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起波斯灣

17章 英格蘭長弓

字體:16+-

路邊有一些小小的村鎮,這些村鎮全都是在趙家的商路修好後,形成的一個個負擔有不同功能的居民點。

例如,他們正在過的這個村莊,出產方圓數百裏最好的水果。也是黃沙城蜜餞、水果、釀酒材料的主要來源。

“嗖……嗖……”

羽箭破空聲中,一枝枝長箭從路邊那些伸出籬笆牆的果樹的邊緣掠過,在它們掠過的同時,一串串的椰棗、葡萄,又或者一個個芒果、木瓜應聲而落。

令趙伏波不得不服氣的是,小約翰雖然長得有些太過女人樣,但卻是玩得一手好弓箭。

雖然他並不騎在馬上玩什麽騎射,可站在大車厚厚的頂蓋上,一張長弓就會從路邊的樹上摘下果子來。

趙伏波的馬丁老師坐在車裏,看著路邊的水果落下,皺了下眉頭似乎想到了些什麽事情。

穆克則仿佛表演騎術一樣,催著他的馬來來回回的跑著。不斷把小約翰射下來的水果帶回來,分別送到兩輛大車上。

令人驚訝的是,那些水果全都是從柄上一射而斷,皮上居然一點傷都沒有。

騎著小黑炭跑來跑去的趙伏波叫著,試著在馬上用它的雙曲彎弓射了幾枝箭出去。準則準矣,隻是比起小約翰,似乎還要差一點點。

“小約翰好箭術,我比不過你!”

趙伏波好武而不癡,對本事比他強的人,有著更多的喜歡。

這時他們的車隊與趙旭的大車一起,馬車在沙漠地帶行路,是一件相當痛苦的事情。

尤其保持著宋人習慣的趙家,喜歡用大車的他們,在這種軟質路麵上行動起來並不迅速。

這也是他們家與其他人不同的地方,當地的人更喜歡長長的駝隊。這些沙漠之舟雖然比大車攜帶的貨物少些,但通行能力總是很好的。

當然這得排除馬丁製造的這兩輛車,與趙家馬車最大的區別就在於,它使用了長車軸與極寬的車輪。鐵製的車軸上,馬丁除了要人鑽了孔之外,並沒有進行什麽改變。

此刻一個油壺正把菜油一點點的滴注進去,長車軸兩端分別安裝著那別出心裁的寬車輪。

參加了製造過程的趙伏波知道,那不過是用一些厚木板,把兩個普通車輪連在一起。那些木板之間,留下了拇指寬的縫隙。

曾經他還想過,這樣的車輪真得能上路嗎。此刻那些鑽進車輪裏的沙子,隨著那些縫隙不斷落下來,沙地上則留下兩條寬寬的車痕。

與趙伏波他們行動迅速的隊伍相比,趙旭的馬車就顯得笨重得多了。一來有錢的他在紫雲城可沒少采購,二來窄窄的車輪也給他造成了不少的麻煩。

沒心沒肺的趙伏波沒有去哄舒鈺兒高興,倒是坐在自己馬丁老師的車上,與他和小約翰一起聊起天來。

“這些英格蘭長弓手的射箭的速度好快,最少快我一倍!倘若將來我們有這麽一隊弓手,我們大宋的步下軍馬就再不懼什麽夏金了!”

當趙伏波說著這些話的時候,馬丁一邊喝著茶水,一麵悄悄的觀察著他。

熟悉曆史的他知道,所謂大宋的積弱實在是弱在血性上,重文抑武的傳統過分壓製了漢人性格的張力。

至於說到好戰者國必窮,倘若看到了大航海時代的“好戰”,大約也就知道這種論點的問題所在了。

心中想著這些的時候,卻也沒有忘卻他“翻譯”的功能,把趙伏波的話翻譯給了小約翰聽。

“那是自然,我們英格蘭的弓手……我父親就是一個神箭手,他能……”

說到自己父親的時候,小約翰過份清澈的,也過份漂亮的藍眼睛裏蕩漾起一股子自豪。趙伏波伸手拿過小約翰的長弓,在手上試著拉了幾下。

“長弓的勁比起我們的弓來弱了些,而且拉起來的勁也硬了些……”

馬丁不以為然的聽著趙伏波對長弓的評價,心中想著是不是該給他上上現代思想課。

長弓以英格蘭長弓品質最好,弓箭手若是有瞄準敵人,一分鍾可射出十二支箭。若不經瞄準,一分鍾則可射出十五支箭。

當然在現代人眼中,長弓不是什麽優良的弓箭。最少就物理測試而論,長弓不能超越東方的反曲複合弓。

可一個不得不商榷的問題是,在不缺乏材料的情況下,製造一把不錯的長弓隻要幾個小時。而一把不錯的反曲複合弓,就算材料齊備的情況下,製造周期也得好幾年。

就如同蘇聯的T34打德國的豹式坦克一樣,雖然質量和精度不如對方,但可以用數量的汪洋直接把對方淹沒。

倘若南宋守城時玩得起人民戰爭,那仗隻怕也就不必打,點點人數就都清楚了。

因此,當趙伏波數著反曲弓的好處,把小約翰數得不說話時,馬丁開口了。

“是啊,你說的倒是全對,長弓的品質的確不如複合弓,但有一個問題。一把長弓造起來隻消一兩個時辰,而一把複合弓造起來要多久呢?要給一支大軍用上複合弓,那得要多少銀錢……”

馬丁越說趙伏波越是驚訝,倘若僅僅隻是論及弓的話,趙伏波也許說得上一二。如果要他去射上幾箭,甚至他還做得出三四。

可要讓他算算數字,讀書那一竅還未開的趙伏波哪算的清楚啊。

“……所以,為師已經為你列出了書單,倘若讀不完就不許練槍!像你這樣沒有經濟學問的人,還想回去大宋保家衛國?我看還是算了吧,不要害了好人家子弟的性命才好!”

趙伏波越是聽馬丁的話,就感覺被自己買來的這個老師實在算得上學究天人。尤其他的一番話,也使趙伏波一向的感覺良好,變得糟糕透頂。

而苦苦背下的《孫子兵法》裏的一些話又浮現在腦海裏。

“故智將務食於敵,食敵一鍾,當吾二十鍾;芑稈一石,當吾二十石……”

想了半晌,趙伏波才嗯嗯啊啊的應承下來。

“啊……這……照這麽說,書還是要讀些才好的,隻可惜我腦袋這麽笨,這些書可要讀到什麽時候哪!”

不過他可沒有得到回應,他的馬丁老師此刻正望著沙地上兩道寬寬的車轍出神。

接著拿出一個厚厚的本子在上麵寫寫畫畫,到底記些什麽。趙伏波除過看到兩條長長的,平行的線路之外,什麽也沒有看懂。

看看老師忙得不可開交,無趣之下趙伏波跳下車,回到自己的小黑炭的背上。重新掂起自己的大槍,有心想要在沙地上馳騁上一番,可不知為何總感覺到心中有些什麽堵得慌。

以前他總認為隻要練好的槍,將來就能回到中原去,一雪備受欺淩之恥。可現在看起來,自己曾經的想法都不大對頭。

有心想要改改,卻全然不知從哪裏下手才好。

“嗯,鈺姑娘是個聰明丫頭,或者她知道怎麽辦也說不定。而且要是讓她知道我想讀書了,怕是高興的緊呢!”

心下想著,打馬飛馳到舒鈺兒的馬車旁。也不管車裏的舒鈺兒心情怎樣,更不管趙旭在車那麵賣弄他的文采,他隻直脖子隻管叫。

“鈺姑娘、鈺姑娘,我有事要請教你呢!”

車簾一挑,露出來被他冷落了半晌的舒鈺兒的臉,漂亮的臉蛋上卻罩著一層寒霜。

“吵吵什麽哪,我的眯瞪可還沒睡醒呢,吵醒了看我饒你!”

這一下,果然把趙伏波的聲音給壓了下來。他打馬靠近舒鈺兒馬車的旁,悄聲說道。

“鈺兒,我想讀書,可是這書該怎麽個講法,你瞧瞧我老師給開的書單,這不要把我讀成個呆子麽!”

一聽到趙伏波想讀書,舒鈺兒心喜得先是一跳。可聽了他的下半句話,又冷下臉來訓他。

“你讀書關我什麽啊,且你今天想讀了,明個不讀了,豈不枉費姑娘我的一片苦心!至於你老師給你開的書單,你讀便讀不讀便算了,隻做個糊塗一生的糊塗蛋好了!”

心中實在沒有主意的趙伏波,早看出來舒鈺兒對自己讀書上心。隻是在男女情事上依然還眯瞪的他,誤認為舒鈺兒盯著他讀書,全是因為三娘的吩咐。

“讀書的事情三娘要我全聽你的,自然要鈺姑娘你來教的!”

舒鈺兒聽他抬出三娘來,心中倒多少有些不受用,圓睜了杏眼嗔他。

“呸,少拿三娘的吩咐來嚇唬我!要讀書便要靜下心來,你隻愛舞刀弄槍,你行嗎?”

趙浮波下麵回答的理直氣壯,聽在舒鈺兒的心裏,別提有多受用了。

“家裏隻有你對我最好,你若要我讀書,我便拚了命也要讀好的!”

這句話使舒鈺兒臉上的表情緩和了不少,漂亮的眼睛裏便帶著些情意,悄悄拿話擠他。

“怎麽我要你讀,你便拚命去讀,你當真肯聽我的話用功?”

想讀書了,並不代表趙二郎真的開了竅,聽聽他的回答就恰恰證明了這一點。

“那是自然,老師要我讀,你也要我讀,那我就讀讀好了!有的時候練槍練得乏了,讀讀書就全當歇勁了!”

自然他的這種傻話,又隻能換來舒鈺兒的歎息。

“哎,我的傻眯瞪喲,你可什麽時候能長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