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起波斯灣

31章 全是自由人

字體:16+-

“對不起,我們家公子沒在!要不……您回頭再來!”

阿卜杜勒.瑪提尼在笑臉盈盈的門子麵前碰了軟釘子,他也發現趙家人似乎不大看得起他們這些阿拉伯人。

盡管對方知道他是城守的兒子,盡管他們也是笑臉盈盈。可瑪提尼感覺得到,他們骨子裏的鄙視。

趙家西院裏門子眼瞅著離開的人,不屑的晃晃腦袋。

“城主的兒子怎麽了,還不是個回回,哪裏比得上我們天朝上國的趙府,我們……”

是啊,天朝上國,即使是流落到遠在天邊的黑衣大食,依然還是天朝上國的人。

瑪提尼不懂得道理,不過他感覺得到門子那冷漠中帶有嘲笑的目光。心底裏似乎有一些類似憤怒的東西,可想到趙家在黃沙城的地位,他隻好自我解嘲的一笑。

“有什麽辦法啊,趙家……唉,還是看下一位小主人吧,他不會也那樣混蛋吧!”

當提到趙家的時候,心中不由升起恨意。

可按照他父親的說法,他必須要與趙家的小主人成為朋友,這對於他的未來有很大的幫助。

“我需要這樣的未來嗎?哼,今天就讓你們明白一下,我瑪提尼並不是來乞求你們什麽的!”

少年人的心性總是高傲而又不肯認輸的,帶著一種挑戰的欲望,他來到了趙家東房。

一抬頭就看到了那個大大的招牌,馬廄的土牆與原色而又破爛的木門,與這個新做的金字招牌相映成趣。

“科技園,這是個什麽鬼地方!”

這招牌實在是具有某種,後現代超現實主義的無厘頭胡鬧。不過也無所謂,反正這地方也沒人知道,“科技”是個什麽玩意。

還沒等他敲門,那破木門卻在“吱呀呀……”的聲音裏自己打開。門後露的人瑪提尼一看認識,居然就是剛剛三娘那兒,遞給自己錢袋的那個最出眾的侍女。

她的身邊,這時正跟著一個高大的,有著亞麻色的頭發和藍色的眼睛的,仿佛馬穆魯克一樣的家夥。

“難道趙家的另外一個小主人,居然會是一個馬穆魯克?我不是聽父親說,趙家這個小主人的母親,是一個波斯女人怎麽……”

聽說要參加比武大會的消息,舒鈺兒第一時間就跑過來給趙伏波送信。現在裏麵正忙著學外語的趙伏波要穆克送她出來,這才造成了瑪提尼的誤會。

乍一拉開,看到個肩披起卷長發的,卻不是那個少城主又是哪個。舒鈺兒忙施了個禮,又怕穆克不認識而怠慢了他,嘴裏叫出對方的來曆。

“少城主閣下!”

施罷禮又朝穆克使個眼色,舒鈺兒就急匆匆的告辭離去。她可是鈺姑娘呢,上房裏的事情一刻也離不開。

穆克目送走了鈺兒,這才回過身向被他涼在一旁瑪提尼施了禮,僅僅隻說了四個字。

“閣下,請進!”

再度的冷遇,使阿卜杜勒.瑪提尼心裏算是憋了一肚子的火,眼睛冷冷的斜了一眼穆克。

隨即遺憾的發現,自己的憤怒麵對這個家夥的時候,根本就像是對牛談琴。

藍色的冷靜的眸子看著他,就像是武場上冷靜在衡量對方的實力一樣。

當走進所謂的“科技園”之後,瑪提尼很快就被他看到的事情驚呆了。

“長弓用英語要和法語分別是這樣說的……”

這時在“科技園”實驗室一旁的空地上,馬丁正領著趙伏波在練箭。隻是在練箭的同時,小約翰在一旁不停的教著趙伏波英語和法語。

而瑪提尼的到來,並沒有影響他們的活動。甚至正在準備射箭的趙伏波根本連動都沒有動一下,隻是稍稍苦澀的臉上表示,他嘴裏翻來覆去的發音幾乎要了他的命。

“少城主!”

帶著馬提尼來到這兒的穆克,隻是向大家說了三個字,並偏偏指示了一下他說的目標,就自顧自的拿起自己的弓來。

“都不準放下弓,他沒會說長弓這個詞之前,都不準放下弓!”

小約翰眼睛斜了一眼剛剛來的“少城主”,接著嘴裏發出命令。這使得剛剛想要逃避的趙伏波,隻好送給瑪提尼一個抱歉的眼神。

阿卜杜勒.瑪提尼做了個手勢,表示不必管自己,他們盡可自便。同時他好奇的開始打量起這個,處處透著新奇的地方。

在明白是敵是友之前,馬丁可不想讓他多看這裏麵的東西,遂出言招呼了一聲。

“少城主閣下,來這裏坐!”

馬丁這時坐在一旁的輪椅上,身旁有專門給他端出來的大方桌。上麵放滿了圖紙、尺子與各種製圖工具。

仿佛為了倒茶,馬丁很自然的把攤開圖紙摞在一起,甚至也很自然的用圖紙把桌上的製圖工具給蓋上。

這些東西在他來時,不過是高中生的書包裏常見的玩意,可在這兒卻是最頂尖的成體係的科學工具。

阿卜杜勒.瑪提尼禮貌性的挪開目光,去看正在向前的幾個人。雖然他不知道趙家別的院落裏是什麽模樣,可這兒卻處處透著奇怪。

就拿眼前射箭的幾個人來說,為首的是個混血的家夥。雖然年齡不大,便卻相當強壯。除過他還有兩個馬穆魯克,一個十字軍弓手,一個殘廢和另外一個少年。

“少城主閣下,請您稍等片刻。小主人正在進行他的訓練,你知道這些事情不容人打擾的。剛剛上房裏那個丫頭,就是來督促的!”

這時的趙伏波,依然在痛苦的不斷用英語、法語重複著“長弓”那個詞,看起來如果他發不對的話,那麽拉滿了的弓是不許鬆開的。

看得阿卜杜勒.瑪提尼都不得不替趙伏波皺眉。要知道拉滿了弓有著強大的勁力,長久保持這個姿勢,是一件何奇困難的事情。

“長弓……長弓……”

這時終於趙伏波分別用英語、法語發對了“長弓”這個詞。充當教師的小約翰,並不理會他臉的苦澀,反而又發布了下一道命令。

“搭箭、開弓!搭箭、開弓……”

小約翰一連說了遍,第一遍用漢語,第二遍用英語、第三遍用法語。再度命令下,練習的人紛紛鬆開弓。然後搭上箭,再度拉開滿弓。

可他們依然不能把箭射出去,即便已經瞄準了目標。大家都拿眼睛去看趙伏波,後者又苦起臉來。

這不過是馬丁想出來的,即讓趙伏波學了外語,也練了臂力與箭法的手段。

阿卜杜勒.瑪提尼好奇的看著,最少他沒見過這樣的訓練方式。他也沒有見到過他們手上,看起來模樣有些怪的有些像英格蘭長弓。

他有點不大明白的問馬丁:“馬丁,為什麽是長弓?”

馬丁這時已經給阿卜杜勒.瑪提尼倒上了加了滾熱的紅茶,隨手向裏而扔了加有奶粉、糖的“紅茶伴侶”,反正將來銷售的時候,馬丁是打算如此去叫的。

“那不是什麽長弓,而且我想您到這裏來的目的應該不是討論弓的吧!”

對於武器,像阿卜杜勒.瑪提尼這樣的,向往成為勇士的人有著天生的吸引力。眼睛緊盯著他們手中的弓,對於馬丁的疑問,隻是簡單答了一句。

“我來的目的用不著告訴一個奴隸!”

馬丁當然明白對方的意思,不過奴隸這個詞對於他來說,實在有些難以接受。

“不,我想您理解錯了,我叫馬丁,是小主人的……嗯……算是他的手下吧!”

“手下?”

阿卜杜勒.瑪提尼奇怪的追問了一句。難道馬穆魯克與十字軍士兵,不都是奴隸嗎?

“不,我們不是奴隸,這裏的人全都是自由人!”

阿卜杜勒.瑪提尼奇怪的重複了一句,按說如果是自由人的話,這些人如果得到了自由的話,應該不會留在眼前這個看起來沒什麽的主人身邊。

“自由人?”

馬丁用肯定的證據,再度重申了一遍。

“是的自由人!”

阿卜杜勒.瑪提尼聳聳肩,這所奇怪園子裏的奇怪的自由人絲毫引不起人的興趣,他隻是看著那趙伏波他們的手中弓。

弓的模樣似是而非,乍一看與長弓有些像,但仔細一看卻完全不是那麽回事。

它的中間有著鏤空的箭把(弓身中間握手的地方),兩側相當寬的弓臂與弓把的連接,分明不是一個整體。

箭把上居然還有一個,不知道是做什麽用的短杆子,杆子的前麵還立著一個方框形的東西。

更使人理解不了的是,在弓兩端的地方,居然裝著兩個輪子。弓弦似乎繞過了兩個輪子,連接在了一起。

“搭箭、開弓!搭箭、開弓……”

正在他疑惑的時候,趙伏波終於正確的念出了以上兩個詞的英語和法語。而令人感動的是,小約翰這時也發出了“放、放、放”的命令。

可惜啊,這個命令依然是用漢語、英語、法語,這個順序讀出來的,毫無疑問趙伏波苦著的臉說明,不學會這個單詞,手裏的弓就還得那麽張著。

眼見他們保持著張弓姿勢這麽久,阿卜杜勒.瑪提尼在感興趣觀察個不停的同時,心中已經開始替他們的胳膊擔起心來。

“我的真主安拉,他們幾個的胳膊一定要酸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