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起波斯灣

32章 一個新朋友

字體:16+-

黃沙城的少城主——阿卜杜勒.瑪提尼的擔心完全是一種多餘,馬丁為趙伏波他們製造的弓箭,實際已經是另外一個世代的產品了。

這把分體式弓的名稱被馬丁叫作“蘭博弓”,相信看過《第一滴血II》的人已經明白,那是一把什麽樣的弓箭了。

弓把上的短杆子與後麵的方框,則是照抄步槍上框形標尺與準星的配合。雖然瞄準基線短了些,但比那些全憑眼力瞄準的人,卻又要容易得多。

雖然瞄準具對於所有的人來說,都有些多餘,甚至包括馬丁自己。雖然因為腿的關係不能開強弓,但他射箭技術居然也是一流。

對於這個問題,馬丁的回答很簡單。

“一個神箭手對付一萬個使用瞄準具的弓箭手,誰羸?所以,無論什麽弓,比起我們的弓,都不成!”

他製造的實際上是分體式層壓複合滑輪弓,名字有些麻煩,所以就簡單的叫做蘭博弓。

兩端的弓臂製造材料使用的是北非茶杆竹為內外弓片,中間弓胎材料為阿拉伯半島常見的榆木。三種材料用膠粘合,就形成了不長的弓臂。短的弓臂也有利於標準化與節約材料,從而可以大批生產。

滑輪係統的運用,可以達到省力的效果,以及相對較快的箭速、較平直的彈道與較遠的射程。尤其在拉滿弓之後的時段裏,並不需要太大的力量保持,更有利於瞄準。

至於分體式的原因在於,弓是有壽命的,而在戰場上這種製造相對簡單的弓臂可以隨時在需要的時候,被新的弓臂代替。甚至可以攜帶不同的弓臂,在不同的場合使用。

例如騎射時用馬弓,守城的時候,就可以換裝王弓(守城弓)的弓臂。這就像MG-42通用機槍一樣,可以隨著使用兩腳架或者三角架轉換成輕機槍或者重機槍。

通用型蘭博弓,在這時無疑是極具超前與革命性的理念。用習慣了使用筋、角製造的,反曲複合弓(中國弓同屬此類)的阿卜杜勒.瑪提尼,看著這種怪模怪樣的弓,如何能夠不引起好奇。

“放!”

終於,關於這個單詞,趙伏波發對了兩種語言的音。長箭也就可以隨著他的聲音,也飛向了遠處的箭靶。

幾乎瞬間,老道的阿卜杜勒.瑪提尼已經發現了這種弓的妙處。比起普通角弓較快的箭速與平直彈道,更適用於騎射。

“馬丁,這到底是什麽弓呢,能不能讓我試試?”

見獵心喜的阿卜杜勒.瑪提尼,並不在乎馬丁是不是奴隸,像他這樣的人看到好的武器自然會滿心期待一試。

早已經從舒鈺兒那兒知道了阿卜杜勒.瑪提尼真實身份,以及來意的馬丁細細的觀察著眼前的阿拉伯青年。

如同趙伏波一樣,他有一頭黑色的頭發。與趙伏波不同的是,他的頭發是粗且硬的直發。鬢角後麵散亂的短發,就那麽支著,使他的腦袋看起來就像是頭雄獅那樣。

“看模樣是個直心腸的家夥,那麽他來見伏波會有什麽陰謀嗎?”

大概最近那次襲擊,使馬丁心有餘悸。遇到外人的時候,總會選考慮,會不會有什麽不好的意思。至於玩弓,在弄明白他的真正意圖之前,門都沒有。

“嗯,少城主,您請喝茶啊。我想您來這裏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吧,您能不能告訴我呢?”

看著對方探詢的目標,再看看跟著小約翰的口令繼續進行練習及學外語的趙伏波,阿卜杜勒.瑪提尼隻好說明他的來意。

“當然,當然……唔,您的茶真不錯!”

放下茶杯,再眼饞的看一眼那些沒玩過的弓,才開始說他真正的來意。

“其實也沒什麽重要的事情,隻是黃沙城裏馬上就要開始比武大會,而這位小主人已經滿了十五歲,自然就有參加的資格了。我隻是擔心他是否清楚比武……”

在阿卜杜勒.瑪提尼說這些話的時候,馬丁仔細觀察著對方的麵孔。就像對方是一個蹺課的學生,又或者是美劇《別對我撒謊》裏,正在受到審視的人。

不論從自己當教師的經驗,又或者電視裏學來招數,甚至是心理學的分析,馬丁都得出他所說的是實話時,這才真正放下心來。

尤其,對方希望與趙伏波結交的意圖,簡直就是呼之欲出。這這更使他放心,而且想要促成這件事。

在暗地裏黃沙城雖然由趙家控製,但名義上的控製者在某些時候,也會提供到一些便利。

“啊,您真是一個細致的,肯為別人著想的人。對此我代表我們的小主人表示感謝,另外我有一個提議,我們是不是可以進行一場友誼比賽呢?當然,這得看您有沒有時間!”

阿卜杜勒.瑪提尼沒想到,自己坦白了來意,居然獲得了這麽好的待遇。

不過他剛剛也感覺到眼前這個老馬丁對自己的審視,雖然這使他稍稍有些不愉快,便能夠去見識一下眼前這位“小主人”的本領,就使他最後一點一愉快也煙消雲散了。

“當然,如果這位小主人……”

說到這兒的時候,他才驚訝的發現,自己太過於專注那些新武器。甚至沒有弄清楚這兒小主人的名字,這要讓父親知道了,定然會說自己“沒用”。

“伏波……趙伏波……”

馬丁在告訴阿卜杜勒.瑪提尼趙伏波的名字時,心中已經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裏,眼前這個少城主能夠成為趙伏波的新朋友。

“好吧,如果這位小主人伏波願意進行一場比賽的話,我想時間不是問題!”

對於阿卜杜勒.瑪提尼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最少他已經完成了父親的命令,同時大概也算是完成了妹妹的囑托。

下麵就看眼前這個可交的朋友,將來可不可能成一個好的丈夫。不管成什麽,最少他得先要有一個好的人品。

按照馬丁給他們的建議第一場比試由阿卜杜勒.瑪提尼與穆克開始,第二場則由趙伏波對付阿卜杜勒.哲瑪爾,最後兩個勝利者決戰。

“喂,你這杆槍是壞的吧,不然的話你換一杆,我等你!”

阿卜杜勒.瑪提尼手中端著任誰看了,都會擔些心的鐵槍。他有些不明白,對付自己手裏的鐵槍,對方拿著的長矛怎麽看起來發軟呢。

他這種硬槍杆的馬上長槍長達三米五,按照宋人的叫法這玩意就叫馬槊又或者叫矛,這與趙伏波玩的大槍有本質的區別。

使矛的人主要拚是力量,往往有一力降十會的說法。但傳自嶽飛的大槍,拚得卻是對力的運用。也就是所謂內家槍法講得“陰陽”與“聽勁”。

剛剛練了大槍的穆克,這時正端著趙伏波的那杆白臘杆大槍,一個勁的晃動槍頭。

麵對對方挑釁似的言語,他隻是平靜的回答了兩個字。

“來吧!”

與西方騎兵不同,阿拉伯騎兵手中的長矛在戰鬥中,還要繼續使用。並不像西方重騎士那樣單手持矛,一觸之後騎槍就就被扔在一旁,隨後會抽出馬上帶來長劍來進行砍劈。

因此阿卜杜勒.瑪提尼使用長矛的方法,介乎於東西方之間。

手中鐵槍正正的指著正在拚命抖大槍杆子的穆克,從來沒有練過內家拳,更別說內家槍。所以穆克使起槍,完全沒有趙伏波那種靈動的感覺。

雖然他使大槍的本領遠不如趙伏波,可綠色的眼睛緊緊盯著對手的每一動作,顯示他擁有豐富的臨陣經驗。

“好吧,那你可要小心了!”

阿卜杜勒.瑪提尼不是那種需要別人,把這樣的邀請說遍的人。手中鐵槍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毫無征兆之間粗壯的長矛就像是草叢中伏臥著的毒蛇那樣猛得刺過來。

十八歲的年紀,粗壯的身體以及長期的訓練,都使阿卜杜勒.瑪提尼手中鐵槍的來勢快得驚人。甚至聽力靈敏的人,都能夠聽到槍尖刺穿空氣時發出的“嘶嘶”的冷嘯。

穆克一驚之下,想要按照大槍的槍術裏講那樣,使“攔”字訣去搭對方的槍杆。可是胳膊上隻一使勁,習慣性的就把大槍當成他平時用慣了鐵槍那樣去使。

“篤”

隨著一聲悶想傳來,對方長矛上傳來的巨力立即就使白臘杆彎曲了一下,眼前閃著寒光的鐵槍槍頭直奔自己的麵門。

“啊!”

穆克心中驚呼了一聲,隻好把腰向後彎去。就像馬上“鐵板橋”功夫一樣,在他彎腰的同時,手中大槍奮力一架,總算使寒光閃閃的鐵槍頭帶著涼風掠過自己。

他這一抬之下,白臘杆受壓後的反彈,立即就使對方的鐵槍跳起來。

“怎麽回事……!”

這是阿卜杜勒.瑪提尼從來沒有遇到過的情況,同樣他也吃了一驚。甚至為此,手裏的鐵槍滯了下。

戰陣經驗豐富的穆克借此機會,手中大槍橫掃而出。被紅纓遮掩的鋒利槍頭,劃出一道冷卻著閃豔光芒的圓弧。

“篤”

吃了一驚的阿卜杜勒.瑪提尼手中鐵槍隻一豎,就輕易擋住了穆克的進攻。

穆克再度大吃一驚,當初在與趙伏波第一次交手的時候,自己可是幾乎被他一槍震得長刀脫手。

而自己這奮力一掃,卻為何看起來快而無力呢?