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鋪小二要成仙

第60章 虛丹自爆

字體:16+-

剛剛一接觸,方言就發現血大黑虎二人神識受了傷害,現在也不是仔細詢問的當口,方言伸手遞給二人一顆丹藥:“血老大黑虎老大,這是養神丹,能滋養神識,不過隻有一粒,你二人可分食,盡快恢複神識。”

“養神丹?你身上還有養神丹?”血大有些不相信的接過方言遞來的丹藥,稍稍辨認便確定了丹藥確實是養神丹,三品高級丹藥養神丹,可遇不可求,這顆丹藥起碼價值數千靈石。

血大黑虎都不是拖遝之人,接過丹藥後,立即將它分成兩份,分別吞了進去,方言不管二人療傷,轉身麵對正在恢複的築基大圓滿修士,祭起自己最拿手的青火雀,幻化出火鳥巨木砸向對方。

地上的築基大圓滿修士動都沒動,他已經發現了方言手中不過是一柄法器級別的飛劍,即使是極品法器級別,想要破開自己的防護靈甲也不是短時間能做到的,自己的山海珠可是中品寶器級別法寶。

果然,數道攻擊到了土黃色的光幕前,隻見幾道漣漪散開,方言的幾撥攻擊便消散於無形了。

“咦?”方言並不知道對方是築基大圓滿修士,不過也可以感覺到對方修為很高,看到火鳥巨木都不太管用,伴隨著青火雀,方言又祭出萬羅針,夾雜在火鳥中間射向了地上的築基大圓滿修士。

“哼,小小鼠輩,就知道偷襲,就算是偷襲又能如何。”幾枚萬羅針滴落到地上,方言心中一緊,想不到這人連無孔不入的萬羅針也能避開,要是以前方言早就沒招了,方言的進攻法器以青火雀最為犀利,不過隻是針對對於煉氣期修士而言,對於築基修士的話,青火雀攻擊力明顯不夠,何況眼前這個還是個多寶的築基修士,但是現在的方言,修為剛剛突飛猛進,還有後招沒用。

“先別大話,再試我一招,火燃天。”方言嘴裏大呼道。

聽到方言的話語,地上的那位雖然不以為然,不過還是抬頭看了看方言的攻擊,看到還是幾隻火鳥,不由撇撇嘴:“還火燃天,也不怕大風閃了舌頭。”

他卻沒發現火鳥中間夾雜著幾絲不同。

“啊”這是什麽?“築基大圓滿修士片刻便受到了輕敵的懲罰,方言夾雜在火鳥間的幾道火箭,迅速穿透了他的土黃色護罩,瞬時便擊到他的身體之上。

“啊,離火,你怎麽會有離火?”很快,築基大圓滿修士便發現了攻擊到自己身體的火焰是什麽,竟然是離火,金丹修士才能控製的離火,即使他已經到了虛丹境界,也經不住離火的焚燒,離火鑽進了他的身體,從內腑開始灼燒,很快,便見到幾道熱氣從七竅冒了出來。

“鼠輩,我要你生不如死。”顧不得再打坐恢複,他一揚手便發出數道暗芒攻向方言,身體卻是飛起,朝著暗河出口處疾馳。

方言早就準備著他的反擊,將自己的幾件防護法器早早的祭起,天蠶靈絲罩,金光鍾,連有些破損的合元珠都祭起來。

沒料到那幾道暗芒不過是虛張聲勢,築基圓滿大修士的目標不是方言,而是暗河出口,一招之下,他已經生出逃跑的念頭,體內的離火已經有些不受控製,如果不能盡快將這幾道離火逼出,恐怕隻有身死道消的下場。

幾道暗芒散去,方言發現對方已經到了暗河出口處,一伸手,又是幾道火箭飛出,這次方言也不再掩飾了,直接就是離火火箭,同時神識傳訊,原本空曠的暗河入口處,突然出現了五隻蜂獸,幾隻蜂獸也和以往不同,特別是蜂王獸小黑,黝黑的外表上出現了絲絲暗紅色。

“啊?妖獸?靈寵?”正欲收起飛劍遁入暗河的築基大圓滿修士,被眼前出現的幾隻蜂獸驚住了,放在平常,他也不會在意一隻蜂王獸,但是現在,他正全力抵禦體內的幾道離火,身後還追擊著幾道,隻要稍稍被阻,就再無法挽回了,能修煉到築基大圓滿的修士,自然不是婆婆媽媽之輩,牙關一咬,扔出一件法寶,抵擋在身後,身體卻是沒有一絲減速,要遁入暗河,而蜂王獸的攻擊打算硬抗。

隻要遁入暗河,蜂獸便不足畏懼,按說他的打算也沒什麽不對,蜂獸懼水是天性,並不因為它變成靈寵就有所改變。

不料蜂王獸遠超過他的估計,這十幾天的時間,不僅方言修為大增,蜂王獸的收獲也不小,從三階升級變成了四階,妖獸突破自己的血脈是及其難得的,也是方言突發奇想,想到以往蜂獸能吸收太息土,試著讓蜂王獸吸收離火,雖然沒有吸收成功,但是也將蜂王獸的身體鍛造增強了很多,蜂王獸小黑更是吸取了一絲離火力量,硬生生突破了血脈的限製,晉升到了四階。

四階的蜂王獸速度奇快,攻擊也更加的猛烈,一個瞬間,便到了築基大圓滿修士身側,雙顎露出陣陣寒光,致命攻擊卻是他的尾針,三道黃芒,嗖的一下便沒入築基圓滿大修士的身體。

“啊”今天這位築基大圓滿修士遇到的意外太多了,不僅一個煉氣修士擁有離火,一隻三階蜂王獸竟然突變成了四階,攻擊中竟然也擁有離火力量,僅僅一個停頓,身後的火箭便也近身了,隨著第二波離火入體,築基大圓滿修士再也壓製不住體內的傷勢。

“我要你們陪葬。”築基大圓滿修士知道自己今天無法幸免,不再朝暗河去了,停下身子,轉身麵對著方言。

他最恨的不是血大黑虎,而是看起來修為最低的方言,雖然是血大黑虎給予他最初的傷害,但是二人畢竟是築基高階修士,而給予他最致命傷害的方言卻不過是個煉氣期修士,螞蟻一般的存在,今天竟然讓他殞命,豈能甘心。

“方老弟,小心,他要自爆虛丹。”神識已經恢複大半的血大黑虎一看情形,立即大喊道。

“自爆虛丹?”方言有些不懂,但血大黑虎二人如此緊張,方言自然不敢小覷,急忙將蜂獸收回,極速朝著後方退去。

“進離火陣。”血大黑虎二人喊完後,看見到方言往回退,也不敢怠慢,一個閃身到了離火陣入口處,嗖的一下便鑽進了離火陣中。

方言距離遠,而且他的速度也比不上血大黑虎二人,還沒有到達離火陣入口,便感覺到身後一股巨大的法力波動,比方言遇到的所有攻擊都猛烈,心中一緊,腳下不停,朝著離火陣飛奔。

即將踏入離火陣的方言瞟到了身旁的計豐,想到剛才他的提醒,一伸手將行動緩慢的計豐提起,跳入離火陣,還是晚了一步,虛丹修士自爆虛丹,威力巨大,方言感覺到自己被一股巨大的衝擊力擊中,喉嚨湧上一股甘甜,方言被衝擊拍進了離火陣中。

“方老弟,方老弟。”剛剛進入離火陣的血大黑虎,就發現方言橫著飛了進來,手上還提著計豐。看樣子方言似乎受傷嚴重,接近昏迷了。

啪的一聲,方言落地,計豐拍拍自己的胸口,後怕不已,方言不明白自爆虛丹,計豐可是明白的很,身處離火陣中仍能感受到威力。

“不好,此處也不安全,黑虎,我們進去節點,走。”

“兩位老大帶上我啊。”一旁的計豐看到二人帶著方言要更深入,連忙喊道,他也感覺到了這裏不過能緩半刻,但似乎也經不起虛丹自爆的衝擊。

黑虎看了看他,不知想到了什麽,手一伸,將計豐提起,朝著一個節點前行。

無論是血大還是黑虎,踏入節點後都大驚失色,甚至連身後的自爆虛丹也忘了,愣在那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