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鋪小二要成仙

第61章 金肌玉骨

字體:16+-

原本充滿離火力量的節點中,再也感受不到一絲離火,幾天沒有進來的血大黑虎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離火怎麽會無緣無故消失,剛才方言的攻擊他倆並沒有注意,剛剛恢複便看到了意欲自爆虛丹的場景,現在唯一知道事情經過的方言也沒工夫開口說話,正在急急運轉心法恢複自己受損的身體。

虛丹修士自爆虛丹威力比金丹修士一擊都要可怕,虛丹是修煉精華所在,隻差半步就可以結成金丹的存在,已經躲在離火陣中的血大黑虎仍舊能感受到外麵的威力。

“黑虎,這裏似乎也不安全,既然離火消失,我們再往深處行進,想不到方老弟竟然能逼得他自爆虛丹,不知道如何做到的。”

一個人提著方言,一個提著計豐,往離火陣的更深處走去。

沒有了離火不表示陣法就安全了,剛剛行進了數丈,血大擺擺手:“黑虎,停下來,前麵似乎是九宮陣,如果沒走對,立時就會受到攻擊,這裏的危險也不小於虛丹自爆。”

血大對陣法頗有研究,九宮陣他也熟悉,修真界最常用的一種陣法,能夠被許多人布置,威力自然不小,如果有人控製的話,以血大幾人絕不是對手,不過現在隻是一個死陣的話,想要找到生路還是很有希望的,隻是血大手上沒有任何的法寶,身後的狂暴力量隨時都會衝過來,焦急之中,血大一時之間沒有了辦法。

外麵的爆裂氣息還在肆虐著,血大和黑虎很快便感覺到,離火陣的最外圍包括剛剛存身的節點已然被摧毀了,再過片刻便會到達現在所在的地方。

“血老大,我或許可以找到路。”

黑虎手上的計豐開口了。

“哦?”黑虎聽到計豐的話,立即將他放下,血大也不猶豫,伸手在計豐身上拍了幾下:“忘了你是來探寶的,還有幾樣破陣的法寶,趕快行動,晚了可就屍骨無存了。”

“好。”計豐恢複了法力,立即掏出一個錐形法寶,插在九宮陣的一個角上,同時打出一道手訣,很快,計豐有換了一個角。

探路的計豐也十分的焦急,已經是第五個點了,九宮陣不過八個點,竟然還沒有找到正確的路,

連續幾次計豐都沒有找到正確的路,身後的肆虐力量越來越近了,一陣劈啪聲音,離火陣的外圍靈氣也開始爆裂起來,轟隆隆的爆炸聲不絕於耳。

“兩位老大,這邊。”

就在身後的爆炸將要觸身的一瞬間,血大黑虎終於聽到了計豐口中狂喜的聲音。

二人不在猶豫,縱身飛出,跟著計豐進入了九宮陣中。

終於安全了,血大黑虎包括計豐都是一臉後怕,就差一點點,黑虎也慶幸將計豐帶上,此刻救了自己等人的性命,看著計豐說道:“計豐,這次多虧你了,那幾件法寶已經毀了,剩下的這件出去以後還給你。”

血大沒有說話,不過他也看不上計豐這幾件法寶,隻是事急從權,既然黑虎說了,他也不發對。

“二位老大,區區法寶,身外之物,送給兩位了,兩位當初沒有殺我,現在就算扯平了,何況這位方老弟還救了我一命。”

三人停留在九宮陣中,看著方言正在運轉心法,也盤膝坐下,三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傷,也需要恢複一番。

方言不清楚外麵發生的事情,剛剛隻覺得後背一股巨力,將自己的幾層護罩擊破,又盡數拍到自己的後背上,雖然立即就進入了離火陣,但方言還是受到了嚴重的傷害,現在的運轉心法,與其說是方言在恢複,不如說是下意識的動作。

方言體內出現了三股力量,一股是方言自己的法力,另兩股更為強大的卻是太息土和離火的力量,如果方言清醒的話,肯定會設法控製離火,而煉化太息土,但是現在的方言根本感覺不到這一切。

太息土力量肆意的在方言的身體內流動,如同淬煉靈草一樣淬煉著方言的身體,淬煉出的雜質被後麵的離火直接焚為虛無,並沒有像第一次那樣排出體外,形成一個黑殼。

淬煉的同時,太息土也在修補方言身體的損傷,一絲絲的深入方言的血肉經脈之中,隨著這絲絲力量的深入,方言體內的傷勢開始急速的恢複起來,方言以前煉化太息土並沒有將全部都煉化,殘留了很大部分在自己的體內,需要極長時間才能慢慢吸收,想不到這次重傷,加上離火的作用,卻是加速了這一進程。

與此同時,方言的體外出現了一層淡黃的光芒將他籠罩其中,將血大黑虎計豐三人通通吸引過來。

昏迷之中的方言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等他恢複意識,感覺到自己身體已經完全恢複,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周圍三個人正睜大眼睛緊盯著自己,方言低頭看看自己沒什麽不對啊:“幾位,怎麽了,剛才那人死了嗎?”

方言沒看到自己剛才身上露出的如同實質一般的黃芒,不知道周圍人在盯著自己看什麽,此刻黃芒已經全部引入身體。

“方老弟,我可真看不透你了,明明隻有煉氣十層的修為,身體比我築基十層還要結實,達到金肌玉骨的境界,比金丹修士也不差,你到底修煉的什麽功法?”

“金肌玉骨?”方言聞言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比之前確實提高了很多,無論是力量還是體質都有了質的提高,比自己第一次吸收太息土效果還要強。

自己並沒有修煉什麽煉體功法啊,唯一的原因隻能是太息土,似乎還有離火的作用,雖然方言不是很清楚過程,但自己體內隻有這兩股力量才能做到這一點,而且離火似乎比之前更容易控製了,隨發由心。

方言開口苦笑道:“具體怎麽回事,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應該是和我之前吸收的些天材地寶有關,還有和這裏的離火有些關係。”

“對了,方老弟,外麵的離火全部消失了,莫非和你有關?”

“恩,黑虎老大,離火被我吸收了。”

“什麽?”

方言一句話將血大黑虎計豐三人都驚到了。

原來當時方言從赤蟬嘴中將離火引入自己身體後,經過數日的煉化終於將那股離火煉化了,不過方言也是苦不堪言,離火的破壞力遠遠超過方言的忍受極限,就算是溫順些的離火也不是方言能夠煉化的,如果不是體內有殘留的太息土,恐怕第一股離火就將方言化為烏有了。

煉化完第一股離火的方言正欲起身,卻發現赤蟬又吞了一口離火進入身體,方言當時的感覺就是,赤蟬要把自己害死了,情急之中想到了自己還有不少太息土,取了一絲入身體,接著又將赤蟬吞不下的離火引入自己的身體,有了太息土,加上方言體內已經有了一股離火,第二股離火煉化的比第一次要快了不少,隻過了兩天便煉化完成。

赤蟬似乎上癮了,每當方言煉化完一股,它便又吞入一口,方言隻有繼續,讓方言意外的是,隨著不斷的煉化離火,自己的修為竟然突飛猛進,從煉氣五層不斷的突破,不到十天功夫百年突破到了煉氣十層。短短不到兩年時間,方言從一個什麽也不知道典當行小夥計,修煉到了煉氣高層。

方言剩餘的太息土全部被吸收入身體中,隨著離火的煉化,方言的身體也不斷的強化,最後幾日,已經沒有太息土的方言也不懼離火的焚燒了,他體內的離火比赤蟬吸入的離火還要強大數倍,煉化速度自然也大大增加。

不過此時的方言修為提升就沒有前幾日那麽快了,最後幾日隻是從煉氣十層初期漲到了煉氣十層中期,即使如此,方言也十分的滿足了。

十幾日下來,整個離火陣中的離火全部被赤蟬和方言二人煉化,吃飽喝足的赤蟬和上次一樣又陷入沉睡之中,方言有些無奈的將赤蟬收入靈寵袋,出了離火陣,便碰上了前麵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