個姓方的還有那邊那個也不過順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