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起波斯灣

18章 與強盜同行

字體:16+-

“繞過這片沙漠,我們就可以重新走回直路了……!”

這是離開了羽林莊的第二天,漫長的商路與炎熱的天氣,使得坐在車上的馬丁老頭,這時因為身體在當奴隸時受的苦,幾乎要受不了旅途的勞累。

好在他製造的大車空間比較大,為整個隊伍攜帶了足夠的水和食物。而趙伏波,則一路上用他的弓箭,和穆克一起為隊伍添加了大量新鮮的食物。

另外對於自己的這位學生,馬丁是滿意的。無論在練武還是說接受能力上,都是一個可造之材。

甚至,當正午太陽毒辣的時刻,他都會來到馬丁的車裏,給他送來清水和食物,好使他不至於奔波在外麵。

路麵是趙家費了二十幾年慢慢修築、整理出來的商路。這也結束了附近地域,一直主要依靠駝隊來運輸貨物的曆史。

也恰恰是這條比較堅硬的商路,為趙家帶來了巨額的財富。

隻可惜,創造了這一切的人——趙伏波的父母,卻在開辟花刺子模的商路時,死在了那邊。

熱辣辣的風從山崗上吹下來,但影響不了已經歇在山穀裏陰涼處的人們。在這個時候,沒有什麽比得上新鮮水果又或者清涼的泉水更吸引人了。

隻是在這種行人稀少的山地,危險始終蟄伏在一旁,一個不小心的話……

“注意……強盜……”

站在大車頂上擔任警戒的英格蘭長弓手向遠處指著,發出尖稅的叫聲。隨著他的喊聲,一陣仿佛滾雷般的馬蹄聲喘著峽穀傳來。

坐在地下,正在剝一個木瓜的趙伏波跳將起來,靈活的仿佛一個猴子那樣,幾下就竄到了一輛馬車上。這時兩輛車上的四個充當馭手的英格蘭長弓手,開始放出第一波箭枝。

一股子大約三四十名,穿著黑色長袍的阿拉伯強盜。

這時手中張著弓,開始向馬車這兒射出一陣箭雨,這是阿拉伯馬穆魯克騎兵的標準作戰手段。

在接陣前會先射過來一陣亂箭,到近乎後會使用彎刀與鐵槍進行攻擊。趙伏波的應對之法,立即就顯示出他的本領來。

“用車把路擋住,準備好弓箭,要是後麵的大哥來了我們前後夾擊,這股子強盜可就沒處可躲了!”

不能不說,趙伏波練武打仗這一竅,比感情那一竅要開得早些。要是常人遇到了這種情況,恐怕早已經被嚇得魂不附體。聰明些人的,也許扔了大車趕快跑路。

隻可惜,他對於人心險惡仿佛一無所知。

就在追趕他們的強盜後麵,他們視線所不能及的地方。他的大哥——趙旭坐在一輛馬車上,懷中還倚著一個波斯打扮的,僅使用華麗裝飾遮住身體重要部位的趙家待女。

“他們就那幾個人,你們幾十個人足以對付得了他們。我爹說了,倘若要是他掌握了大權,自然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與他說話的人騎著一匹馬站在大車之前,黑色的鬥篷與黑色的麵罩使別人絲毫看不他的麵目。隻有一雙黑色的眼睛,使他看起來有著一種野蠻凶悍的味道。

“呃,不過他隊伍裏的女人一個也不許碰,一會我趕到時你們裝著逃跑就好……!”

穿著黑色鬥篷的人始終沒有說話,隻是在他提到女人的時候,眼睛裏掠過了一絲不屑。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強盜已經接近了趙伏波小小的防禦線。四個英格蘭長弓手在射殺了幾個人之後,已經從車頂上下來躲在了馬車之後。

“小心,箭到了……”

趙伏波大聲喊叫著,聽見的人都躲進了馬車,又或者用盾牌遮住了自己的身體。

“啊……”

一名舒鈺兒身邊的粗使丫頭慌亂之餘未及躲避,慘叫聲中已經被一枝長箭貫體而出,眼見是不活了。

“一起開弓……預備……放……”

除了英格蘭長弓手與小約翰之外,其餘人用的都是本地常見的那種複合反曲弓。

大家在趙伏波的指揮下,一起開弓又隨著他的口令一起撒開弓弦。甚至在車內的舒鈺兒與馬丁老頭,也參加了戰鬥。

“嗖嗖嗖……”

長箭破空聲中,一陣亂箭撒向正在奔來的強盜。與躲在馬車後麵的諸人相比,這些強盜一來處於仰攻的位置,同時也處於無遮無攔的野外,倘若對射的話自然處於絕對的劣勢。

“啊……”

遠遠的連響起數聲慘叫,視力好的人會看清,不但趙伏波與穆克射中的目標,小約翰和四個長弓手中兩人也射中了目標。

但強盜這時距離這兒已經越來越近,眼見再要不了幾息的時候,他們就會越過大車組成的防禦線,與他們混戰在一起。

如果是那樣的話,他們就會喪失所有的優勢。

“你們隻管用箭射,穆克、你們兩個和我一起衝出去!”

趙伏波叫喊聲中,帶著穆克與馬丁買來的兩個馬穆魯克一起上馬。他沒注意到的是,小約翰也提著一張英格蘭長弓跨上一匹馬,悄悄跟隨在他們身後。

“哈……”

催馬聲中,趙伏波的小黑炭一馬當先,載著他越過大車間的空隙。身後是使著一柄鐵槍的穆克和另外兩個馬穆魯克騎兵,最後才是誰也沒注意的小約翰。

“放箭……放箭……”

馬丁喊叫著,帶領剩下的人把一枝枝長箭射出去。不能不說與其他人相比,更加崇尚箭術的英格蘭長弓手有著更好的準確度與射速。

當然,倘若與馬穆魯克騎兵相比,他們又相對較為缺乏近距格鬥的能力。

這時強盜們已經不再射箭,麵對衝來的一小隊人馬,他們紛紛揮舞著自己的兵刃準備迎敵。

然而趙伏波他們留守在大車陣裏的人,卻在不斷的用箭枝殺傷著靠近了的強盜,使他們不得不揮舞著兵器拔打箭枝以保護自己。

騎著小黑炭的趙伏波揮舞著手中的大槍,就像是一枝離弦之箭那樣,手中的大槍就像是一條富有生命力的蛟龍。

迎麵而來的強盜,手中大槍平平端起,打算在衝撞的一瞬間刺穿趙伏波的身體。

然而,當他的鐵槍剛剛被趙伏波的大槍搭上,一股子巨大的力量立即沿著自己結實堅硬的鐵槍杆上傳了過來。

原本筆直的鐵槍立即歪向一旁,驚得強盜隻好運足兩膀之力與之相較。可還沒等他明白過來是怎麽回事的時候,那杆已經搭上自己鐵槍的大槍的槍頭居然就到麵前。

“啊,怎麽會這樣……”

近乎黑色的大槍槍頭,輕易的刺穿了強盜身上的鎖子甲。劇痛使他立即拋開自己手中的鐵槍,伸手抓向刺入胸膛的大槍。

可還沒等手指碰到槍纓,就感覺到沿著大槍的槍杆傳來更大的力量,接著雄壯的身體就飛到空中。還沒等他的身體落到地麵,就已經失去了最為寶貴的生命。

從來沒有領略過中華大槍的阿拉伯強盜,哪裏知道這種軟杆大槍的好處。三米多長的大槍揮舞起來的時候,就會發揮出極為猛烈的力量。

倘若掌握了這種力量的運用,在中華槍術中就被稱做“聽勁”。

五年的艱苦磨練,就就使趙伏波掌握了這種槍術,他缺乏的唯一在實戰中繼續磨練槍術的機會。

可惜他手中的白蠟杆大槍,與那柄供在家中的大槍相比,又軟得過了份,“勁”也遠不如那杆大槍裏的勁靈活。

或者有一天,那柄大槍能成為他的武器。也許到那時他知道這柄槍的過去的話,就會明白那是一杆有著什麽威名的大槍了。

僅僅一個衝鋒,打頭的趙伏波手中大槍就已經連接把三個阿拉伯強盜挑於馬下。諸位讀者也許會有疑問,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如何會如此孔武有力。

其實趙伏波距離孔武有力的年紀還遠著呢。

他的優勢在於,混血給予了他比中原人更加強壯高大的身體。

五年苦練的槍技,恐怕在整個中東地區,也沒有一個人真正懂得如何對付中華槍法。更別提馬車防禦陣裏的弓手,一個勁的不斷放箭,嚴重擾亂了強盜們的攻擊。

這時人數僅僅隻乘下不到二十的強盜們,顯然處於一個極尷尬的境地。前麵的大車陣僅僅隻有一個狹窄的縫隙易守難攻,那兒的英格蘭長弓手還在不停的放箭。

而與他們剛剛交鋒的幾個人這時處於他們背後的位置,無論對付起哪邊,都是一個兩麵受敵的絕死之地。

“籲……”

這時趙伏波已經帶著自己的幾個手下重新調轉了馬頭,打算進行下一次的衝擊。

直到這時他才發現,馬丁老頭買來的兩個馬穆魯克之一,也已經陣亡在沙場之上。

“嘣……”

身邊傳來弓弦的輕響,他驚訝的轉過頭,卻發現粗壯的穆克身邊居然是那個小約翰,依然在不依不饒的向那些強盜射著箭。

“不錯,小約翰是好樣的,來吧,我們再衝一趟……”

長笑聲中,白蠟杆大槍在手中一擺,帶著餘下的幾人一起向剩餘的強盜衝了過去。

山風掠過午後的峽穀,一陣陣兵器相接的響亮聲音與生命即將離去的慘叫聲,使這峽穀裏越發顯得殘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